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站台闹剧

    更新时间:2016-10-31 15:49:01本章字数:1191字

    结束了四年的警校生活,夏东阳坐上火车,去黄江市赴职报到。

    按校方要求,毕业生是月底才能离校的,可为她联系工作的二叔催得紧,说找一份好工作不容易,早一天上班才踏实。

    的确,现在就业形势日趋严峻,僧多粥少,像夏东阳这样不需要参加考试、面试、体检、审查等等一系列程序,直接就职的寥寥无几,更何况她任职的单位是市级警局,作为一个应届毕业生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下屎。

    好在辅导员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夏东阳请他吃了一顿火锅后,就把她给提前“释放”了。

    夏东阳自然美得要命,就算在火车上睡着了,还笑醒了好几回。

    都说人欢无好事,狗欢有屎吃,看来她的确是兴奋过头了,结果刚到黄江市,老天爷就当头浇了她一盆冷水。

    火车进站后,她急急火火下了车,可一到出站口,就被拦了下来。

    理由很简单,她没有火车票。

    夏东阳急得团团转,心里喊爹叫娘,不对啊,我记得清清楚楚,上车找到座位后,就把火车票放在了双肩包里,这时候咋就没了呢?

    更奇怪的是身份证也没了,两样东西压根儿就没放到一起,怎么会同时丢了呢?

    于是,她被当成了逃票犯,拦了下来。

    检票员喊过了旁边站着的一个中年男子,把她带到了一所小房子前,接受处理。

    “我真的买票了呀,你看我这样,像个逃票的人吗?”夏东阳边大包小包翻找着,边对中年男人解释说。

    “像,太他妈像了!”

    夏东阳停下了,望着那人问:“你怎么骂人呢?”

    那人说:“我不骂好人。”

    一看是个无赖,夏东阳就不想跟他计较了,压低声音说:“我是实名买的票,不信你查一下身份证号。”

    “你身份证呢?”

    “一起丢了呀。”

    “没身份证哪儿来的号?”

    “我可以告诉你呀。”

    “那可不行,你报上来的万一是范冰冰的身份号呢?”

    妈逼,还真是个无赖!

    夏东阳心里骂着,一时没了主意。

    “黑猫、黑猫,我是骆驼,你在哪儿?”中年男人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对讲机,喊了起来。

    “我在七号台。”

    “逮着一个逃票的,挺养眼,拿去遛遛吧。”

    “收到!”

    “啥叫遛遛呀?草泥马的,你才是狗呢!”夏东阳又气又恼,红着脸骂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啥好鸟?就他妈一个逃票的,牛气个吊啊!”

    “你妈才是个吊呢!”

    “我操,你再骂一声我听听!”

    “你妈是吊……你妈是吊……你妈是吊……”夏东阳语速极快,炒豆一般,她从来不愁骂人,这方面她基本功不错。

    那货气炸了毛,高高仰起了巴掌,“你想找死是不?”

    “你敢打我?你打一下试试,姑奶奶不让你满地找牙才怪呢!”夏东阳临危不惧。

    “妈逼,看把你能上天了,还敢骂老子,揍死你!”

    呼一声,耳刮子真就扇了过来。

    草泥马!还来真的了?姑奶奶今儿真要是吃了你的耳光,那这四年警校就算白读了!

    夏东阳轻松一跃,躲了过去。

    随即微微下蹲,一个180°的扫堂腿。

    那货猝不及防,脚下一阵乱刨,踉踉跄跄往前溜了好几米,噗嗤一声,撞到了南墙上。

    出站口一下子热闹起来,呜呜嚷嚷的人围拢过来,大声喝彩。

    那货恼羞成怒,返身回来,指着夏东阳的鼻子骂道:“小逼养的!你他妈竟然敢袭警?”

    靠,看来这厮是个便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