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

    更新时间:2017-01-23 23:51:46本章字数:1160字

    谢四时看着傅野小步踱着,一拐一扭地走出了小院,又一瘸一拐地进了门。反复几次,谢四时关切地问道:“傅野,你心神不宁,步履虚弱,这是内伤的征兆。”她示意傅野过来。

    像是经过长长的峡谷,在正午也没有阳光的阴森的地方,咋见阳光的不适应。傅野听到谢四时说,自己受伤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腰腹,小腿,终于在脚踝处,看到了隐隐血迹。

    什么时候受伤的,自己竟然没有一丝印象,也没有一丝感觉。

    谢四时耐心地给她上药,一遍和她谈话。在一次答非所问后,她问道:“你有什么心事么?”

    豆点事情都放不到自己心里的傅野,找不到可以言语的词汇。

    一夜间,自己朝夕相处的,视如姐妹的人,居然是个小男孩。

    事出异常必有妖。师父和白芷到底隐藏了什么?

    处于动物自我保护的直觉,傅野肯定这其中裹藏着一个关乎生死的秘密。不只是师父的死,这么简单。

    晚风抚树,树影婀娜,沙沙作响。

    正在傅野犹豫间,小木门吱吱呀呀地开了。

    “进来吧。”逆着光,傅野分辨不清白芷脸上的神色。

    一步两步,走到小矮凳前,坐下。

    灯花明灭,压抑的气流涌动。

    “有什么想知道的?”白芷没有梳妆,长发披肩,一身素色,雄雌莫辨。

    傅野一时语塞,之前整理的思绪全部都散开了,千言万语,上不了舌尖,全部停留在了心头。

    “我……”白芷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要说清楚,这却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往事浸泡着泪水,被一点一点翻开。

    永安二年,青州司马勾结邪教,有忤逆之心。此事一出,朝廷上下,一片哗然。青州司马李氏本是青州大族,世代皆有出类拔萃者,为皇帝尽忠职守,堪为世家的典范。不仅如此,李氏家族在新一代,可谓是文武双全。文有永安元年状元,李朝曦,进士,李朝霖;武有武举探花,李朝勋。而他的父亲投笔从戎,为文武全才。从军归来。皇上体训他新婚燕尔,特意赐他为青州司马。

    没有想到的是,祸从此起。新君即位,施行新政,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在这个非常时刻,竟然有人顶风作案。朝中官员被杀事件频出,一时间,人人自危。而这个罪魁祸首便是邪教渡灵楼。根据后来官员的调查,这个渡灵楼的幕后黑手,就是戎狄。无奈的是,渡灵楼行事诡秘,没有抓住幕后黑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时的节度使王安生王大人,素有天下神眼的美名,利用一封无名的信,抓出了勾结的人。

    当年结案,尚且存在诸多疑虑。可是圣旨已经下达,李氏全族,被连根拨起。男子伏诛,女子为妓。就连尚在襁褓的孩子也不放过。斩草除根。

    “我母亲为我穿上女孩子的衣裳,我才逃过了法场上的一劫。”

    终于,傅野问出了一个问题:“你的母亲……”

    “哈,”白芷抽泣了一声,“如果不是我,她在圣旨下的那天就死了”她的手捂住了了脸,泪水从缝隙中流出,“如果这样死了,也是一件好事,总好过受尽屈辱,非人的折磨……”

    傅野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用力地抱住,在不停颤抖的傅野。

    “别哭,还有我呢。”傅野安抚着自己怀中的受伤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