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懵懂少年志愈坚 第五章 怒极攻心

    更新时间:2016-10-31 12:04:32本章字数:1455字

    话说栖风大陆但凡立志修行之人,自小都会被长辈殷殷叮嘱,不能过度沉迷美色,特别是玄阶以下,下丹田未修至圆满,若是精气外泄,必会对未来的修炼有所影响。

    原来这陈元礼虽然也才满十五岁,可天生就精虫上脑,前段时间没忍住,居然偷偷地跑去濮阳城找小姐。

    其实,找小姐也不算什么大事,栖风大陆特别是东州这块,并不是所有人都热衷于修炼,总有一些富家子弟无所事事,热衷于这男欢女爱,濮阳城作为一方主城自是少不了这方面的东西。

    可坏就坏在陈元礼这小子有一个厉害的爷爷,名为陈林涛,也就是晨曦村里的大长老,那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玄阶强者,在濮阳城里那也算是有头有脸的。

    也算陈元礼这小子倒霉,他爷爷去濮阳城里拜访故友,竟是意外发现自己的孙儿从濮阳城最大的青楼“烟雨楼”里出来,当场就气晕过去了。

    要知道他们陈家这支可是三代单传,陈元礼虽说是胡闹,毕竟资质尚可,好好雕琢一番,指不定还能光耀门庭呢。

    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老爷子回村后,直接就把陈元礼挂在村口的大树上吊了三天三夜,直逼得这小子发了毒誓,不到玄阶之前不去碰女人,这才把他放了下来。

    这事乃是陈元礼心底最不愿被人提起的往事,这下被当众揭开伤疤,真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余疯子,你。你。你。。。”陈元礼指着余青莲,一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余青莲看到死对头当众出丑,自是十分得以,趁胜追击道:“怎么,想咬我啊,来嘛来嘛。”

    说罢,屁股一撅,脸上一副狐媚的表情,可把围观的村民们乐得不行。

    众人笑得越是欢快,陈元礼越是觉得丢人,不一会,连眼珠子气都红了,所谓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指着余青莲吼道:“余疯子,我草泥马,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要不是你这狗杂种的老妈和那古老头有一腿,你会有今天?!”

    话一落,人群中的笑声却是一滞,刹那间竟有种针落有声的错觉。就连方才还笑得在地上直打滚的易寻,竟是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不停地往口里咽着口水。

    要知道在晨曦村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宁惹假阎王,莫惹真疯子。

    这句话里面的疯子指的自然就是余疯子了。这小子打小便是孝子一枚,你别人若是打他骂他还好,可言语之间要是他的母亲有任何不敬,那可不得了。

    村里原来有个村痞莫牛根,特别爱找余氏母子的茬,可平时习惯了忍气吞声的余青莲那天竟因莫牛根当面骂了一句 “CNM”,竟被活生生地咬下一只耳朵来,那年,余青莲九岁。

    听过路的人说,那余青莲天面容之癫狂,力气之大,可谓疯魔在世,就连莫牛根的四五个小弟都没能拉开他,直到其中一个人亮了刀子,才让这疯子松了嘴。

    最后这事怎么平息的没人清楚,只是自那以后,村里少了一个村痞,多了一个余疯子,家家户户的大人们在孩子出门前都会反复叮嘱,没事千万不要在余疯子面前骂娘,除非你不想活了。

    一想到村里的这个传说,庙里的围观群众居然开始害怕了,不断有人嘀咕道: 

    “陈大少疯啦?!”

    “这个傻逼,自己傻被害我们啊。”

    “就是就是,我看我们还是先躲一躲,万一待会伤到了就不好了”

    而这边,陈元礼正在气头上了,哪里晓得自己捅了马蜂窝,继续露出一副YD的表情,道:“你以为那古老头是什么好心啊,我告诉你吧,他打一开始就瞧上你娘,虽说你娘看起来是老了点,可是我听说啊,那老头口味重,说不定早就把你娘,嘿嘿嘿了。我还听说啊。。。”

    “够了!”余青莲咆哮道,直震得房梁都抖了三抖,刚才一直低着的头,此刻却是猛得抬了起来,一双眼睛竟是血红一片,直欲择人而噬。

    “你,该死!”

    三个字一字一顿,每一个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最后一个死字说出的时候,手里的酒壶竟被捏得不成样子。

    众人只觉气氛一凝,陈云帆更是大叫道:

    “这种杀气,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