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1-30 00:00:21本章字数:1446字

    晚风吹散了最后一丝夕岚,寒冷与暗黑不期而至。

    潜伏在阴影里的傅野,像是一只没有睡醒的猫,静静地等待着一个时机。

    在这庭院里打闹仿佛还在昨天,但是院子的景色却已经转化了。

    庭院深深,虽然已是霜降,但是宋府的院子却包含着四时之景。几场冷雨,桂花已经凋尽,暗香残留。一旁的菊花,却含苞怒放。红得是杜鹃啼血,鲜艳夺人。白的是天际白云,不染尘埃。转角是木芙蓉,亭亭玉立。

    景色映入傅野的眼帘,望向尽头处是几棵苍竹挺翠,犹有几分主人的风姿。

    本来,决定再也不来这里。

    傅野想起了白芷的计划,带着玉石俱焚的疯狂。虽然她是反对的,但是从白芷的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偏执。

    “我反对!太危险了。”一听白芷要潜入宋府,拿到证据,傅野立马就反对。宋玉之,这个人太狠,太危险了。

    “我就知道你为了那张脸,什么都忘记了。”白芷怒道。傅野被踩住痛脚,便一言不发,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索性就老老实实在书桌旁坐好,眼神在白芷的身上扫来扫去。白芷却不放过她,“你不愿复仇,”白芷瞥了一眼,带着二十分的杀伤力,说:“但别干涉我复仇。”

    她看着傅野无动于衷,又恨铁不成钢,咒骂:“那人是想要你的命,多狠毒的心思。”恨不得要把对方的祖宗八代,都刨出来,挨个慰问一番。

    白芷眼神里的刀光血雨,却引不起傅野的多大感触。这几天,周公子的殷勤,倒是让傅野看出的怀春少年的门门道道。就像她,一头热的追逐,却没有分辨清楚,倒是一肚子的傻气。

    不是没有恨,却是淡淡的,像是天空的云痕,在床上躺着的那两天,睡过的,却是一世,这些个爱与痛,像是前世的幻影。傅野一使力,白芷就安安稳稳地被“送”出了。

    白芷眼神的惊讶一闪而过,哼一声,负气离开。

    傅野听到她的脚步渐渐远去,收敛住心神。白芷毕竟年少,太过于冲动了。无论有没有所谓的证据,她都要在白芷之前,证实。

    想起毒药,虽然是虚惊一场。发生的太过突然,没有任何征兆。这个人太过于喜怒无常,而且下手极狠。白芷不是他的对手。

    白芷,她不能有事。

    终于,宋府的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院里的护卫正在交接,此时正是防备最弱的时候。连傅野都没有意识到之前她来去轻松,是因为心里无顾忌,而现在处处防备。倒是粗中有细。

    一路从假山到回栏,经过那片花地,脚下沾了点红色的汁液,也没有注意到,一心扑向了苍竹的尽头,宋玉之住得西厢房。搜了几处,终于发现了暗格。确实翻到了,白芷所说的证据。

    黑色的短刀,上面还有残留的暗色血迹。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宋大人,心中定有定断了。”

    这样冷冰冰的声音不就是之前的四公子吗?

    傅野波光一转,起身,飞到了房顶,栖身在一根房梁上。

    宋玉之送走了四公子。打开房门进来了。在琳琅满目的架子上,他打开了之前傅野打开过的暗格。

    不好。傅野的心眼子提到嗓子。

    没想到,暗格中另有蹊跷,宋玉之,摸索了一下,却是拿出了一块玉佩。刚刚她没有看到过这块玉佩。

    灯火幽幽,丝毫不掩这玉石的光泽。宋玉之 ,抚摸了几下,又重新放回去了。

    傅野一直看着他,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离她这样近。

    只要一剑就可以了解了他的性命。

    可是,从没有一次,像现在一样,她感觉到她手中的剑是软绵绵的。

    房间里,更亮了。案几上的灯烛,添上了一根灯芯。宋玉之翻开信纸,提笔疾书。

    听见长长的口哨声,一只鸽子飞了进来,盘旋着,落在了案几上。宋玉之把书信绑住在它的腿上。

    等到宋玉之理完繁忙的公务之后,落了灯,离去。傅野这才从梁上离开。

    小小的鸽子,却是最好的信使,府衙大人看到宋玉之的信,却是半宿没有睡。信上写着的是,请求释放他的下人。可这个下人三天之前,已经死在了牢狱中。

    这可真是愁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