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酒殇肆虐

    更新时间:2016-10-31 12:49:24本章字数:2499字

    采风回来平安到达学校,彭举和露露、秦风、易秀峰四个人留在最后,等大家都散去了他们才迈开步子准备回去休息,这时正遇见黄唐两手端着一箱啤酒走过来,远远的就大声打着招呼。

    秦风说:“你把咱们寝室的酒瓶子全扛去卖了?记得晚上买点瓜子和烧烤回来。”

    黄唐说:“你以为黄爷我跟刘经纬似的穷得卖书卖瓶啃包子?看仔细咯,这可是货真价实,卖一箱瓶子也未必抵得过这一瓶酒。”

    易秀峰问:“今天又打算到哪去潇洒啊?”

    “走,一块去。”黄唐不由分说捧着那箱酒顶着他们就走,“今天龙昆生日,你们也赶得巧,活动还没开始,大家一起去热闹热闹。”

    彭举牵着露露说:“你们去吧,我跟露露先回去了。你们玩开心。”

    黄唐说:“那可不行,彭社长一个人的话赏不赏光咱都不计较。既然带着美女来就一定要带去让弟兄们饱饱眼福,也是为咱中文系增光添彩嘛。”

    彭举看看露露,露露噘着嘴摇摇头,他情知露露不情愿,便说:“不了不了,下次你做东我一定带她一起去捧场;这回人都不认识,太无趣了;再说爬了一天山,她也累了。”彭举还是婉言推辞,向他们挥挥手,牵着露露走了。

    黄唐见美人没留到,便把酒端给易秀峰,说:“长这么大个干吗使啊?端着。”

    易秀峰双手接过酒,问:“到哪去?”

    黄唐潇洒地划了个响指,“夜色吧。”

    离学校不远就是一条“堕落街”,两边酒吧成排,白天颇有些寂寞,入夜后便充斥着学生们的柔情蜜意、鬼哭狼嚎。

    三人走到窄小的夜色吧门口,掀帘而入,里面男男女女人还不少,小小的酒吧已被占满,看来他们今晚是包了场子的。

    龙昆热情地过来打招呼。里面的人都是龙昆的同学和哥们,黄唐跟他们都很熟络,秦风和易秀峰却一个也不认识,两人找张空沙发坐下来。龙昆亲自跑过来筛酒,跟他俩各喝了杯,又吆喝着招呼其他人去了。

    不一会儿宴会正式开始,没菜没饭,几张茶几上摆满了果脯、甜点和各式麻辣烧烤。大家将茶几都拼在一处,坐拢来。酒吧光线很暗,最大的光源便是播放着音乐电视的大屏幕。大家拾掇起牙签筷子,有些东西也弄不清是什么,入口才知味。旋转的彩光莲蓬灯照得人人都光怪陆离的样子。当然,大家最主要的任务不是吃,而是喝酒,空瓶子到处乱滚,不时发出叮当咣啷、稀里哗啦的响声。大家越喝越癫狂,笑声、哭声、骂声、吼声,混作一团,说话只能凑到耳朵边才听得见。易秀峰没几个回合又倒沙发上呼呼睡起来,秦风却越战越勇,酒助谈兴,益发来了精神,见谁都成了兄弟姊妹,搭上去就敬酒,杯杯见底。随着啤酒箱一层一层地码高,局面渐渐失控,男生开始扒起女生的外套鞋子;女生也不甘示弱,群起而上,把那些不慎滑倒或不幸被“捕获”的男生扒得赤膊跣脚。

    秦风上了趟卫生间出来,看到易秀峰睡的位置正被一群女生包围。黄唐赤着膀子蓬头垢面地跑过来,手里还提了一只白色网球鞋。他撞在秦风身上就像磁石吸住了铁棒一样放不开了,身子还直往下沉。他用鞋指着那边摇头晃脑哈哈大笑:“疯狗,疯狗这回惨了,这回惨了,哈哈。”笑声未止,就见一个发丝飘逸的女生赤着一只脚丫子趔趔趄趄追了过来,娇小秀气的嘴唇里迸发出尖利的声音:“你这死人,还我鞋来。”黄唐甩开秦风就跑,差点没把秦风跌个大跟头。他绕了一圈又转回来了,一把再将秦风抱上,气喘吁吁仿佛再次找到憩息的港湾,说:“我的‘涉水计划’就要实现了,有鞋为证。”说着把那只鞋提到秦风眼前晃来晃去,“这女的是礼仪部的,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

