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女兵连的小家属

    更新时间:2016-10-31 18:21:44本章字数:1766字

    女兵连的小家属

    朋朋等爸爸走了之后,便亦不例外地履行着一位编外战士的职责。

    13:30时刚到,朋朋便从椅子上一蹦而起,两步冲到桌子旁,按下电铃。顿时,整个楼里响彻云霄般般地充满着铃声。朋朋又颠颠地跑出去,挨个宿舍蹿着,这个女兵拍一下他的小脑袋,那个女兵摸一把他的小脸蛋,当他“检察”完整个宿舍时,已忙得一塌胡涂,满脑门都是汗。在他幼小的心灵里,他早已将自己融入她们中的一员了。

    这就是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他们身上一直有一种特质,那是远离部队的孩子身上所没有的东西。大院里的孩子,都喜欢到部队里与兵们在一起玩,嘴上叫她们为阿姨,可在孩子的心里,那真正是他们的玩伴。平时在家,他们只能面对大人,还有那些莫名的补课。而这些所谓的小阿姨们,都是十几岁的年纪,也能与朋朋玩到一起,疯到一块。

    文书小川看他无事可做,就带着去取报纸,这也是朋朋最愿意做的事。

    他出门的时候,心里兴奋极了,他展开双臂,鸟一样飞奔起来,时而又在地上撒着欢转几圈,将小川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没有了繁文缛节来约束他,他仿佛获得了自由,获得了一种莫名的奖赏,这半天的经历,在这一瞬间,都被温暖的阳光收藏起来了。朋朋经常在节假日里在连队,虽然,喜欢这里,可有时,在女人堆里,真是太麻烦了,上厕所还得跑到对面男兵连的男厕所里,5岁的朋朋早已将化为男人的行列了,如果被某个漂亮的女兵亲一下脸蛋,他会在心里美滋滋的,特别是文书小川,他很喜欢小川,小川很漂亮,对他也非常好。女兵们都是忙忙碌碌的,而他只能做些比如打个铃、查查铺的小事。

    他朋朋最喜欢出早操。自从朋朋大了一点时,就经常被妈妈带到连队。时间久了,他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连队的一员。

    那次他感冒,爸爸外出,他只好跟妈妈在连队睡觉。

    第二天是个星期一。朋朋醒了,他是被急促的铃声吵醒的。

    朋朋就这么醒了,浑身清清爽爽的很舒服,这样的舒服,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的,他朋朋却享受到了。他刚要伸伸懒腰,突然想起什么,一轱碌从床蹦起来,胡乱地穿上衣服,等他跑到院子里时,女兵们都已经排好队,朋朋便悄无声息地很自觉地站在了队尾。妈妈望了他一眼,似乎是有话要说,终于没有说出来。这时,操场上已经有口号声了。

    在一片柔和的晨曦中,轻风吹得操场四周的树叶沙沙作响,几只小鸟在不远处的树梢上轻声啼鸣。风柔柔的,一如妈妈温柔的抚摸,阳光携带着轻风走进了朋朋的世界。温柔的天气让朋朋赏心悦目。他就在操场上自由自在地转悠了一圈。他突然发现,每个人都是紧紧地绷着脸,连点笑模样都没有,表情仿佛凝固了一般,只有他朋朋在闲着,真是不可思议。他感到了自已很孤单,他的心里在滋生着一种恐慌,这是一种从未过的事情。他赶紧跑到队列后面,一板一眼地走起了队列,这么一来,他就踏实了一些。可女兵的步子太快,他总是跟不上,他只能一路小跑才不至于落下。他哪里知道,生活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还有许许多多的愁结等待着一一解开。他眼睛里还是一片风清月白的世界,这风清月白里透着一种羡慕与渴望,这种情绪竟然来自早上这短短的早操时间。

    彭蕾也会溺爱朋朋,内心总会有一种愧疚。作为军人子女,他又有着别的孩子享受不到的这种军营里的幸福生活。熄灯后,他非常自觉地跑到女兵宿舍去查铺,他就这样认为,这是他的必须做的事,就象彭蕾有彭蕾必须做的事一样神圣。彭蕾跟在他后面说你快去睡觉,他马上将手放在嘴边:嘘。然后又蹑手蹑脚地推开女兵宿舍的门。借着走廊的灯光,他看到一个女兵的胳膊伸出了被子外,就走过去拽起被子要给她盖好,不想却惊动女兵。女兵一看是朋朋,就起身搂住朋朋,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朋朋摸着被亲的脸,心里就有种很甜蜜的感觉,他无意中懂得了什么叫幸福。在三班宿舍,他发现,有两个床被子已经铺好,却空着。咦,人呢?他疑惑地抬头望着指导员。指导员笑了,贴着他的耳朵说她们上夜班。原来是这样,朋朋松了一口气。这时,洗脸间里传来两个女兵的说笑声,朋朋马上跑向洗脸间,突然他意识到自己的脚步声很响,便放慢了脚步,蹑手蹑脚轻轻地推开洗脸间的门,冲着女兵捏着嗓子说阿姨,你们小声点已经就寝了。两个女兵笑了,也学着他的样子捏子嗓子说哦对不起。

    被幸福充溢的朋朋钻进了彭蕾的被窝,唉,这一天真是太累了,五岁的朋朋还真是有点吃不消了。眨眼功夫,他就进入了梦乡。

    每次彭蕾都会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不知是痒还是做梦,朋朋就笑了,很甜,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