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无可逃遁

    更新时间:2016-10-31 13:37:41本章字数:2870字

    刘经纬的生意起初做得还行,可一段时间之后他遇到了始料未及的困难。

    一天,两个人上门来说收取个体工商户会员费,刘经纬莫名其妙:“我没入什么会啊?”来人解释说:“凡个体工商户在领取营业执照的同时便已自动加入了个体经济协会,享受会员权利同时履行会员义务。”刘经纬乐了,嘿嘿笑道:“我这不还没办照的吗?”

    他笑声还未停,两人忽然脱掉外套,露出一身深蓝色的制服行头说:“我们是工商执法人员,你属于无照经营行为,依据《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我们要依法予以处罚。”说着便开出了罚单。刘经纬被搞得措手不及,其实起初他也是想去办照来着,可到了办事大厅人家说楼梯间属于公共空间,不能作为经营用地,不肯给他办。现在突然要检查他的执照,他从哪里去变出来?只好认罚。

    过后刘经纬寻思,这执照终究是办不下来的,下次他们再来,岂不还得挨罚?自己成了冤大头,他们手头紧了就往他这来捞一笔如何了得?思来想去,愈觉这一关难过,便去讨教这里先前的店主,人家说:“这一关倒是好过,你经营的既不是危险化学品,也不是什么食品药品的,你那些小玩意既危害不了公共安全也伤不到人,只要你跟那两个管片人员搞好关系,让他们一年来分你一两回‘红利’,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你的。我在这做生意那几年这样那样的费用可是没少交,你算是赶上好年景啦,都‘费改税’了,可他们这些部门总得找些财路凑点‘麻资’不是吗?”

    果然,没过多久那两人又上门来了,这回刘经纬总算学乖了,又是让座又是泡茶,好言好语殷勤不尽,还捎上两个红包,两人这才满意而回。

    刘经纬本以为这下可以安心做生意了,谁知又有两个税务制服上门来,说是要搞什么依法纳税经营户诚信度评比调查,反正名头很长刘经纬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要钱的手又向他讨走了一百块钱赞助费。

    刘经纬早听说过“工商税务两头狼”,现在这两头狼都应付走了总该轻省些了吧?没多久更恐怖的黑皮公安上门来了,张口就说要在店内张贴打击传销、拒绝邪教、诚信经营和警惕偷摸扒窃行为的公告牌,刘经纬听了这么一大堆,赶忙摆手道:“各位领导同志,你看我这店面也就这么丁点地方,东西都挂满了,哪还有地方贴这些?再说这些跟我这小店也没啥关系啊,还请体谅体谅吧,拜托了。”

    “各家都必须张贴,这是我们的任务,也是你们的义务,如果下次我们检查时没看到,是要罚款的。”公安的口气不容商量。

    听说要罚款,刘经纬吓到了,赶紧找一个角落把这些东西密密麻麻地贴上去。刚贴完,公安又说:“你看,这些东西做得还不错,质量好着呢,一般都撕不下来的,我们也是花了成本的,所以还得向你们收取一点工本费,不多,咱们大家都图个吉利,每张八十吧。”

    刘经纬一听就懵了,“就这一张纸要八十的成本费?!这也忒贵啊,我能少贴几张吗?”

    “不行,看你这儿本金小,我们已经是最低价了。大家互相体谅,我们贴本在为广大市民搞宣传,你们还这么不配合工作?”

    “那我不让各位贴本,我自己去印刷厂做来贴行吗?”

    “可以啊,不过必须要严格按照这种规格和款式,不能有一点点误差——不过你已经贴上去的还是要付钱。”

    就这样,刘经纬无可奈何地又掏了几百块。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伙灰头土脸的城管找上门来,说他占道经营。刘经纬壮着胆气说:“马路门前过,我这店可一点都没探头出去啊。”城管说:“楼梯间也属于是公共道路,你在这做生意那也是占‘道’经营。”刘经纬哭笑不得,认罚认罚还是得认罚。

