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偶然亦或注定

    更新时间:2016-10-31 11:51:39本章字数:2572字

    遥远到仿佛触手可及的陌生天边,云雾满布,云雾间隐隐透着七彩柔光,光线越来越清晰,七彩柔光洒落在群山之巅。

    群山之巅范围极大,周边有郁郁葱葱树木围绕;七彩柔光以树木为界形成光罩,越向里,光线越发柔和。

    里面红的、蓝的、黄的、绿的等等好多颜色花朵和石头;小草很绿,花开正艳,石头像是水晶一般,景色优美如梦如幻。

    再向里,大概到达山巅中心,有各种各样颜色的珍奇草木玉石,围成六角星形状,六角星有光点一亮一亮慢慢的活动着。

    在六角星中心位置,有三个,不,是两个,不,看清了,是一个人。

    越来越清晰,那人穿着如鲜血般艳红颜色衣衫,低领、宽袖、收腰、流线下摆,显现出女子身姿;红衣女子在与六角星外不远处的男人交谈,语气哀婉苍凉。

    “佐浩瀚,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爱我。照顾好我的孩子,我成全你的-不-负-苍-生”。

    一顿一顿言语中充满轻蔑之意。

    红袖轻舞,曼妙身姿轻动,低首,轻移慢步;没有音乐,有的只是舞者鲜红鲜红的身影,有的只是舞者轻轻细细的言语;这声音很轻却好像能向天地传达。

    “以吾之心,以吾之身,以吾之鲜血,以吾之生命,敬献于您……”。

    表情悲伤眼角含泪,舞蹈动作中带着一种失望一种无奈一种诀别之感。

    任何人都可以清晰感受到,舞者传达出来的哀伤之意。

    随着红衣女子舞蹈,六角星上方出现彩色光幕,流转的光幕朦胧。

    依稀能看到光幕内天空乌云翻滚,有铠甲男子,面容模糊,右手持古朴长剑横在胸前。

    画面渐渐清晰,男子左手手掌一点一点擦过剑身,掌心有鲜血流下,清晰看见长剑剑身上血迹慢慢渗入,奇异的,长剑一点一点发出金色光芒;至长剑光芒大盛,男子手中长剑舞动,而后直指天际,天空中乌云汹涌消散,晴空万里……

