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1-01 00:01:53本章字数:2273字

    攻玉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傅野一见到宋玉之,便三魂少了七魄。

    街上熙熙攘攘,却静得只听得见风抚金桂的温柔,桂花落地的轻悄。

    襦裙换了白布袍,好像变得一点儿也不碍手碍脚了。崭新的绣鞋一点也不咯脚,脚下像是踩着祥云,飘飘然。

    宋玉之哪里知道射在自己身上灼灼的视线里,哪一个是傅野。说也不奇怪,他总是周围的焦点,出生高门,年少得名,仕途得志。而且充分体现了老天爷的公平论,总是要为聪明的头脑,匹配上美丽的皮囊。才世无双,郎艳独绝。

    “前世的五百次修炼,换来今生的一次回眸”多年之后,傅野受托香腮,回想起这一幕,深以为然。然她叹了口气,估摸着上辈子的五百次修炼,她可能偷了点小懒。

    那天,她第一次有了身为一个姑娘的欣喜和无边的窘迫。

    大家都看了过来。卖首饰的小摊,走过的卖油郎,出门招呼客人的小二,就连目不斜视的宋大人,也回头轻轻瞥了一眼。

    直到白芷一个箭步,拉住她的手,把她从满脸通红的状况中牵出来。跟着白芷,看着她双挂髻上的步摇“叮叮”摇曳。

    “上房揭瓦,下河抓鱼,样样精通。连个路都走不好?”在走到人少的桥边,白芷停下来,掸了掸她衣服上的灰尘,像看着一样怪物。

    “这衣服,碍手。”傅野指着鞋子说,“这鞋子,碍脚。”他转过身来,拉着白芷的手,嚷嚷道,“就让我换回男装吧。”看到白芷肃杀的眼神,赌气道,“哼!”看我不偷偷换回来。“噢噢,我看到他了。”

    白芷听到她的声音,声如蚊呐。谁,谁,谁?白芷刚要把脑海里的仇家名单过一遍,诧异的问了一下,“他,谁是他?”

    傅野的小女生羞涩就停留了一瞬,大大咧咧地说:“我听说,这京城的女子,若是看到心上人,便可以给他抛一条丝帕……”

    这下子,白芷可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这刚出百叶山的小山姑,见到俊俏男人,便迷了心。她眼疾手快,拦下了想要追上去送丝帕的怀春少女。

    “不许去!”

    傅野可不管。别说白芷,就连半年前仙去的百叶老人,一点点看着她长大的,一时半会也是奈尔不了她的。

    傅野原不是叫傅野,而是白芍。他捡到还是哇哇大哭的小女娃的时候,看到她的包袱里装着一把白芍。“白芍,白芍,不如你叫白芍吧。”

    笑着叫她白芍的百叶老人几乎是哭着给她改的名,“哦吼,你这个野娃娃,快把东西给我!”“不!”傅野抓着邻居家的鸡,耀武扬威地从他前面溜了过去,还特意扭了扭屁股,做了个大大的鬼脸。若是一月三次也便罢了,可这故伎重演已经是今日的第三次了。这般鸡飞狗跳几年,邻居们一个个搬走了,本意归入田园生活的百叶老人,陷入了彻底的隐居,别说是人,就连小麻雀都不敢靠近了。

    可傅野这个名字一点也没有束缚她的野性。

    有鉴于此,白芷架住她的胳膊,喝道:“现在去什么,难道他问起你的时候,说你是刚才摔得狗吃屎的姑娘?”

    对于男女之间一无所知的傅野,皱眉,手在匕首上擦来擦去。

    “相信我,你看看这些年来多少仰慕我的人,总应该相信老手的话吧。”白芷见她心思有所摇动,便一鼓作气,接着说,“若是有缘,总是会相见的,若是无缘,何必强求。”

    “是有缘的,在车水马龙中,他回眸看了我一眼,他总是要多看我一眼。”

    多少人,没有了一次回眸,而失去了人生的交集,而他们在人群中互望了一眼。对,当然是因为她在人群中摔了个狗吃屎。

    白芷醒来的时候,看见傅野,俯身在案牍前,锁眉深思,翘起嘴巴,衔着狼毫,案面上摊开着《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以及奇奇怪怪的本子。她走过去,探头,要看个究竟。

    “别……”傅野一把遮住手上的宣纸,不想按翻了砚台,墨水拖过长长的磨痕,安居与她的脸上,眉毛,鼻子,嘴巴,都被黑沉沉的墨水给盖住了。逗的白芷笑的花枝乱坠,手不停拍打自己的胸口,就怕一口气上不来。

    “你在干嘛?”

    “没干嘛。”

    “没干嘛,干嘛?”

    “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多?”

    傅野觉得白芷近来确实是很反常,明明平日里,一副冰山的样子,却总是破功,老实笑的很夸张,尤其是对她,总觉得,在她面前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

    白芷收敛住笑容说:“你这么喜欢他,怎么不报仇了。”

    “师傅不是说,不要我们报仇吗?”

    白芷的笑容一下子冷了下来,“什么时候,你就这么听话了,这可真不像你。”

    “对,”傅野笑的开心。

    等笑住了,傅野才慢慢开口,道:“报仇是报仇,寻良人是寻良人,谁说寻良人不能报仇了,报仇不能寻良人了。”

    白芷被说住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驳,屋子就静下来了。

    此时,天刚晓,蒙蒙亮的。天乌兰乌兰的,白云很轻像梦一样,四周的“咕咕”不知道是哪一只走丢的鸽子,留宿在木窗外的杨树上。微寒的风从木窗的小孔中,溜了进来,带着花的香味和清晨的清心。

    半晌,窗内传出声音。

    “总之,你不要太野,坏了我们的计划。”对于白芷来说,复仇是多么沉重,是五年来,日日夜夜难眠的辗转反侧,是心有所属,而不能靠近。总觉得,月亮是重的,白云是重的,小草上的露珠是重的,那么多的沉重,叠加起她的整个世界。

    白芷出去了。

    傅野忍不住,想要见见她的良人。

    昨天,她拉住旁边的一位大婶,说:“大婶子,你看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带着顶玉冠的英俊男子么?大约这么高。”傅野踮起脚,伸长手臂,比划着。“哦,是说宋玉之,宋大人么?”

    “对对,就是宋大人,请问他的府邸在哪里呀。”

    大婶大量着看着她,是一个豆蔻少女,身形单薄,不失可爱,露出了一个过来人意味深长的笑,傅野立马拉着大婶的衣袖,小声抽泣:“我们家被贪官陷害,被逼无奈才走到这里,只想找个清官伸冤哪?”

    大婶这才明白眼前这个可怜的小姑娘的身世,说:“宋大人可是青天大老爷,你就往前走,过桥便是长明街,就可以看到宋大人的府邸了。”

    最近长明街上,有一个传言,就是宋玉之大人得罪了不知哪方妖魔,府邸连连出现黑衣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傅野暗想,我还没去过呢,黑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