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30 22:15:35本章字数:883字

    由于众所周知或鲜为人知的原因,写作在当下是需要保持谨慎与克制的一件事情,正因如此,同我心目中那些伟大作家相比,我输了胆量,也输了环境。在一个神奇的国度,处处都有神奇的素材,在一个神奇的时代,时时都有神奇的体验。接踵推出的热门词汇,浸润着纠结、谨慎、无辜、无奈、热讽、冷嘲、颤抖、闷骚……在这个充满被字句的国境,被动与盲动成为人们的常态,不管是神马还是草泥马,不管是河蟹还是浮云,我打我的酱油,你弹你的钢琴,才经历跨省,又遭遇钓鱼,锻炼身体有俯卧撑,娱乐身心可以躲猫猫,玩累了打开电视,大裤衩里那些哈夫们扯来水深火热的地球参照幸福强壮的天朝,有大湿含泪劝告,有屁民含笑做鬼,砖家出面,叫兽登台,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出出忽悠大戏,一曲曲吻腚长歌,蛋定、蛋定,你懂的……

    这些都是一个时代的隐喻,我隐约感觉,它们是真正的文学。向秀的《思旧赋》,寥寥成篇,欲言又止,折射出他的那个时代;千载之下,今日的只言片语,却依然传递出那凄然寥亮的“山阳邻笛”。但我相信,我们的后人能从这样的历史轮回中解放出来,与这普天之下的价值来一次激情的碰撞与接轨,从而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今天的作家没有当牛虻的环境,这不能苛责。于是乎,文人如蛆,文人如鹊。如蛆者自认高蹈不俗,适于污秽之中如沐香汤;如鹊者穷尽黔驴伎俩,歌于高枝之上只报春来。蛆者之作或犹存一时世相,鹊者之歌恐只配过耳阴风。还有一类作者,就好比一个曝光随地大小便的记者,一路尾随追拍,曝光了无数便便,而始作俑者,却永不得见,这样的作家作品,已算得上今世极品,虽然貌不雅驯,实则用心良苦。但我想,或许我们还有更好的作品,现已藏诸名山,只待传于后世,若果如此,则我辈人当大可欣慰,今世之文学亦可无憾了。

    我从小就喜欢读历史,养成了将小事件置诸大时代的思维习惯,这本书算是一次尝试。书中都是些小人物,他们的命运只能随波逐流,即有个别蓄意弄潮者,也无不被巨浪所卷挟。但通过这些小人物的命途走向,恰可一测这时代的波速浪高,遐迩思之,便能窥出斑斑全豹。

    拉拉杂杂讲了这么多,最后收束一句:这本书,就让我献给那些朝生暮死的信仰和方生方死的灵魂吧。

    是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