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整肃“纲常”

    更新时间:2016-10-31 13:23:10本章字数:2559字

    黄唐最近有些魂不守舍,他在网吧通宵时巧遇了一个女孩,正是在舞阳被人抽了凳子又被他扶起的那位。黄唐虽然粗枝大叶,感情上更是胡闹无章,但他相信直觉与机缘,这个女孩再一次坐在他身旁,他莫名拘谨却不容放过。

    他偷瞄了女孩的网聊号码,加为好友后装作陌生人跟对方聊天,直到女孩发现千里连线的网友竟奇迹般在自己身边,他们俩才从网络跳进了现实。

    女孩就是舞阳人,名叫谢欣,在学院附近一所混合着中专与大专的学校念书,这学校挂着五溪学院某教学部的牌子,其实连教学楼都是临时租用,可人家发的毕业证确实跟五溪学院的一模一样,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啊。黄唐平素不关注这些事情,这回还是头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眼皮底下还另有一所学校。

    大家晓得黄唐的原则是不上床不叫谈恋爱的,听说他现在跟女中专生有一腿,纷纷劝说他不能与未成年人涉性,小心对方倒打一耙告他强奸幼女。黄唐也有些心虚,恰巧那段时间公务员集体嫖宿幼女案炒得沸沸扬扬,大家这才知道十四周岁以下才属幼女,谢欣今年十六岁,还好还好,黄唐终于放了一万个心。

    令黄唐没想到的是,上床都没人管,竟然还有人敢管他老人家谈恋爱。那天,黄唐和谢欣并肩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聊天,黄唐的手搭在谢欣肩膀上,头凑得很近,似乎在聊什么私密。突然身后冒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同学,请注意文明。”

    两人吓一大跳,还以为遇上箍红袖章的居委会大妈了,回头一看是个红袖章女生,黄唐不耐烦地说:“你管得着吗你?”

    红袖章一脸正气地说:“这是校园,请注意学生形象。”

    黄唐没好气地说:“老子就这形象。”

    红袖章义正词严地说:“同学,请注意文明用语。”

    黄唐刚想骂声“肏”,又怕她继续啰嗦,晾了一会,见她还不肯走,惹不起只好躲开,邀着谢欣才走出几步,红袖章不依不饶地跟上来说:

    “校规禁止勾肩搭背。”

    黄唐何许人也,竟被她折腾得没了脾气,无可奈何含恨无言地拉着谢欣逃出校园,背后又传来那个念咒似的声音:

    “同学,学生文明礼仪规定禁止拉拉扯扯——”

    晚上回到寝室黄唐说起白天这桩怪事,大家纷纷笑他,易秀峰说:“周一全校早会你不参加,班会也请不动你,怎么样,吃了信息闭塞的亏了吧?”

    黄唐一脸迷茫,“难道那些糟老头又发飙,不许年轻人谈恋爱啦?”

    秦风说:“不是不许恋爱,是不许拉拉扯扯勾肩搭背。”

    “也就是要发乎情,止乎礼,非礼勿动。”易秀峰借题发挥补充道。

    杨子涛爆料说:“咱们新上任这位院长,可是从省委‘空降’下来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次还算留了点情面,原本打算规定学生必须背书包的,后来考虑到可操作性,便没做硬性要求,只在我们学生干部中做了提倡。为了他带来那套学生文明礼仪规定的落实,还特意挑了一批女巡视员,专门巡视你们这些小情侣的作风问题。黄唐你可是危险人物,今后得小心点噢。”

    不管新任领导如何折腾,最近一段时间天气确实晴好,春风和煦,人的心情也难得的放松和愉快。文学社的社员们热情都很高涨,不断提议要举办这样那样的活动,投来的稿件让文学社的电子信箱频频报警。

