• 第一章 高考前

    更新时间:2016-10-30 09:50:35本章字数:2809字

    一场紧张激烈的全国高中知识决赛在上海电视台演播室现场直播举行。

    六组决赛的佼佼者来自上海、北京等六个城市,演播室灯光的照耀下,各队都穿着各自学校的校服,其中来自北京的男队员乐易还是难掩他的高大帅气,更有来自上海的女队员思韵,也难掩她一身才气和清雅脱俗。

    选手们全神贯注于主持人嘴里念着的最后一题题目,各自的手都按着抢答铃等待千钧一发时刻,最终乐易按响抢答铃,答对了最后一题。

    比赛结束,主持人宣布:“北京队以3分的领先,获得了比赛的冠军。”

    终于可以松口气,登上了领奖台,乐易已迫不及待地将目光投向刚才比赛中上海队的佼佼者思韵,整个心思毫无放在颁奖仪式上,他终于可以好好欣赏这位小清新选手了,直到比赛小组领导给乐易颁奖,他才缓过神。

    颁完奖后,六组队员要马不停蹄地回自己学校进入紧张的高三复习阶段,几对人马匆匆演播室吃完快餐。由于还是高三乐易都不敢和思韵打招呼,生怕露出马脚,怕老师知道自己已喜欢上思韵,而对学习有不专心。

    走出演播室,乐易远远看着思韵远离电视台的背影,对于自己的喜欢什么都不能做。思韵感觉身后有人在观望她,回眸一看,乐易18岁的腼腆,故意躲避了她的观望,使思韵毫无察觉乐易对她的一见倾心,和自己的同学有说有笑地离开演播室慢慢远去……

    回京后,乐易心中一直惦记思韵,每天一醒来,思韵的清影就在他眼前浮现,不管手里做什么事,上课时常会走神,呆呆的想着思韵,想着什么时候能再见面,经常回忆起决赛那天思韵留给他难以忘怀她清新脸庞。同时也激发了乐易复习阶段做最后冲刺,心里暗想:做这些无济于事的思念,不如发奋读书,考上名牌大学,暗暗发誓工作后一定要到思韵所在的城市找到思韵,表白对她的一见倾心。

    同样处于高考紧张复习阶段的思韵,不巧患上了阑尾炎,术后要在家休息2个礼拜。

    怕要落下功课了,思韵和她父母都很着急,虽然思韵的成绩是年纪前茅,但就怕这2个星期里有老师讲到重点怕没听到,如何补上2个星期要落下的功课,幸好有同桌小茆天天送老师布置的作业到思韵家,作业很多,小茆自己也要复习,没有时间给思韵讲解习题的做法。

    这些困难没有难倒思韵父母,他们在家教中心给思韵找来了申浦大学法律系学习的益阳。

    这里有必要先扒一扒以上出现几人物的背景:

    思韵父亲思忠国,是当今全球排名前五,一家合资药厂的中方老板,思忠国现在这么有钱一半归功于思韵的祖父思光耀,建国时期思光耀已是一家名叫中华药厂,经营中草药买卖的国企高层领导。

    那时思光耀30出头年轻有为,爱情路上却是坎坷,思忠国是思光耀近40岁才有的老来子,因为思光耀忙于事业和思韵的祖母王珍琳的缘分来的较晚。

    王珍琳建国前是有钱人家的千金,父母之命婚姻嫁给了一名将军。后来将军战死沙场,带着一名遗腹子嫁给了思光耀,因为他30多岁还没孩子,对遗腹子思名远疼爱有加,直到思忠国出生,思光耀对思名远的父爱也是有增无减。

    但到思光耀退休,那时国有企业是子承父业,思光耀把唯一顶替的名额留给了己出的司忠国。司忠国顶替父亲进了中华药厂,他从底层做起,一直爬到高层,不负司光耀的众望,在中华药厂做得有声有色。到90年代,国企衰退,精明能干的思忠国下海开创了自己的药业公司,虎父无犬子,在思韵18岁前已是国内医药企业的一枝独秀。

