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30 18:39:37本章字数:1743字

    凡有新事物出现,他总是摇头晃脑地说:“不要弄出什么事情来。”

    这是契科夫笔下的主角的日常,也是我的日常。

    我比别里科夫更加夸张。

    比如呢?

    比如,最基本的:我不愿意跟陌生人交流。

    你说这是每个人都有的苦恼?那我再说一个:我买到过期食品不敢去退掉。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怕遇到态度不好的店员,与其以吵架解决不如自己把这十几块钱的东西扔掉,下次买东西告诉自己记得看日期就好了。

    或者说,我压根儿不知道怎么吵架。

    你说万一你会遇到个态度特别好的店员呢?

    无所谓了,我才不愿意做这种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哪有身心都正常的人呢?

    记得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都说人人平等,但只要每个人不一样,那么就绝对不会存在平等。

    精辟极了不是么。

    作为一个女孩,我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二十五年了,从我小时候不敢站在讲台上唱歌开始到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尽管我越来越清晰地知道自己的问题,但我却不知道该怎样解决。

    我觉得我有病。

    我需要非客观地,以流水账的方式讲给坐在我对面的你听。

    我还记得我上小学的第一天,孩子已经小学五年级却依然满脸是青春痘的女班主任给我们排座位。

    她给我排座位时,先是用塌鼻子微微地嗅了嗅,然后眯起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打量我一番,最后歪了歪嘴角,指着正数第九排倒数第三排的座位跟我说:“去那。”

    我背着新买的书包,乖乖巧巧地坐在她指的位置上,还是有点不开心,这儿的视野太差了,前边的大胖子挡得我根本看不见黑板!

    我同桌是个衣服前襟上有着口水渍的女生,她手指甲特别长,里面的黑泥简直要从指甲缝里溢出来;她的眼睛和鼻子跟班主任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她的鼻子挂着两管大鼻涕,湿的鼻涕顺着已经干掉的鼻涕轨迹流淌。。

    “你是班主任家孩子吧!”我为自己敏锐的洞察力感到自豪。

    她用遗憾的口气对我说,我要是就好了,那就能坐第一排了。

    我从凳子上站起来,踮着脚往第一排看,第一排那么多小朋友,哪个是班主任的孩子啊?

    倒数第三排那女生,你给我坐下!

    还没等我找到呢,班主任就皱着眉头指着我嚷嚷着。她眉毛本来就浓,再这样一皱,几乎连在了一起,就跟电视上的李元霸似的。

    我那时候当然知道李元霸是谁,我姥姥总带着我一起看隋唐英雄传的。

    虽然我现在记不起那个老师的长相,但一想起她我脑海就只有一张李元霸的脸。

    班主任在第一天就跟我们说上课不许上厕所,不然就打手板。为了不上厕所,我在学校基本上不喝水,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我就便秘了。肚子开始涨着疼,屎却卡在屁股里不出来,这可把我妈急坏了。

    我妈跟我爸一边着急一边想办法,最后用筷子尖帮我把硬屎扒拉出来了。

    我妈哭笑不得:本来是吃完用的玩意却用来给你夹屎了!

    后来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每天喝完水壶里的水,打手板固然可怕,但我家筷子可是没几根了。

    我倒还好,每次想尿尿都能憋到下课,可我同桌却在一次语文课尿裤子了。

    那天我们学课文,念到“贵州黄果树瀑布”一句的时候,同桌突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尿。班主任一手掐着书一手夹着粉笔,皱着眉头走过来,看了看,撇了撇嘴,指着我说:你赶紧带她去厕所。

    我领着她去了厕所,她一边哭一边问我:老师会不会打我手板啊?

    “不会的,你是尿在教室,又没尿在厕所。”我安慰她。

    她破涕为笑:你说别的同学多厉害,上课的时候都没有尿!

    哎,你说这叫什么事,厕所本来就是尿尿的地方,结果去厕所尿尿反而成了错的。

    我前桌的胖子总是用他的肥屁股拱来拱去,而且总是浑身散发着一股臭汗味儿,我写字都写不好。

    我想举手跟班主任告状,可班主任在低头批改作业,看不见我举手。班主任真是又辛苦又认真,那么长时间都在批改作业,肯定可累了。我举手也举累了,就不想告状了。

    可是死胖子总是挑衅我,我最后忍无可忍,把他的文具盒藏起来了。

    偏偏赶上我倒霉,藏文具盒时候他听见了声音,被他发现了。他立刻就举手跟班主任告状,班主任这次没批改作业,所以一下子就看到了。臭胖子得意地跟老师说我偷他东西,班主任生气了,问我为啥偷他东西,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结果第二天,臭胖子就被调到了第一排,他终于走了,我特别开心,从心底感激班主任。

    哎,你知道为啥班主任把他调走了么?

    因为那天晚上他家长请班主任吃饭来着,还是市里最好的饭店呢。

    再后来,班主任被撤职了,好像因为收学杂费时候每人多收了一百块,被家长给举报了。哦对了,是尿裤子同学的家长举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