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更新时间:2016-12-05 23:59:25本章字数:1157字

    重重殿宇,层层楼阁,道道宫墙,天下气象,皆出于此。一入崇政殿,便是上那天重霄,伴君如伴虎。

    老皇帝年岁已高,却还未定下储君。朝堂上难免暗潮汹涌。

    宋玉之,眼观鼻,鼻观心。他是老皇帝一手提拔起来的。四王赵,六王,八王,都曾来拉拢过他。都被他的那张灵巧的舌头给推了回去了。只是这四公子,倒是不知道他的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最后的太监公公已经要拉上这次早朝的帷幕。

    宋玉之,今天有点心不在焉。

    “臣,有事要奏。”说话的从二品,劝谏大夫。手上没有什么实权,但是说出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毕竟,皇上可是要当一位千古明君。

    “准奏。”这平常的,不阴不阳的声音,却是宋玉之的催命符。

    “皇上,朝中有人和邪教有所勾结。”此言一出,朝中大哗。群臣们议论纷纷。这话不得不提起,十五年前,邪教勾结前朝余孽,意图谋反。朝中有人做内应,这大周的江山,差一点就要易主。这件事情之后,满朝上下格外小心不要触动了皇帝的逆鳞。

    劝谏大夫把他发现有人和渡灵楼勾结一事和盘托出。

    “到底是哪个逆臣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皇帝大怒,案上的奏折被摔了下来。殿上从来没有这样的安静。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血雨腥风是避不了的。

    皇帝越是震怒,四公子越是得意。他脸上的笑意抑制不住,只好咬住下唇,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要不是在朝堂上,他差一点就要仰天长啸了。宋玉之,我看你要怎么收场。

    劝谏大夫迟疑了一下,“中书侍郎,宋玉之。”

    宋玉之一听,暗道,不知道是着了谁的道。快步出列,跪在皇帝的面前,不紧不张,不卑不亢,“陛下明鉴,臣宋玉之从未见过渡灵楼之人。”

    满山大火,像是遇到了暴雨,仿佛只剩余烟。皇帝的怒火去了一半不止。捋着胡子,眼睛里有着不解的困惑。因为岁月的侵蚀,脸上留下了风霜的痕迹,此刻,更加深重了。

    四公子暗自惊心,他本来想借此事,扳倒宋玉之,毕竟八年前已经有了先例。当时京兆尹因为牵涉到邪教之事,当场就被赐死了。此事牵连到九族,男子就伏诛,女子都充当了军妓。名门贵女受不了这样的对待,在出发之前都服毒自杀了。

    劝谏大夫说,宋玉之府上的家丁,傅野

    “暂时削掉宋玉之,中书侍郎一职,压入打牢,听后发落。”

    皇帝安排了朝中“”大理寺,付少卿来审理此案。付少卿年已三十,却未娶妻,只因为他一心专注于案件审理,不想理会俗世的是是非非。

    宋玉之,这是左脚走出大狱,左脚就回到了天牢。流年多有不利。

    幽暗不见五指,四周有切切的老鼠的嗫齿的声音,不知道哪里有水滴落的声音。“滴答……”声音在幽深的空间里转了几个圈,又被反弹回来了。

    宋玉之从未见过这位肮脏的地方,在天牢里转了几个圈,竟没有找到可以坐下的地方,便一直站着。居然,也可以安然入睡。

    他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小小的,蜷缩成一团。

    傅野,真巧,他们又是邻居。

    宋玉之换了个姿势继续休息。毕竟,他还有养好他的精神等待他的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