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相守的机会少 但却是暖的

    更新时间:2016-10-31 19:24:19本章字数:2191字

    7相守的机会少 但却是暖的

    楷天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才将材料修改完整。

    这份材料让楷天费了很多心思。已经几易其稿了,还是不能让他满意。他点燃一支烟,靠在椅子上,吐出的烟雾笼罩着他,他眯着眼睛想放松一下思维,可眉头一直紧皱着。解不开。

    他想起了彭蕾,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回家了。他喜欢每天早上醒来,便会抓紧她的手。轻轻地握在他的手心里。这是他这一天感受的第一件事情,知道她在他的身边。触手可及。彼此亦知道相互在爱着。不用言喻。只是这样的感受太少,每一次他都倍感珍惜。

    楷天拔通彭蕾的电话,聊了起来。他们把这种方式叫作热线聊吧。这也成为楷天的一种习惯,每当写不下去时,他便抓起电话,跟彭蕾聊一会儿,内容也就是一些天南海北的琐事。

    楷天感到彭蕾很疲惫。话语里有一丝愁容。那边彭蕾喝一口热茶说,女兵陈聪,平时表现得好好的,人也极老实本分。虽然,性格有点内向,也没有发现什么不良行为。可是,临近复员,就她出奇冒泡,交了个男朋友且不说,两人还在连队的楼道里拥抱,这也太过分了。彭蕾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闹心事真是一件接着一件。说完,叹了一口气。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没容楷天说话。

    你没事了,材料写完了?

    没有。

    那么难写吗?

    嗯,有点。

    这好像不是你的作风。我老公好像还没有写不出的材料?

    行了,老婆大人,您就别夸你的老公了。再锋利的剑也有钝的时候。楷天笑嘻嘻地说。

    材料卡在哪了?彭蕾的心思还在楷天那。楷天就是那种骄傲的男子。30出头的北方男子,对爱情和事业都极其专注,投入至深。每项工作都有自己的见解。一直视工作为快乐的休闲方式。他的生活,遵循着既定的原则,并不会被任何事情轻易干扰。

    他是那种男子,喜欢宠着自己喜爱的女人,一直把她视为雨后纷纷落地的梨花,不忍再有风吹。就这样珍惜着。在生命的每一处,他是在把她当做他内心珍惜的一个宝。所以他的爱,珍贵且感动。

    他亦明白,她从来都是一个对感情有足够自信的女子。

    他们的爱,因他们都有足够的自信而相互依存。

    他们相守的机会少,但却是暖的。直至心灵深处。

    他们对着材料又聊了一会儿,突然,楷天说了一句不跟你聊了,便挂了电话。

    这一边,彭蕾笑了,这个老公,又是灵感突至。

    晚饭后,彭蕾跑到连队附近的快餐店,买了一份三鲜馅饺子赶到机关,这是楷天最喜爱吃的口味。她知道,楷天一定没有吃饭。那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

    政治处的办公室里,还有两三个干事在加班。彭蕾与他们打过招呼后,便拿起楷天的材料看起来。楷天则在一旁吃着饺子,吃得旁若无人。

    楷天,这段写得有点虚。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是有那么一点虚。再有一件实事最好。楷天很赞同。笑着说马上就改,老婆大人。

    楷天吃得心满意足,放下筷子。说陈聪的事,机关都有所耳闻了。

    是吧。我早知道会这样。彭蕾满脸忿忿地表情。

    这件事,在战士中间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各连更是传出各种版本。真是的,女兵连有一点事,都会炒得沸沸扬扬。

    楷天当过连队主官,他清楚,出现这种情况,很棘手。全连百十双眼睛在看着。

    他们公开了吗?

    没有。

    也许就是普通朋友吧。你们是不是太过于敏感了?楷天分析说。

    有人看见他们在一起拥抱,就站在连队门前,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哦,是这样。楷天若有所思。

    这个男兵是哪个连的?

    是光纤连的小蒋,一级士官。今年也到了服役期。

    君如已找过我们连的小杨谈了,她始终不承认,说就是普通朋友,不过,关系确实不错,是能谈得来的朋友,经常在一起讨论一些有关人生方面的事情。彭蕾边说边起身给楷天的杯里倒上水。

    你们就是太敏感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真有点小题大作了。

    也不是什么小题大作,女兵连有让人为之自豪的地方,也是风吹草就动的环境。彭蕾意味深长地说。

    那你更应该心平气和地与她聊一聊,就用对付我那样的柔情面对她。楷天一脸得意继续说着,就是说,以一位知心姐姐找小妹妹聊聊天。既然当了父母官,就要对她们负责。对她们的父母都应该有个交待。不要急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分清是对是错,你也会心安。别忘了,谁都是从青春走过来的。

    彭蕾望着自己的老公,仿佛从他的脸上找到了答案。恍然明白了什么。

    你说得对,谁都是从青春走过来的。

    我该回连了。拜拜!

    望着彭蕾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楷天忽然明白有一种东西叫骄傲。他也明白女兵连的女兵们都非常骄傲,她们能承受着许多人无法承受的心理压力,还能创造着许多人耀眼的荣誉,

    而找到她们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你没法不觉得骄傲。

    想到这,楷天一副知足的表情写在脸上。随后,键盘声响了起来。

    夜已深。楷天写到全神贯注。电话响了。

    里面传来彭蕾兴奋的声音,问题都OK了。楷天感觉出,她正体验着第一次当连长妥善处理棘手问题时的那份激动。

    陈聪已经把事情的原原本本都讲了出来。想一想,也真得没有什么。

    我始终都认为应该是这样的结果。楷天平静地说道。

    小蒋主动找君如谈话了。他说,他一直很喜欢小杨。他们是在处理业务时认识的。属于正常交往,也就是平时打个电话,相互聊聊天,讲着各自连队的新闻轶事,或者是今后的想法。与小陈说的差不多。

    那天的事,是出于一种冲动。他想到马上要离别了,突然心里很难受,也许今生再也见不到面了,真的有点恋恋不舍,就情不自禁地拥抱了小杨一下。小蒋最后强调,我们的关系很纯洁。是那种干干净净的战友情谊。彭蕾没完没了地讲着。这面,楷天心平气和地听着老婆的絮絮叨叨。

    他们亦都从青春走过。

    对了,老公,我一会儿带朋朋回家。你不能回家了吧?

    天太晚了!明天再回去吧。

    没事。明早我想睡个懒觉。

    那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