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

    更新时间:2016-12-14 00:03:53本章字数:1077字

    走出天牢的路上,尸体与血液交杂,在空气中酝酿出地狱的气息。

    傅野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快点逃。

    要逃到哪里去。

    脑海里浮现了一轮温暖的圆月,四周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充满了喜悦。月光如残雪,稀稀疏疏地,落在了林间的草地上,顽童两个,白猫一只,逍遥度日。

    傅野遏制住自己的念头,这种毒,黯然销魂,制造出令人愉悦的幻觉,当不可抑止地想起自己最向往的图景,便是毙命之时。

    傅野估摸着,这一路上的看守,估计都死于了刺客的手下。没想到半路出了一个程咬金。

    “谁?”只听见拔剑的声音,那个人飞奔而来。

    白芷挺身而出,说:“你快走,我断后。”

    傅野背着宋玉之,但是身手反比白芷伶俐,“我们联手才有一线生机。”

    三人斡旋几个回合,白芷肋下中了一剑。傅野乘势给刺客毙命一击。

    “走!”

    眼前的景象,越走越模糊。最后她不知自己置身何处,便晕了过去。

    没有想到自己一眨眼,便是半月之后了。一睁眼就看见了白芷正歪斜在自己身旁的美人榻上。脸上未消的是长长的睫毛下的黑眼圈。向左望去,窗下案上设着纸墨笔砚,又见书架上整整齐齐地堆叠着满满的医书。而右侧的墙上挂着四幅画,画中之景分别是春夏秋冬。每一幅画下方,都盖着印,四时芳华。

    傅野只是觉得他们运气好,居然能在误打误撞中遇到大夫。从自己愈合的程度上来看,此人,医术精湛。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傅野见白芷差点从美人榻上跳起来了,忙不迭地去开门。

    这是什么情况?

    在傅野的疑惑中,她终于进来了。束发垂胸,不施粉黛。着一身墨绿衣裙,衣裙上没有半点修饰。这是一个十分干练的女子。

    “你终于醒了。”原本面目寡淡的女子,在这黄莺出谷的声音中,被润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这是救了我们的谢大夫,谢四时。”通过白芷的介绍,傅野才知道自己竟是被神医谢天的闭关弟子所救。谢神医是中原无可争锋的医中翘楚。只是在八年前,退隐谢客。天下之大,竟无人找到他的踪迹。

    “谢大夫之恩,傅野永世不敢相忘。”傅野鞠了一躬,漆黑如星的眼眸中,透露出另一种关心。

    谢四时意会,说,他在后面的厢房里休养。只是伤势过重,还未醒来。“

    谢四时竟然有这样的能力。最初,救下宋玉之,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惊喜之至,一滴泪水,像流星划过,很快,很轻。

    谢四时还要趁着天光,去采药,便离开了。

    傅野盯着白芷看,看着白芷心里都起毛了。

    “怎么了?”

    “你的伤势如何?”傅野上上下下打量着白芷。

    “我可一点都没事呢!”

    傅野知道白芷范了小孩子脾气,倒也不恼,看着她脸色苍白,怀疑地说:“胡说,你明明中了一剑。”

    “早就好了。”

    傅野才不信呢。“给我看看。”

    白芷的红得像刚刚升起的小太阳。

    傅野真没想到白芷就这样溜走了。

    不给我看?

    哼,我偷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