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

    更新时间:2016-12-07 00:04:17本章字数:1714字

    像是在水中沉沉浮浮,傅野睡得及其不安稳。不时渗出冷汗。

    “小芍儿,别报仇……”梦中模糊的面容,像是在恳求那个叫做小芍的孩子。小芍是谁?傅野想了又想,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孩子。心里不停地催促自己去找这个孩子。

    “唔……”傅野从沉沉的梦之深渊里挣脱出来。她用手擦了擦自己身上的冷汗。突然想起来,自己不就是白芍吗!

    身上灼热的疼痛,她知道自己遭到了暗算。想要回到山里的想法,再一次出现自己的脑海里。四公子早就在她的脑海里死了不下一千次。以花为刀,以柳条为鞭子,越是艳丽,就表明越是毒。只要划开小小的口子便可以毙命。这一招便称之为“花开碧落”。

    突然,她听到细微的声音,悠远,空寂,就像这里散发着生命腐朽的味道。她竖起耳朵,警戒地听着,像是过了很久,这声音在她的面前停下了。

    闻到久违的熟悉的味道,“白芷?”傅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一句。

    “是我。”白芷轻巧地打开牢狱的锁。这给傅野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却又很奇怪,白芷这么会如此熟练?

    白芷半个转身,旋着,进入了牢狱,拿起钥匙,插入锁孔,没有转动,接着她又换了一把钥匙。“你怎么找到这里?”傅野凑近白芷,细细地说了一声。“嘘,这里太危险了。”白芷捂住她的嘴巴,警告。“唔……”傅野听到有点不对劲,及时发出了警告声。

    白芷会意,翻身,栖身在顶上的大梁上。

    刚刚隐约的光,越来越亮。傅野伏在地上,只能看到看到对面牢狱走进了三个人,当前一人穿着金丝盘龙靴,下摆是同色的金丝绣线绣成的祥云,在摇曳灯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琉璃般的色泽。另两人手持灯笼,影子被拉得又大又长。

    “罪臣宋玉之叩见陛下。”

    “平身。”皇帝虚拉了一下宋玉之的手,说:“为了彻底揪出朝中的邪教余孽,只能先委屈你了。”

    宋玉之的脸笼罩着阴影下,看不见神情。“臣定当不辜负陛下的厚望。”

    白芷在房梁上却看得清清楚楚,心下一阵鄙夷,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藏在袖子中的手,却紧紧地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脊背绷得笔直,咬紧牙关,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血溅三尺。

    他不能这样,杀人简单,要恢复家族的名誉,为亲族雪耻,为家人洗冤才是大事。

    灯光暗了,牢狱被一层更可怕的寂静笼罩。

    看皇帝走远了,傅野还是装出一副熟睡的模样,鬼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对待宋玉之。突然,传来了木板移动的声音。

    遭了。傅野暗叫不好。

    宋玉之感受到对方冰刃上的冷意,刀刃已经划破了脖子柔软的肌肤,却没有一刀毙命,揣度着对方没有立下杀心,心中有数,冷静下来。猜测对方的来历。想杀他的,逃不出这三类人。情仇的,政敌的,还有……

    声音,破风而来,打散了,打歪了刀刃。掉落在潮湿的地面,拖着长长的声音,仿佛带着八年来的仇恨。从悠远的时空传来。

    “不要胡闹。”傅野赶紧喝止。

    “今天,我就要给你报仇。”

    “我们素不相识,无仇无怨,”宋玉之的动作比白芷更快,抢先一步,捡起了地上的刀子。

    刀子柄上花纹繁复,纵然在黑暗中看不到上面精美的图案,上面凹凸起伏,可以摸出它大抵的形状,不得不赞叹工匠的手艺之精巧。宋玉之在刀刃与刀柄的接口,摸到了熟悉的燕子图文。

    “就凭你也想杀我。”

    傅野有猫的敏锐,宋玉之一向温文儒雅,越是处于下风,便越是沉稳。他这般激怒白芷是何居心。她对于他狠毒的手段有所领教,心中有所顾虑。

    白芷果然太年轻,一下子就掉入了宋玉之的陷阱。“你这个杀人凶手。”毫无理由就要杀掉身边的人。

    “当年青州司马勾结邪教一案,在下还是个八岁的童稚,何来杀人一说。”这个燕子图文,是李氏家族的族徽。一年前,他暗中接手皇帝的命令,负责找出朝中的逆臣,接触过八年前的李氏一案,当年满门伏诛,这个小姑娘应该是半途中逃出来的。

    “你——”白芷心中的惊涛骇浪,来不及反应在她的脸上,“你怎么知道?”

    傅野一直不赞同白芷行为多有偏激,原来还有这样的缘由,不由默然。

    宋玉之不答反问,“你为何在这,”他的声音一顿,“是伺机寻仇?”语气凌厉。

    “不……”白芷几乎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带着点颤抖,有点语无伦次,“不会的,家父一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她一字一顿地说:“他是冤枉的,我要求个水落石出。”

    当年的案子确实还存在很多疑点,宋玉之隐隐觉得李司马家的案子不会是这样简单。

    “那你更不能杀我了,我是你翻案的唯一机会。”

    ps.半夜停电,更新的小舟说翻就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