    光幕下方六角星中间舞蹈的女子,鲜红身影愈发的如血般红艳;六角星上方彩色光幕,男子手中长剑锋芒毕现。

    红衣女子的失意和铠甲男子的得意,形成鲜明对比;画面惊心,而后统统渐渐混沌。

    混沌中慢慢射出一道光,光束放大,没有了红衣女子身影,只剩手持长剑男子。

    男子铠甲已换,面容被铠甲反射光芒晃着,依旧看不清,却清晰能感觉到是同一个人;他身上气势逼人,威风八面,亦给人稳重之感。

    铠甲男子手中长剑金色光芒如旧,依然右手持长剑于胸前,左手掌擦过长剑剑身;血液渗入剑身,长剑舞起,同之前一样的剑式;剑身上光芒敛去,恢复古朴模样,天上晴空仍然……

    X市X宾馆房间内,床上女子身体不断有幽幽光点释放,光点散发着莹莹光华,充斥满室。

    女子缓缓睁开双眼,室内光点遽然奔回床上女子身体内。

    床上尹伊醒来,无力起身,勉强睁开了双眼;缓了缓身体,认为是鬼压床不以为意。

    “哎呀”,头好疼,边清醒着脑袋,尹伊边回想。

    想着梦中红衣女子失望表情,尹伊鼻子微酸;她是那种在没钱、没工作、没住处,还发现好友与男友背叛自己后,也可以快乐生活的人。

    那时的尹伊虽然很伤心,但是从没有绝望过;要遇到何等伤心事,才会有红衣女子那样的绝望,像是赴死一般。

    莫名的脑中闪过什么,尹伊觉得男子手中古朴长剑很熟悉。

    奇怪的梦,尹伊撇嘴,感慨,咱这做梦,堪比玄幻大片,都做出水平来了,呵呵。

    活动身体,再伸伸懒腰,抛去脑中乱七八糟的思绪,尹伊起床。

    话说周五晚上的聚会果然是疯狂到无所顾忌,尹伊心算,哇塞至少喝了四瓶啤酒。

    她爱喝酒,但不是很能喝,昨晚都打破她的喝酒记录了;以至于没力气回家,才凭借最后的意识,住的宾馆。

    手机闹铃响起,十一点了(准备吃午餐铃声,工作的同志懂的),尹伊才记起她的小喵岂不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也不知道室友艾思有没有给它添猫粮。

    发现卫生间插座居然不好使,尹伊转战到电视机旁边;边吹着头发边看着无聊电视节目。

    哎呦,古代战争片,热血和血腥充斥眼球。

    一直不明白,那帮大老爷们所向往的一将功成万骨枯,有什么值得称颂的。

    一个人的成功要以数万人的牺牲来祭奠。

    哦哦~尹伊这个和平爱好者认为,呵呵,不敢苟同啊!

    退房出了宾馆,打车打不到,尹伊等了半个小时才坐上公交。

    才过三站地,居然堵车,堵车是很常见的,尹伊认了。

    堵了半个小时之久后,忍无可忍,尹伊决定下车,想着正好这附近是商业区,可以转转。

    可是没走两分钟,交通疏散了,看着那正常前行的公交车,尹伊无语无语无语。

    于是乎尹伊认定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所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倒霉到这种境界,必须买彩票,坐着等待奇迹出现。

    出彩票站,正好拐进商业区;穿着昨天的微职业装,尹伊微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周末经济呀,人太特么的多了。

    忽然尹伊看着街上的人们,一点一点变成穿着铠甲的战士,像是刚刚电视里画面,越来越多铠甲战士,在厮杀。

    依稀看到七彩的柔光渐渐围住自己,七彩柔光越发浓厚,身体微微的有点异样,尹伊没有引起一丝一毫其他人的注意,凭空消失在大街上。

    蓝月大陆某处,奇异符号刹那间光芒达到鼎盛,而后瞬间符号光芒消失不见。

    蓝月大陆困君平原,铠甲男子以血封印轩辕剑完毕,轩辕剑恢复成朴实无华样子,随着铠甲男子咒语,消失不见。

    铠甲男子转身对着身后的青衫长者,“师叔放心,轩辕剑已归位完毕”。

    “政轩办事,师叔当然放心”,被称作师叔的青衫长者说完,指着远方继续道。

    “战争马上结束,从此以后,凡是我们目所能及任何地方,都是我星辰古国疆土”。

    “结束了,将近14年,师叔……”,铠甲男子说着,很是激动。

    青衫长者拍拍铠甲男子肩膀,“师叔懂”,跟着红了眼眶。

    垂着右手的铠甲男子攥了攥拳头,“师叔,政轩太激动,忘记相告;早上接到最新军函,父皇已经将所有投降书滕抄公示天下,并宣布星辰古国改国号为星辰国”。

    青衫长者听后,激动的溢于言表,“太好了,星辰古国两百年来的希望啊,终于……终于又可以称星辰国了”。

    青衫长者想起什么微小心问道,“那么身份的问题”?

    铠甲男子自信挺胸,“父皇同时发来密函,不会收回我现在所拥有军权,一并密送来太子册封诏书和继位诏书;不过我们常年在外,上京局势复杂,皇兄皇弟们多年经营,信中父皇说回京后会先敕封我为太子”。

    青衫长者听后,高兴得溢于言表,报以军礼,“臣恭喜太子殿下”。

    “师叔待我如子,我视师叔如父,怎可这样”,铠甲男子真诚的打断青衫长者行礼。

    微高的深红色土坡上,两人并肩而站,望着红色的大地,皆若有所思所感。

    十三年前他们身上承载着两百年民族复兴的希望;从最初的压力,到如今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现在他们身上又背负了另一种东西,叫做太平盛世。

    “哎呦,我去”,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并肩而站二人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