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经纪有术

    更新时间:2016-10-31 13:36:02本章字数:1858字

    今年由于各个社团的团支部成立和人员调整工作开展进度不一,学校规定统一将招新的时间向后挪一个月。现在正到了招新的紧要关头,作为文学社社长的秦风看着这些“新兵蛋子”,心里开始盘算今年文学社能有多少收获。现在的秦风必须循规蹈矩在体制内办事,不能重蹈彭举的覆辙。他本来的设想是既然经费严重紧张,那就必须要把钱用在刀刃上,凡是与文学社宗旨不合的活动一律取消,集中精力办出特色来。但温天楠不同意,她认为凡是能够调动社员积极性的活动都应该努力开展,比如说迎新晚会这项传统一定要坚持下去,并且非常自信有把握能向院团委争取到经费,另外还可以发动社干去拉赞助,毕竟市场经济的年代,文学社也不应该自外于潮流而与市场绝缘,这也是锻炼大家的好机会。

    温天楠是书记,说话权重不比社长轻,由于她还年长一级,而且在院团委关系又好,大家似乎更愿意服膺她的主张。秦风本来就有点心灰意懒,也就由着她去搞。活动了好几天,院团委那边始终金口不开,秦风早有预料,也无所谓有何喜忧。温天楠羞恼郁闷之下竟发了号施令,要求社干们分头去拉赞助。秦风听说要跑市场上向那些商人“讨钱”便头大不已,可其他社干似乎很有兴趣去尝试一下这难得的锻炼机会。秦风无法拂逆众意,还必须带头行动,想想几天后的周末自己就要去“游方化缘”,心中渐渐愁煎迫。

    彭斌洋叫秦风和叶阑两个老同学一起吃饭。因为彭斌洋的缘故,本来久已疏远的叶阑跟秦风又时常碰到一起了。大学一年,思想变化不小,跟过去的同学似乎都渐渐生疏,新的生活应接不暇,对于过去的生活,既怀念又没有心思怀念,对于过去的朋友,既想联系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秦风不得不承认自己原来也是这么现实,现实得分分秒秒实实在在。

    三个人吃着饭谈着心,叶阑在老朋友面前毫不避讳自己跟董翔交往的事,秦风打趣她说:“怎么现在不见香车宝马了?”

    叶阑静静地一笑,眼神飘到窗外,双手拢着茶杯,良久才说:“他与别人不同。”

    秦风也道出了自己的心病,表达自己对出去拉赞助这事不胜反感之至。彭斌洋倒挺乐观,还要秦风一定带他去,没准还能替他折冲两翼照应中军。秦风苦笑道:“你啊,早点入会,让我收你两块钱报名费就算帮忙啦。”彭斌洋讶异道:“不是收二十的吗?还有十八块你贪污了?”秦风哼了一声,说:“学校要抽走百分之九十,真正交给文学社的不是两块是多少?”

    彭斌洋怪叫道:“哇,这样的买卖亏你们还肯做,下次我自己去办家文学社,不用受人盘剥,一定击垮你们。”

    秦风嘿嘿冷笑道:“想得美,你那叫非法结社,要毫不留情地坚决予以打击和取缔。”

    彭斌洋伸出大拇指叹服道:“行,你们有种。”

    叶阑说:“我可以问问董翔,看他能不能帮你,要拉赞助的话,他可是大股东噢。”

    秦风豁然开朗,连连道谢。

    回到寝室,秦风又有些纠结起来。叶阑在外头“献身”,自己作为朋友不尽规劝之责已属不义,现在还利用她为自己服务,这是不是太不地道了?又想到这董翔到底与那吴中有不同,吴中有是有家室的人,叶阑跟他当然名不正言不顺,但董翔却无妻子儿女,茕茕一身,只是年纪大点,叶阑跟他交往既合法理又合人情,无甚不妥。想到这里,秦风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们。转念又想到若是帮他忙的不是那个名正言顺的董翔,还是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吴中有,自己会接受吗?大概也不会拒绝吧。秦风不由得默默嘲笑起自己这虚伪的不断开脱责任的道德感来。

    叶阑对秦风的事很上心,当晚就跟董翔说了。董翔犹犹豫豫表示公司有自己的规则,虽然自己是老板,但今天能做到这个地步也是制度约束的结果。公司就像他的孩子,自己缔造它,培养它,同时也必须遵循它生长的规律。

    叶阑平时听董翔讲授创业经营的学问感觉很受教,今天却显得极不耐烦,直白生硬地顶回去问:“你到底帮不帮人家这个忙嘛?”董翔听她这口气,也马上改变了谆谆教诲的态度,笑盈盈地说:“忙我当然会帮,但得讲究方法,也要合乎商业规矩。我有个合作伙伴,是做图书生意的大书商,我牵线,让你那个朋友跟他谈谈,由他赞助文学社,同时文学社可以联系学校,允许他去校园里搞一次图书展销会,这样两全其美,你看如何?”

    叶阑根本没心思听那么多复杂的商业关系,“只要他肯赞助就行。”叶阑乐呵呵地说。

    董翔叹口气,摇摇头,“你这脑袋瓜子,半张生意经都没有。”

    “生意有你做,我啊,给你洗衣烧饭,相夫教子,做那成功男人背后的贤惠女人。”

    董翔听到这话非常暖心,这是他一直渴望的生活,但造化弄人,他拥有富贵,却买不到生活。董翔诡秘地凑近叶阑说:“那咱们现在就‘造人’去?”

    叶阑嗔怪地拍了一下董翔,“我才不要这么早嘞,大着肚子去上课多不好意思。”

    董翔一把抱起叶阑,“可我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