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将自己交付给这个男家属

    更新时间:2016-10-31 18:17:59本章字数:2350字

    4将自己交付给这个男家属

    送走苏辉,楷天从父母那里接回朋朋。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冻饺子,煮好,装进保温饭盒,又给朋朋穿戴好,两人走出了家门。

    打开玻璃钢门,楼梯口处,一位值日的小女兵站起来,冲楷天礼貌地一笑,连姐夫来了。说着,就去摸朋朋的小脸蛋。然后,冲着楼上喊着:连长,连姐夫来了。

    沿着楼梯上到三楼,左侧,便是连部。

    妈妈。朋朋一下扑到彭蕾怀里,母子俩一阵亲热,好让楷天羡慕。楷天就站在一边开心地欣赏着。

    这时,小文书闻讯跑来。拉走了朋朋。她们之间很熟了。这些十几岁的小女兵,浑身还是充满了孩子气,与朋朋一起,就像又找回了童年时光一样。而朋朋似乎更愿意跟这些十几岁的阿姨们玩,还能玩到一起。好像没有年龄的代沟。

    小川,过来,吃饺子。楷天打开保温饭盒,一股香味顿时弥漫满屋,他叫住正和朋朋往门外走的小川。

    还有饺子啊?太好了!小川一下蹦到桌子前,拿起饺子就往嘴里送。

    阿姨,你慢点吃。别噎着了。朋朋在一边望着小川笑。

    没事,这饺子太好吃了。小川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一边一个接一个吃着饺子。旁边的彭蕾递给她自己的水杯,小川接过便喝。彭蕾从保温饭盒里拿起一只饺子,吃着,与楷天聊着天。这饺子是你上午包的?哪里,这还是上个月包的。上午本来等你回来吃火锅的,结果,我和苏辉倒吃了个痛快。

    一会儿功夫,小川吃得心满意足,拉着朋朋就往外走。

    川啊,把这些饺子给指导员和副连长送去。彭蕾拿起保温饭盒,递给走到门口的小川。

    楷天问君如呢?

    她去车站送苏辉了。

    目送着载着苏辉的列车渐渐远去,君如心里一阵难过。边走边想着心事,想起苏辉,她总有愧疚之心,让他有太多的等待,太多的失落,也有太多的牵挂。她想起那次约会之事,虽然事隔多年,可依旧历历在目,想起也是一种幸福,多少次了还会涌现出一股浓浓的蜜意。

    应该是那一个冰雪天的周末。那次,苏辉因工作上有些闹心事,一直很郁闷,就想见君如一面,他们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苏辉真得很想君如。车到沈阳,苏辉径直走进一个门面不大的咖啡厅。

    苏辉坐在靠窗的位置,等着君如的到来。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窗外仍然没有君如的影子。苏辉的额头微微冒出汗珠。

    每次到沈阳,都是这样。也许是因了那次尴尬。

    那次,苏辉下车便径直走进连部宿舍,刚坐定,一个小排长边哼着歌边系着裤子从卫生间走进屋来,突然面对他这样的一个大男人,条件反射一般,倒是吓得她“妈呀”一声,落荒而逃,弄得大家都很窘。他知道,女兵连队,大家都习惯了没有男性存在的那种生活。一个没有拘束的女儿国。

    从那以后,君如便经常留意起连队附近的休闲场所。不久,她将目光就锁定了街边那家不错的咖啡店。这个咖啡店很温情。门面不大,里面布置得却很雅致,淡色的墙壁上挂着几幅素描的图鉴。若有若无的情调烛光,还有那轻柔舒缓的音乐,浓浓地扑面而来。这里便成为他们约会的地点。每次消费也不是很贵。时间久了,咖啡店里的老板和服务生都认识他们,还非常能准确地端上他们想要的咖啡和下午茶。

    窗外的雪花渐渐少了,天空依旧很灰濛。店里的老板拿来一摞时尚杂志,善解人意地递给他,友好地笑一笑便招呼其他顾客去了。苏辉读着这些时尚杂志,打发着这个难捱的下午。渐渐地,看书的眼神里就有些失落。

    这样的等待,多少次了,早已记不清了,他也习以为常了。在不流行等待的季节,等待,成了他唯一的嗜好。去年圣诞夜,君如值班。苏辉只好一人走进一家西餐厅,谁知,苏辉却给挡住了,原来,西餐厅规定,今夜只有情侣才能点燃烛光。

    想到这,苏辉苦笑了一下。

    以苏辉的个人条件,给介绍的女孩子无数,可他却偏偏喜欢君如,是啊,茫茫人海中,为什么就我们俩走到了一起,这是他无数次的问自己。所有的男人在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头脑都是简单的动物。他觉得自己给不了君如荣华宝贵的生活,只知道爱她,就不要给她出难题。给她温暖。那是他掌心里的宝。这是一个男人该做的。

    他的目光凝聚在窗外,也就在这一瞬间,他心里有了个想法,并且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激动着。

    4个小时后,君如一脸歉意地站在他面前时,他才从自己的心思里转过神来。

    君如说她刚要出门,上级便通知,领导要验收连队的训练演示情况。当时,全军话务工作现场会在军区召开,连队承担了话务分队演示的项目。她当时真得来不及通知他。

    然后,她又心疼地问他为什么不提前离开?

    他紧紧地握住君如冰凉的手,说心里话,当时冰天雪地又冷又生气,也想一走了之。可一想,你出来找不到我会着急的,就一直等下去。然后,他喝了一口咖啡,又若无其事地笑嘻嘻地说谁让我找了个女兵连的姑娘作女友呢!

    那一刻,君如的泪水如泉般涌出。事后,君如说,那一刻,她找到了幸福。每个女人一生都有很多泪水,为亲情,为友情,可这次,那晶莹的泪水直浸她的心底,化做了永恒的记忆。

    常相守是个考核,随时随地,一生。可他们的爱情却聚少离多,在分离寂寞的每一刻,心里却有凄美的温暖,有着世间稀少的温情。他亦觉得珍贵。

    苏辉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心中早已被涌现出来的爱溢满了。他捧起她的脸,神色凝重一字一句地说嫁—给—我!

    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方式,让君如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也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君如嘴微张着,望着苏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两人静静地对望着。她很想说我愿意!可嘴早已让苏辉那有些干裂的嘴给堵上了。

    窗外的雪花也不知何时停了。

    君如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感动。尽管,她曾浪漫地把求婚仪式想了许多种,惟独没有这种方式,没有浪漫时尚的品味,没有那种激动的君如情不自禁地笑了,抬眼时,才发觉连队就在眼前。

    情节。这看似有断然的无味,却又有一种怆然的美丽。

    君如的眼里渐渐地湿润了,这是两个人的爱情。她心里早已默许了他们的感情。这是一个值得她一辈子去爱的男人。她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

    而她知道他在外面等待的一刻,就已经做出了她的选择。而且,这也是她毫不犹豫的选择。是这样坦然的将自己交付给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