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有点儿诡异

    更新时间:2016-10-31 16:36:41本章字数:1518字

    心里面琢磨着,夏东阳心里一阵,脸上却冷冰冰,一句话都没说,抬脚上了车。

    小伙子关了门,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开走了。

    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停在了一家名叫曰富源春的宾馆门前。

    小伙子下了车,还是一连串规范的动作,把夏东阳请了下来。

    然后手提行李,走在前头,进了宾馆大厅。

    夏东阳坐在大厅一角的沙发上,看着小伙子走上前台,帮忙办理入住手续,心里面抑制不住地乐呵,这种被人伺候着的感觉真好!

    这小子除了穿着张扬点儿,其他还算不错,少言寡语,行动敏捷,从他身上足以看出,二叔还真是混出了一番名堂。

    登记完毕,小伙子前头带路,去了房间。

    一进屋,夏东阳就问他:“你不是个哑巴吧?”

    小伙子笑了笑,说:“不是。”

    他规规矩矩的回答让夏东阳忍俊不禁,噗嗤笑了出来,说:“这你终于开口说话了,要不然,我会接着骂你。”

    “没事,觉得好玩就骂呗。”小伙子放好了东西,然后满屋子转了起来,东看看,西瞅瞅,还不停地吸着鼻息,嗅来嗅去。

    “你咋闻啥闻?看上去就像一条……”突然意识到比喻不雅,赶忙咬断了话吧。

    “没事,没事,其实做一条狗挺好。”小伙子自嘲地说道,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夏东阳问他:“狗有什么好?”

    “至少忠诚。”

    “你忠诚吗?”

    “还行吧。”小伙子说着,返身回来,望了望夏东阳,问:“大小姐还有啥吩咐?”

    “你叫我啥?”

    “大小姐啊。”

    夏东阳咯咯笑了起来,说:“你真逗!我本来就没吩咐你,都是你主动做的,你这样,是不是为了讨好我二叔?”

    “不,这是我的工作。”

    “你就做这个?”

    小伙子点点头,然后说:“如果没啥事,那我就回去了。”

    “你这就走啊?”

    “是啊,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就把我一个人扔这儿?”

    “是啊,我只负责把你接到宾馆来。”

    “那我问你,我二叔他真的去北京了?”

    小伙子歉意一笑,说:“对不起,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这是规矩。”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夏东阳心里一阵失落,站在那儿怔了片刻,然后蹬掉鞋子,爬上了床,想好好睡一觉。

    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满心满肺的都是兴奋,毕竟自己马上就要走上工作岗位,融入这座城市了,这对于一个穷山沟里走出来的女孩来说,简直就是一步天堂。

    而此时此刻,其他同学还像无头苍蝇一样,东奔西跑地找工作,跟他们相比,夏东阳可谓是一步天堂。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二叔。

    想到这一切,夏东阳心中充满了对二叔的感激,她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二叔倒也客气,上来就给侄女道歉,说:“实在对不起了闺女,本来定好去车站接你的,谁承想突然有了特殊情况,就急着赶来北京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还不一定呢,顺利的话也就三两天吧。”

    “那……那我去警局报到的事情咋办呢?”

    二叔说:“这个用不着着急,名额都搞到手了,办个手续就成了,等我回去再说吧。”

    “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先回家一趟,陪爹娘玩几天呢。”夏东阳有点儿丧气。

    二叔说:“我让你早来,也是有所打算的,你先四下里转转,熟悉一下地形,了解一下风土人情,对以后的工作生活是有好处的。”

    夏东阳一一答应着,又闲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其实夏东阳跟二叔之间并不熟悉,一定意义上,还有点儿陌生,自打懂事起,就只见过他两次面,并且都是上了大学之后,

    这也难怪,二叔十八九岁就离开了村子进城了,一番打拼,总算成就了一番事业,现在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的集团老总。

    奇怪的是有关二叔的事,爹娘几乎只字不提,只是听邻居们说,二叔离家之前,跟哥哥狠狠打了一架,头都被打破了,是流着血离开村子的。

    村里那个瞎了一只眼睛的二奶奶曾经偷偷告诉过夏东阳,说他们打架的原因,就是因为生她那天,二叔打死了一条蛇。

    那时候,夏东阳还小,只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来听。

    可独眼二奶奶却很认真,鬼鬼祟祟地把她扯到草垛旮旯里,撇着皱巴巴的嘴,有滋有味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