    这个时候,他生平第一次无比羡慕那些流动商贩,至少看到这些大爷们过来他们还能躲一躲,可自己被这店铺拖累反而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了。这样下去生意没法做,等他把这一批批的大爷们都打发完毕他这小店也就歇菜了。刘经纬做梦都在想着如何化解危机,可想来想去最后的法子还是关门歇业,越早越好。但关门之后这一屁股债怎么偿还?刘经纬突然想到了张北策,这位老总好像很器重自己,自己何妨去求求他,要是能在他那里某个职事慢慢打工把钱挣回来是最好的。打定了主意,他便急匆匆去找张总。

    张北策很热情地接待了刘经纬,他还以为刘经纬是文学社的干部,见面就向他打听文学社的近况,对彭举出事慨然长叹。刘经纬如实相告自己并非社干,上次是帮人卖嘴皮子来的,张总莫要见怪。张北策爽然一笑,称赞他谈锋稳健,倒是很不像个在校学生,又问他今日所为何事。刘经纬只说:“我今天来,是想在张总这里讨份差事,为张总鞍前马后执鞭效劳,也不枉张总这一番赏识。”张北策奇怪地问:“据我所知你才大二啊?难道就不用上课了吗?”刘经纬说:“‘宁为百夫长,不作一书生。’学校那些东西,脱离社会太远太远。学无所得,徒耗心力;学有所成,也不过是一介书生。我只佩服张总,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去创造财富,这才是我的理想。”张北策平静地说:“经纬啊,我欣赏你禀赋聪慧,对比我当年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无论才思智慧还是语言逻辑都不如你,所以你是一块宝玉,作为长者,我珍爱晚辈,作为老总,我珍惜人才。我今天如果收留了你,便是毁了一块宝玉,我会自责;若是不收留你,又薄了情面,我会不安。你到底现在遇上了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说吗?”

    刘经纬见张总推心置腹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也只好开诚布公实话实说,将自己经营小店如何亏损的前因后果细细道明。张北策听后,开颜笑道:“但凡这第一桶金,总有无数的磨练和艰辛,你能这么早就体会到创业之难,这很好,天公尚且旱涝无常,人这一生又岂会风调雨顺?我比你痴长几十年,有两样心得可供你分享。第一,人要在恰当的时机走恰当的道路。很多道路不是不能走,而是时机不对;很多机会不是不好,而是你走错了道。你知道比尔•盖茨弃学成功了,那是因为他成功了,可那些更多弃学之后没有成功而是一败涂地的人你无法了解,因为他们失败了,他们的名字随同他们的理想一同腐烂。第二,人要学会敬畏。年轻人心高气傲,自信膨胀,容易狂妄,这是把双刃剑,他能让你们战天斗地,干劲十足,也能让你们常常大手一挥,错误地忽略掉很多本该去占有和把握的东西。没有人年老之后不会后悔的,但是你还年轻,我要提前提醒你,尽量让自己将来少后悔,这是对自己生命的珍重和负责。珍惜你的年华,永远不要嫌弃书本太厚,永远不要嫌弃知识太飘渺,很多东西的价值是在时间中淬炼出来的。我之所以看重你,是因为你上次跟我的谈话中,说出了用一般商人们的利害分析的目光很难看到的为文化养气的层面,这是你作为文化人的优势,也是文化底蕴在你胸中偶露峥嵘的潜力。”说到这里,张总突然话锋一转:“我们能做一笔交易吗?”

    刘经纬疑惑地望着他,张北策继续说:“我们订个君子协定,你去把那家小店处理了,还欠多少债款,我借给你,你也无需忧心还款,只管安心完成学业,我不设期限,没有利息,你毕业之后,我们公司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如果你有更高的目标,我更祝你鸿图高举。你的义务便是读书,宝玉如不善加琢磨,便不啻为暴殄天物。你能否做到?”伶牙俐齿的刘经纬感动得只顾点头连话也不会说了。临走前,刘经纬转身对张北策说:“张总,士为知己者死,您的知遇之恩我没齿难忘。今日这番金玉良言,我一定铭记在心,时时鞭策自省。”

    从那以后,刘经纬仿佛脱胎换骨,那孜孜以求的劲头让易秀峰都自叹弗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