    思韵的母亲沈爱华出身公务员之家。沈爱华的父亲母亲、哥哥乃至侄女侄儿都是政府各个部门的公务员,所以沈爱华希望将来思韵大学毕业后考公务员,为国效力以扬家耀,但思忠国不这么想这么大的家族企业总要思韵来传承。

    益阳第一次来到思韵家所在的名都别墅区,一幢幢小高楼错落有致,小桥流水,又不失典雅,益阳对此很是欣赏,和自家所建的高档住宅区有的一拼。

    到了思韵家更被她的外表感到欣喜,一个高三的女生出落的如此标志和玲珑。思韵也被益阳的气质和涵养给吸引住了,白色衬衫配蓝色牛仔裤和球鞋,那么简单的装扮却更显得益阳仪表堂堂。

    益阳故作镇静,首先介绍了下他自己:“我叫益阳,在申浦大学念法律,这两个星期由我来给你复习讲解各科的题目,只要你能配合认真听我讲解题目,2个礼拜会把你落下的功课赶上,还会让你的成绩有新的突破。”

    相比高中老师的一脸严肃,益阳名如其人,一脸的阳光书卷气,把思韵痴痴地看着他,还在细细打量益阳的思韵,才缓过神:“谨遵易老师教导,一定好好配合!”

    “那先从你最差成绩的那门功课开始吧!”“好的,益老师。”思韵拿出了物理书和练习册:“物理是我最头疼的一门课,电学和力学对公式的应用总不能得心应手。”

    益阳胸有成竹,他最擅长的就是物理:“你是不是对力的分析,和电流图的走向不明白?物理无非就是这2大类题目的分析与解答,分析对了力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一切题目就跟类似一样,电学只要记住公式的灵活运用,分析电流图是串联还是并联,解题就轻松了。”

    就这么几句话对物理的总结,思韵感觉高中老师三年教的内容,被益阳概括的如此精炼,豁然开朗了。她开始有点佩服这位家教老师,这几句话就把她点醒了,思韵此刻对这位家教老师非常有信心。“把你练习册上不会的题,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

    于是两人沉醉于彼此的教题与解题中,益阳教的格外用心,思韵听的格外认真……吸引人的上课内容,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第一节课到点下课了,但是益阳会把正在讲解的题目讲完才会下课,思韵的父母对这位老师非常满意,临走前留了他吃完饭,但益阳赶着去晚自习,推脱了:“阿姨,不吃了,晚上我还有课,等下次有机会吧,思韵很聪明,希望她课后多把题目举一反三。”

    其实益阳挺想留下的,所以故意说了等下次有机会,思韵也想他留下,她躲在严肃又不失慈爱的母亲身后,乐呵呵地挥手和益阳告别,期待后续几天益阳来教他功课。

    后面几天里,益阳会细细地看着思韵解题,看着自己一个多星期的成果,很有成就感,这位天生丽质的学生,之后考的大学一定不会比自己差。因为和思韵的聊天中知道,刚不久举行的全国高中知识竞赛,思韵就是其中代表上海队参加比赛的队员,悟性非常的高。

    2个星期过得飞快,思韵的病恢复的差不多了,要去学校上课了。

    对自己要求高的思韵,碰到了益阳这位良师,希望其它功课也有所突破。其实思韵的底子,要考个一本大学,肯定没问题。当然还有个感情因素存在,希望益阳留下继续当他的家教老师。

    去学校的前一天她向益阳说:“你能继续教我到高考前夕吗?你教的内容我完全都能消化,你留下来继续教我呗!”益阳听到此刻有些喜出望外了:“可以,我也想从你这多赚点零花钱,何乐而不为呢!”“好,我这就和我妈说去叫你继续教我,哈!”

    “妈,希望益阳能留任做我的家教,他教的我都能听得懂。”

    眼前这位公务员出身的的慈母,看出了这些天女儿的进步与心思,但也没坏什么事,十七八岁的女孩有这样的心思也很正常:“益阳把你的功课教的很好,我同意他留下,但高考之前先把不该有的想法撇一边,你能做到吗?”“完全没问题!妈,你太伟大了,什么事你都能知道,太了解我了。”

    思韵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母亲的精明,看出她的情窦初开。就这样益阳继续教她到了高考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