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2-01 02:05:39本章字数:1576字

    秋天的天空,碧蓝、淡泊、开阔,一只鸟飞过的踪迹都无。

    傅野,在街上走走停停。从黑夜走到白天。

    神情疲惫,但是心中的惊涛骇浪,终于风平浪静,和天空遥相呼应。她已经决定要把这个证据,消失灭迹。师父按住自己的胳膊依然炽痛。涌出的血液,染满了后院的草地,打翻的背篓,掉出一只受了惊吓的母鸡,它被稻草缚住在不停地“咯咯”叫着。

    百叶老人拉着她的手说:“别复仇,要好好活下去。”

    他的面容宁静,没有丝毫的仇恨。只是急切地说:“照顾好白芷。”

    “不……师父,是谁害了你,我要报仇!”

    “孩子,人世有常,我只是……”百叶老人的说话时断时续,声音渐渐失去了生命的力量,“答应我,别报仇……别……”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傅野难以置信,双手紧紧拉住百叶老人,“师父,别丢下我们……”

    百叶老人眼眸里傅野的影子越来越小,终于,眼睛紧紧闭上了。

    傅野调皮时候的宠溺,闯祸时的威严,进步时的欣慰,永远看不见了。

    傅野留下了眼泪。她已经很久没有哭了,久到从出生起,她就认为自己没有眼泪。和傅小野一起,去挑衅狼群,赢得惊险,差点废掉了一只胳膊,她也只是缩在自己的小床上,静静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原来眼泪的味道,是苦苦的。

    “师父,我答应你,绝不复仇。”

    一旦答应师父,她就要履行她的承诺,只是和白芷提起此事,两个人总是不欢而散。白芷总是指责自己是个胆小鬼。白芷比傅野更乖巧,更能得到百叶老人的欢心。他总是要偏袒白芷一些。白芷如此不相信此事,倒是情有可原。

    傅野倒是走得迷糊了,看到马匹近了才惊觉。

    说迟那时快,傅野巧妙转身一躲,缓解了冲势。只是没有想到,马的主人眼见着要撞人了,却一点要拉住马的架势也没有。

    “大街之上,如此骑马,也不怕撞到了别人。”傅野大腿被撞了个穿心疼,若是换了别人,早已经命丧马蹄之下了。也不看来者是谁,傅野大声训斥道。

    后面来的是家丁,按捺不住,说:“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这样……”他的话没有说完,已经被他的主人打断。只听见轻笑一声,说:“撞了别人?”他低下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傅野。

    傅野这是觉得这个人好面熟,仔细一想心下了然,这样横行的,非四公子不可。只听他说:“撞死了才好,只可惜,你是这样的命大。”他像是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话。

    傅野火气一上来,管他是四公子还是五六七八公子呢。森冷的剑气划破长空。四下皆震惊的难以置信。在大周,没有一个平民敢对贵族动粗,更何况对方是个皇子呢。等家丁护卫们反应过来,已经迟了。迅速如闪电,锐利的剑锋已经顶住了对方的脖子。

    四公子面如水平无波,眼里暗藏了鄙夷,却不见丝毫的害怕。

    如果他像之前想要欺负白芷的纨绔子弟一样,被剑一抵住脖子,就痛哭流涕,那么,她就可以按部就班,威吓一下,或是教训一番。便可以点到为止。

    就在她走神的间隙,四公子一挥掌风,带着凌厉的杀气,傅野侧身一躲,跳到了路旁的一棵枫树上,枝头的红叶,飘飘落下。

    袖中的短刀,在打斗中落下。“咚——”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四公子身旁的一人,穿着的衣裳却与其他三人不同,花纹更繁杂写,质地更加上乘,显然比一般的护卫更加有身份。他跳下马,捡起了短刀,交于了四公子。这几个动作发生在眨眼之间。身手敏捷,武功不俗。只是,竟然在他的面前被偷袭成功,脸色染上了些许红晕,不用说,是因为失职而惭愧。

    糟糕了,证据!

    傅野想抢过短刀,没想到迟了一步,便警惕地盯着。

    “这个是渡灵楼的雁翎刀,上面刻着一个灵字。这个灵字在平常是看不出来的,这有对着正午的日光的才能看到。”听了这个护卫的话,四公子对着阳光一看,果然,这个字浮现了在他的眼前。

    傅野怎么知道什么渡灵楼,只是这个东西在她的身上被发现,怕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四公子要借题发挥了。

    “前朝余孽,死不足惜,”四公子吩咐护卫把她送入天牢,却不是要立法之威于民,而是近来渡灵楼频频异动,他好来个引蛇出洞。

    “带走!”

    傅野有伤在身,一对四绰绰有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暗箭,她只感觉到一阵钝痛,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