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两个男人的话题

    更新时间:2016-10-31 17:26:15本章字数:1872字

    两个男人的话题

    楷天醒了,旁边的枕头空着,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早晨。

    这时,阳光象个顽皮的孩子,悄悄地从窗帘的缝隙间探进屋来。楷天就这样懒懒地躺在床上,享受着这寂静的早晨,就这样让自己的思想一直醒着。

    从昨夜一直写到凌晨的材料,终于有了结局。等他关上电脑,窗外已经传来了扫街的“沙沙”声,间或着还有菜农的吆喝声。天空已渐渐地露出朦朦胧胧的晨光来。

    他也喜欢在这样的晨光里上床。至于何时养成的习惯,已经不重要了。他先在四周砌着白瓷砖的卫生间里用滚烫的热水淋浴,疏活了一下筋骨,让自己有个好睡眠。

    这样,他一觉醒来,浑身的清爽。他起身,走向阳台,站在那深呼吸了一口气,一抬头就望见了那一杆“旗帜”。那是他昨晚临睡前洗好挂在衣绳上的一串童装。他轻轻地托起一件小衬衣,将脸贴在上面,顿时,一股浓浓的味道散发出来,里面还有香皂的清香味,彼此交织,在空气中发酵。他望着这些漂亮的小衣服,心里情不自禁地涌现出一丝很温馨的感觉,很开心。仿佛每件小衣服都有了鲜活的生命,象极了他儿子的小模样。

    看来这是一个酝酿好心情的双休日。他要享受着这双休日的惬意。他穿上围裙,站在穿衣镜前,很夸张地摆了一个姿势,自我欣赏了一番。然后,清洗房间的地板,窗户,以及角角落落里的灰尘。也许有几天没有清扫房间了。灰尘有些肆意,处处留下厚厚的痕迹,摸上去给人一种脏兮兮之感。他手脚利落地用泡了洗涤剂的抹布,耐心地反复擦拭。

    一会儿功夫,他就把屋子收拾得干净。拿着抹布,望着一尘不染的小居室,才想起家里缺少点什么。

    当然是妻儿了。

    即使如此,也不影响他在这个早晨酝酿出的好心情。看表,已是8点多,已过早饭时间。楷天便拿起电话。话务连吗?哦,是连姐夫呵,你等着。楷天笑了,话务员的耳功一直让人佩服的不得了。片刻,话筒里便传来小文书喊连长的声音,他能想像出那个胖乎乎小文书满楼上窜下跳、蹦颠颠喊人的情形,话务连就是这样,处处充满了朝气。

    楷天呵,怎么等急了?是不是想我啦?君如要晚来一会儿,再耐心等待一下吧。楷天能感觉到彭蕾在电话那一端撒娇般的模样。电话里,他们闲聊了一会儿。电话里聊天已是习惯。

    你想不想吃火锅?彭蕾在电话那一端问。

    怎么,又馋火锅了?

    你难道不想吃吗?

    放下电话,彭蕾甜甜的笑声依然响在楷天的耳畔,有时候,楷天想不透,神情温婉的彭蕾,怎么能带一群朝气蓬勃的女兵。这群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初出生的女孩子。思维异常活跃。一切,在她们眼中都似乎无所谓。记得有一次,楷天跟随部门的有关领导到彭蕾所在单位参观见学,众人面前,彭蕾落落大方,毫不露怯地向参观者介绍连队建设的情形。

    他打开冰箱,冷冻层还剩有上个月包的饺子,冷藏层却是空的。

    看看时间已近9点,便穿衣出门走向离家不远的单位,将材料送给正在值班的政治处梁主任手里,他要利用这段时间看楷天写的材料。回来时,去楼下超市里买回吃火锅的食品。他和彭蕾约定,这个双休日改善伙食,一家人难得团聚,仔细算来,他们已一个月没有在一起清清静静地吃饭了。他和彭蕾都喜欢吃火锅,麻麻辣辣的。而且吃火锅也简便,省去了烹、炒、炸等程序。他喜欢那种三口人围着火锅吃着热乎乎的甜蜜。那是一种家的感觉。他很珍惜,只是这种机会很少。

    他等着她回来。然后,一起去父母家接儿子——五岁的朋朋。

    楷天一直都是这样理性,宽容因而有些温柔的男人。

    手机响了。

    楷天,我是苏辉,你在哪里呵? 

    在家里。

    我“又无家可归”了,成了“孤家寡人”了。苏辉在电话里调侃着。我现在就去你家。然后,他不容楷天说话便挂断了电话。

    楷天笑了。这就是苏辉,他的“连襟”。 一位精干的野战军中尉连长,连队指导员肖君如的爱人。

    姐夫,你怎么不锁门?苏辉带进一阵风走进屋。

    那是专门为你留的。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谁还敢偷袭我。楷天迎着苏辉笑着说。

    苏辉换双棉底拖鞋,在屋子里转悠着。我就知道你一个人在家。今天咱俩又悲惨了,老婆们又不休息。他说着话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失望神情露出。随便往沙发一倒,一副很舒服的样子。

    楷天连忙拔通话务连的电话询问彭蕾,你们又有什么事啊?

    抱歉呵,楷天,忙得我都忘了告诉你一声。上级突然抽查我们连准备的演示课目。我们正在准备,不和你多说了,挂了。

    放下电话,楷天还是有点失落,他记得入冬以来全家人还没有在一起吃火锅。不过,他也早已习惯了。他冲着苏辉作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俩人都无可奈何地笑了,只是那笑容里或多或少地掺杂着些许无奈。

    楷天给苏辉泡上一杯铁观音,说老婆们没有口福,咱俩今天改善生活。楷天知道,苏辉每次为了赶上最早的班车,都是空着肚子。

    楷天家。两个男人围坐在火锅旁,边吃边聊。他们彼此之间很熟悉,都是因了他们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