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书

    更新时间:2016-10-31 09:49:40本章字数:1145字

    唐朝是“诗”的国度,是典型的“诗歌时代”。唐代中前期,孕育了“边塞诗派”、“山水田园诗派”等一批优秀的诗歌流派,出现了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一个个诗坛巨人,唐诗发展到极盛。步入晚唐,“唐诗”在文学领域中不再一花独秀,唐诗的权威开始受到挑战,一家独大的统治地位逐渐动摇。一些诗人在词的创作上颇有建树,深得时人喜爱,使得唐诗的生存空间和市场逐渐被压缩。这种兴于唐末五代的文学载体——“词”在无声无息中加速了唐诗的没落。

    一、“花间鼻祖”——温庭筠

    温庭筠,字飞卿,他名气很大,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虽然他生于唐代,去世的时候离唐朝灭亡还有半个世纪之久,也著有不少诗作,如著名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至今仍被后人津津乐道,但他最擅长的却是作词,也因词而声名远扬。他著作颇丰,写下了《忆江南》、《菩萨蛮》、《南歌子》等著名词作300多首,被后人誉为著名词派——“花间派”的“花间鼻祖”。他的词文笔绚烂、词意清新,因此深得当时一些怀才不遇的文人和嫉男怨女的喜爱。例如著名的《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晚唐时期逐渐产生了足以维系“词”生存和繁荣的沃土,有了一批数量可观的“粉丝”,使得“词”逐渐在底层老百姓和中层士大夫中间生根发芽,“词”在唐代的文学领域中终于有了一席之地。

    二、“诗词两栖”——韦端己

    韦庄,字端己,与温庭筠并称“温韦”,同样也是“花间派”的杰出代表。他一生写下唐诗300多首,其中著名的《长妇吟》在当时颇负盛名,后人将它与《孔雀东南飞》、《木兰诗》合称“乐府三绝”。他有词作55首,著名的如《菩萨蛮》其二:“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韦庄的词清丽疏淡、意境深远,注重个人情感的表达和流露,因此,深得时人喜爱,得到了“温秾丽,韦清新”的美誉。唐末诗人张泌的曲子词名篇《浣溪沙》(晚逐香车入凤城)传至现代,被鲁迅先生翻译成白话文,取名《唐朝的钉梢》收入《二心集》,“词”对唐诗的冲击和对后世文学创作的影响之大,由此可见一斑。随着时间的推移,词受到当时越来越多的人的追捧,“词”与唐诗的竞争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三、“晚唐新宠”——曲子词

    时至晚唐,一些诗人的创作领域逐渐由“诗”过渡到“词”, 许多诗人还留下了不少广为流传的词作名篇,为“词”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久而久之,晚唐一些诗人也完成了“诗人”到“词人”的华丽转身。也许此时的“唐诗”在一定程度上已被一些士大夫、知识分子和普通老百姓所抛弃,也许“唐诗”已不再是时人的“最爱”,取而代之的“词”却成了他们的“新宠”,这一历史性的剧变也在向后人诉说着唐诗没落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