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1-10 00:00:01本章字数:1200字

    孤松挺翠,玉山独立。他,宋玉之。

    在这个阴暗的牢狱里,好像换了个世界。

    傅野心中的小鹿,砰砰乱跳。恨不得,贴到牢门上,恶狠狠地看个够。但是,白芷,耳提面命的告诫还在耳边,傅野望眼欲穿,找了个干净的角落里,老实地待着。迷迷糊糊,竟然睡着了。等听到声音,醒来的时候,已经黑得不见五指。

    傅野听见门打开的声音,揣度着,应该是对面的牢房,这个时候,狱卒们已经喝高睡死去了。难道是宋玉之,他想要做什么?

    等声音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傅野这才探头探脑地出去。看着外面的漫天星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傅野心满意足地长叹一口气,“哇……”今天的北斗七星格外明亮。

    敏感地发觉身边风向的改变,傅野使着匕首,和身后意图不轨的人,对了两招。

    “你不是宋玉之吗?”傅野看对方落了下风,便抽出神来,这一瞧,糟了,居然是宋玉之。“你不是走远了吗?”

    “说,是谁派你来了。”宋玉之,丝毫没有理会傅野,步步逼人。

    “没有人”傅野作着徒劳的争辩。直到傅野的匕首抵住宋玉之的脖子。

    两人僵持着,傅野“砰砰”跳的心经过剧烈的运动,在一次次“我去,我就要伤到宋玉之了,下不了手,下不了手”“呀呀呀,宋玉之下手好狠呀,要不要使用洪荒之力呀呀呀”的两种心情中徘徊。

    这一招“流星改”是傅野的熟练如行云流水的看门招式,宋玉之在打斗中,早已察觉对方有所保留,想必要抓活的,现下倒也不慌,面不改色,说:“少侠,到底是何人指示你的,现在我已经落于下风,死生皆在你的刀下,且给我个明白 ,我也好好配合少侠。”

    少侠?傅野自然想起了自己在不久之前和宋玉之的强行邂逅,“宋大人,我是姑娘呀!!”

    试问,有什么比让一个姑娘证明自己是姑娘更伤姑娘的自尊的么?

    有!

    让她证明两次。

    如果在山上,傅野一定会在深夜和她亲人傅小野一起对月长啸,在月光下跑的精疲力尽来倾泻自己的郁闷。

    而现在,她只能坚强地去展现一个姑娘的行为。

    月光皎皎,我心娇娇。

    “宋大人,难道忘记了么?是你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呀。”

    宋玉之想起前天他向衙门透露了风声,“宋府附近有人鬼鬼祟祟,听闻李大人一向精于治安,兢兢业业……”

    勤于做人的李大人,立马把宋府附近的乌鸦麻雀的小玩意,赶得干干净净。像傅野之流,应该属于野猫之种类。关上了四五天,以儆效尤。

    “你是那个姑娘?”宋玉之的脸上出现了微不可见的抽搐,对于这种人,他简直是不耐之甚,可是明明暗暗,谁知道会不会来个声东击西呢?毕竟明修栈道是赵王拿手的把戏。

    赵王和宋玉之的渊源由来甚深,整个朝野几乎没有不知道他们的矛盾的。但是赵王想要从皇帝手中接过这个国家,怎么可以轻易为难臣子呢。否则,整个士林的人心向背可想而知。更何况,宋玉之是太子伴读,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姑娘,在下有个主意!”

    人算不如天算,神通如宋玉之,熟虑如宋玉之,也逃不过“百密一疏”四字。这一句话,对他今后的人生造成 了巨大了影响。

    傅野在听到宋玉之的话后,整个人都傻了,忍了一会,才露出一个乐不可支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