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雪糕早已将她的心酿成了蜜

    更新时间:2016-10-31 18:18:56本章字数:2500字

    5雪糕早已将她的心酿成了蜜

    君如走到连队门口时,碰到了正往外走的楷天,姐夫怎么走啊?

    主任叫我过去,去研究一下材料。送走苏辉了?这话,楷天自己也觉得问的多余。心里惦记着材料,与君如也就没说几句话,便走了。

    楷天路过小卖部,发现机关参谋姜小宝在里面。

    小宝,等了多久?

    哦,股长,也没等多久。你怎么走呵?

    单位有点事。走了几步,楷天又折了回来。宝呵,球幕电影看了吗?感觉刺激吗?

    还没有看呢!

    再不看,票就过期了。说这话时,楷天并没有感到惊诧。

    与小宝道别。路上,楷天想着雨涵与小宝的爱情。

    雨涵与小宝的爱情,延续着女兵连里所特有的爱情版本,与她的连长、指导员们一样。只是细节不同罢了。

    目前,俩人正在商量着登记结婚事宜。

    他们的爱情誓言,早已被雨涵的事业冲淡了。不过,爱情的种子早已在心灵深处萌芽了。就像两株藤蔓缠绕在一起。

    说起小宝和雨涵的恋爱史,连队的每一名官兵都会感到很浪漫,每个人都能聊起他们的爱情细节。

    那时,连队新分来几名刚毕业的学员,她们即有学历又容貌娇人,自然会引起部队大院里青年俊男蠢蠢欲动的好奇。一次,程控站站长路遇雨涵,望着雨涵,他心里一动,突然萌生出让她当红娘。给他们站的小伙介绍女朋友。雨涵爽快地答应着,她还真想体验一下当红娘的感觉。

    她随意地望了一眼站长身旁默默不作声,似乎还有点羞涩的小宝,雨涵心里突然间,敞开了一道缝。

    小宝那年22岁,程控站的技术员,通信学院毕业。是那种温和安静的男子。有这个行业所必须具备的某种细腻特质,沉静并且耐心精致。从来都是一副有耐心的人。

    于是,雨涵拿定主意。在小宝来连队相亲时,她却谎称给他介绍的女干部临时有保障任务去机房值班了。

    女兵连是军区首长机关的通信保障单位,遇有这样的事,也在情理之中。小宝没有多疑。

    他们慢慢开始交谈。小宝心里也对雨涵有好感。谁不喜欢漂亮的女军官呢。与她们交谈有赏心悦目的心境。雨涵给他的第一感觉,那是一位自然而然的年轻女子。散发着一种自然而然的优雅,带着可亲近的温度。他隐约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他们的话题无关风月。相互聊着各自单位的一些趣事。小宝也有意无意地寻问着雨涵个人一些事情,比如哪里人,比如从哪个学校毕业。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非常自然,语言亦显得自然,丝毫没有要探询隐私的好奇。

    每次雨涵说完,他总是淡淡地应着,不再询问下去。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直到连队响起了准备就寝的铃声,他们才想起,时间有点晚了。小宝起身告辞,心里却有甜丝丝的。很温馨。

    这以后,他们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朋友。

    只是,相见的机会并不多。雨涵是副连长,她总要承担正职的一部分工作。约会成了她盼望佳期。小宝总也不好意思经常到女兵连。小宝想到了一个去处。每天小宝下班,就到女兵连对面的营区小卖店等着雨涵,两人就约会在小卖店里。这样,连队有什么事,文书两步就能找到她。服务员跟雨涵很熟,搬出两个椅子,让他们坐,然后,就到一边招呼其它客人。

    我请你吃雪糕吧。小宝打开冰柜,拿出两根中街大果。

    你怎么清楚我喜欢吃这个牌子的雪糕?雨涵问。7月的沈阳,空气中有流火的热流。

    这个雪糕,奶油味很浓,而且,里面裹着黑芝麻,香香甜甜的。我想,你们女孩肯定爱吃。望着雨涵已吃半截的雪糕。小宝指着冰柜说,随便吃,那里多的是。

    你认识的女孩是不是都爱吃这个牌子的雪糕?雨涵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没有,没有。除了你,我真得不认识别的女孩。不是,没有结交要好的女孩。小宝认真地有点语无论次。雨涵没有想到他的认真,举动里甚至有一种漭撞少年般的委曲。

    雨涵轻轻笑起来。他比雨涵小两岁。这多少让雨涵感觉他依旧是个不善表达的少年。但他这样清澈。这种清澈是一种从外表到内心的自然流露。

    吃着雪糕,聊着爱情,聊着两人的事情,只是没有亲热的举动,小卖店里出出进进的兵很多。聊到兴奋时,两人都忘了吃手中的雪糕。当雪糕化成水流到手心里时,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手。

    每次两人两根雪糕。只是吃得很精细。这样,他们才会在小卖店多待一会儿。他们的感情就在这里,在那个有着奶油味很浓,里面裹着黑芝麻的雪糕里。

    只要不是休息日,或不是小宝值班。他们不用约定,晚饭后,18:00分至19:00分之间,就是他们的时间。每次,都似乎又回复到当初见面的程序。从见面,直到现在,他们没有身体的接触,甚至连手都没有拉一下。气氛却一直充满热烈。

    一日,小宝拿着雪糕等着雨涵。雨涵不像往日那样,准时出现。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冒出一位愣乎乎的小女兵。冲着小宝喊道,雪糕姐夫。小宝望瞅瞅她,一脸疑惑。叫你那,雪糕姐夫。小女兵有点幸灾乐祸地笑着。

    你瞎叫什么?没大没小。小宝认出她是文书小川。马上板起满脸的责怪。

    嘻嘻嘻。

    哦,对不起,准姐夫。说完,小川“啪”的一个立正。

    “扑哧”一声,小宝被她那滑稽的样子逗笑了。什么事?

    副连长到营里开交班会去了。她让你不要等她了。

    我知道了。唉,你送信有功,这支雪糕奖给你了。小宝将手里的雪糕递给小川。

    我还有份呀。小川有点意外欣喜,咬了一口雪糕。冲着小宝做个鬼脸:谢谢,雪糕姐夫。

    望着小川走远的身影,小宝没有动,吃着雪糕,想着心事。这段日子,除了这,他不知道,他还能去哪。他的心,早已被雨涵占有了。

    临近19:00点,小宝一直坐在小卖店里,有一句没一搭地与老板聊着。眼睛一直望着门外。

    突然他眼睛一亮,一个熟悉的身影闪了进来。你一直在等呵!语气里透着心疼。

    反正我也没事。所有的男子在爱着一个女人时,头脑都是简单极了。这是雨涵从书上得到结论。小宝心里轻轻地透出一口气,今天总算见到她了。

    开完会了?

    开完了。我总有个预感。你一定没有走。

    想走来着。可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就只好坐在这想着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刻。

    雨涵轻轻地笑了。屋里光线很昏暗。面对这样一个宠着自己的男人,初恋的雨涵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那颗激动的心。她不知道人的一生,会有多少次,遇到这样的男子,会对他敞开心扉。

    两人一起走出小卖店。外面,夜渐渐来临。微风轻轻拂来。你还没吃雪糕哪?小宝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就要往回走。雨涵一把拉住他。我可没你想像的那么馋呵。

    不经意间,两人的手碰在一起,他们不约而同地红了脸。又都若无其事向相反的方向望着,心却偷偷乐了。

    时间久了,雨涵一见雪糕就反胃,雪糕早已将她的心酿成了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