    秦风把眼前的鞋子拍开,说:“把你的‘宝贝’收起来,你感冒了,我鼻子可没堵——人家又追来了,有力气你再跑吧。”

    “打死我也不跑了。”黄唐话还没说完,耳朵就被追上来的女生狠狠揪住,黄唐歪着脖子喊:“我还给你,我还给你还不行吗?快放开我。”

    那女生好不容易才逮住黄唐,岂容轻易放手,语气忿忿然脸上却笑盈盈地说:“你脱我鞋袜还敢偷走,就这么算啦?没完。”

    “那你还想干吗?”黄唐的耳朵被提得老高,活像只被逮住的兔子。

    秦风马上代那女生发话:“叫他帮你再穿上。”

    “切,那岂不是更加便宜了他?”女生叉腰不肯干。

    “罚他拿你的鞋盛酒喝。”秦风突然想到古人狎妓鞋杯行酒的邪趣。

    黄唐大叫:“秦风,你这家伙一脑子坏水。等着,老子跟你没完!哎哟——”

    女生将黄唐的耳朵又稍微提了提,掩着嘴呵呵笑起来,揪着黄唐的手总算渐渐松了。

    这时,围着易秀峰的女生都已散开。秦风也顾不得黄唐这边了,跑过去一看真是惨不忍睹,好端端的峰哥被脱成了人皮沙发,聊可欣慰的是那帮残酷的处男杀手并未对峰哥施以“极刑”,她们仁慈地为他保留了最后一道防线的尊严,那条裤衩昂然而起,仿佛是在仰望星空,诉说这人间悲怨、战场凄凉。秦风端详半晌,拼尽全力想要报以莫大的同情,可还是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感觉肠胃都要痉挛了。

    秦风喘息稍定,才对易秀峰左推右搡,使劲叫他起床,可易秀峰只是哼哼唧唧不知所云,看来只有叫几个人来一起把他弄回去了。秦风走出去正欲给杨子涛打电话,恰巧碰上周其,赶紧把他叫进来。周其见易秀峰这副体态尊荣,也不由得捧腹大笑。见他一时不能醒转,便抓起易秀峰的手臂拿捏起来,捏了一会又在易秀峰脊梁上搓揉摁推了几下,易秀峰突然“哇”的一声一大口酒水喷泄而出,人也随之醒转过来。

    秦风不由得拍案惊奇,兴奋地大叫:“行啊,你还会这一招,武林高手啊。”

    周其说:“我爷爷是老中医,教过我一些穴位经脉的常识。”

    易秀峰直嚷嚷:“我的衣服呢?我的衣服呢?”看他这状态,酒是醒了三分,尚有七分迷糊。

    秦风从沙发后面捡到衣服,又从沙发底下刨出鞋来,易秀峰匆匆穿好衣裤鞋袜,正想站起来才觉得脑袋中如同长了千斤坠,生生把他压下来。这时,蛋糕大战开始,周其、秦风二话不说架起易秀峰就往外逃。门口正堵着一对男女热吻正酣,秦风也无暇细看,只低头抱歉道:“麻烦两位暂停五秒,借个道。”男的扭头咳了一声,原来正是黄唐,那女生适才拽他耳朵时何其骄狂,此时偎在黄唐怀中刹那间仿佛老鹰变燕雀。秦风冲黄唐竖起一根大拇指,拍拍肩膀说:“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出门前,秦风回望一眼,“咚咚”的摇滚乐配合着闪烁不定的灯光,男男女女们在黑暗的掩护下摘掉了平日或厚或薄的面具,一个个裸蒜一般的身子,肌肤在浑浊的空气中大口呼吸,欲望在沉重的黑夜里疯狂肆虐。好一个鬼魅的世界,一个在人的心底潜伏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