    彭举懒于应事,什么事情都交付给秦风办,自己躲到寝室里看书上网写文章。这几个礼拜把秦风忙得晕头转向。

    这天易秀峰去寝室找彭举,正见他一门心思在电脑上敲文章,易秀峰看到一句“将自然还给生态,将社会还给人民”,便笑道:“自然交给了生态,社会交给了人民,你也将文学社交给了秦风——你可把他累惨喽。”彭举大笑,摇头道:“应该说是交给社员。我该忙的日子已经忙过了,现在该是他忙的时候了。”

    两人一边读网一边交流,正在兴头上,忽然秦风打来电话,说他被锁在文学社办公室外面了,问彭举这里有没有钥匙。彭举说:“你上次把钥匙弄丢,我这把都给你了,现在哪还有钥匙啊?”“这几个星期太忙了,本来想去配把钥匙就还你,结果天天都忙忘了;今天下了决心要去配把的,不巧就被锁外面了。”“那我过来看看,实在不行只有撬锁了。”

    彭举和易秀峰一起赶到社团活动中心,秦风正在门口等他们。彭举观察了下情况,发现门顶窗口似乎没有锁。他踮起脚伸手一推,窗户“吱”的一声敞开了,彭举侥幸地说:“还好网开一面。”便纵身一跃,攀住门框准备从窗口爬进去。易秀峰说:“小心啊,这可不是在网上,由你翻来翻去。”

    彭举一边翻一边说:“放心,这个安全多了——就是这口子太小,不好钻。”

    秦风说:“还是我来吧,翻墙这活我在行,中学里常干。”

    易秀峰说:“他也常干,不过都是虚拟的,你就让他翻回现实版的吧。”

    终于,彭举在办公室里平安着陆。

    秦风一进去就将桌上的钥匙别在腰间,唏嘘道:“叫你还跑。”三个人坐着聊天。彭举随意翻看着桌上的资料,他拿起一份文件,突然兴奋地对易秀峰说:“老易,你崭露头角的机会来了。”随即将文件递给他。

    秦风凑过来看,原来是学校举办演讲比赛的通知。秦风说:“峰哥莫非还有演讲的功底?真是真人不露相,跟你同居大半年你竟然一点都不显山露水。”

    彭举说:“别看咱们老易为人低调,台上台下那可是判若两人,从几次文学沙龙上他的发言我就听出来了,只要遇上对味的气场,他就是掌局的大人物。”

    易秀峰阅后说:“看到这主题没?‘爱祖国,颂和谐’,呵呵,这是中小学生写作文嘛,这种东西拿上台去慷慨激昂或者声泪俱下?这不招人掉疙瘩吗?”

    彭举说:“你就把这主题当成‘引子’,所谓借题发挥是也。”

    秦风也说:“对啊对啊,峰哥,你真的要去拯救一下我们脆弱的心灵跟耳膜了,不能让我们满场都掉疙瘩吧?”

    易秀峰犹犹豫豫点点头:“我回去构思一下,如果找得到感觉我就参加。”

    秦风忙着出杂志的事情,这几天正在联系印刷厂,他突然问彭举杂志的卷首语写好没。彭举从桌上拾起一张打印稿说:“早几天就拿给你了,你忙昏了吧?”秦风一拍脑袋:“哦,对了,就是这篇,《我们坚信,我们前行》,言简意赅,切中要旨,写得真好。”易秀峰对彭举说:“怎么样,见你这位副总忙成这样,你是留下来帮忙呢还是跟我去云游啊?”彭举笑道:“我还是不添乱了,跟你云游去吧。”说罢,拍拍秦风肩膀,邀着易秀峰走了。

    两人路过教学楼门前,看到一张大大的海报,原来是今晚有一堂讲座,叫“功用诗学批判”,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不知是哪个写宣传词的家伙竟然把“功用诗”看成了一个名词术语,眉飞色舞地写道:“你想了解我国的功用诗吗?今晚的名家讲座将同您一同窥探我国的功用诗。”两人看后连连摇头,为这位仁兄的想象力羞愧不已,不知今晚那位重金请来的主讲专家看到后会对本校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