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有什么东西揉疼了她的爱

    更新时间:2016-10-31 19:29:50本章字数:2586字

    10有什么东西揉疼了她的爱

    一个难得的休息日,君如决定有一次探亲。从沈阳到陈相屯。4个小时的长途客车。

    在客车站,君如把一只旅行箱放进客车的存行李处。在里面放了有他爱吃的醺鹌鹑蛋,酱鹅头,全麦面包,咖啡,还有4瓶啤酒和一瓶香槟。以及一件耐克运动鞋,那是她利用中午时间,跑到中街买的。她知道,苏辉一直很喜欢这个牌子的运动鞋,又舍不得买。

    客车准时6点出发。她坐在堆着满是行囊散发着各种气味的长途客车后坐上,客车里混杂着各种声音,塞满她的耳膜。抬眼所见处,烟雾缭绕呛人眼,她闭上眼睛,昏昏欲睡,却又睡不着,感觉很渴。

    颠簸中,她想着他,他们是新婚,还彼此理解不了对方的感情,但却舍得彼此交付。就像这天,她决定去看她,给他一个惊喜。君如有点困,闭上眼睛想睡一会儿,可能心里兴奋,又不睡不着。便想着心思,漫无边际。她想起了结婚登记。

    结婚登记,亦是人生中美好的事情,是人生中仅次于踏上红地毯的美好时刻。当两个人的感情瓜熟蒂落时,将日子选了又选,挑了又挑,他们只想让两个人的每一个日子都存有纪念。每一个日子都应该刻上浪漫的痕迹。当两个人开始慢慢变老时,只想将它轻轻记起,那是两个人的抒情。

    他们终于选定了圣诞节,一个吉祥的日子,俩人就把这一天,作为俩人的登记结婚纪念日。

    这一天,每个人都是喜洋洋的,苏辉也从外地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赶了过来。俩人都心有灵犀一般穿上了崭新的军装。君如那从种骨子里长出来的气质配上干练帅气的苏辉,看得登记处的老大姐直夸他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佳人。姐,您请吃糖。苏辉早已掏出准备好的玉米喜糖递给办公桌后面的办事员大姐。老大姐也被这个帅气小伙的甜甜叫声逗笑了。

    她被苏辉喜气洋洋的情绪感染了似的,询问起“小俩口”的恋爱经过。苏辉也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好像不说出这些恋爱故事,就会闷在心里发芽,全然不顾一旁含着羞涩的准新娘。

    突然,君如包里的手机响了,她心里突然莫名地慌了一下。一种欲感涌上她的心里。

    我知道了。说完,君如轻轻地扣上手机,无奈地望着苏辉。一脸的愧疚。全没有了刚才的喜悦。

    无须多问,苏辉明白了,他望着印章还没有盖的结婚证书,马上做出一脸轻松的表情。姐,看来咱们还真有缘,下次,再跟您讲一部我与老婆完整的浪漫史。说完,他拥着君如走出门口。

    怎么回事,我这辈子可就这么结一次婚。未免太残忍了吧。望着一脸无奈的君如,苏辉早已没有了发脾气的力气。

    唉,你们连队可真忙。他说着,望了望身边娇柔的君如,一脸幸福状涌现,嘴里却说着谁叫我找了个女兵连的姑娘做老婆呢。

    用彭蕾的话说就是想轻轻松松地娶女兵连的姑娘做老婆,没那么容易。

    苏辉便解嘲着说好事多磨,好事多磨。

    就这样,登记便因连队有重要的通信保障,而耽搁了。等他们将剩下的登记项目补上时,已是一个月以后了。这恐怕是现代年轻人登记时间最长的记录了。

    对苏辉,君如既爱着,也抱着深深的歉疚。俩人已是夫妻了,可他们却没有见过双方的父母,尽管他们都在山东省。

    夜深时,每个房间里都传来女兵们均匀的呼吸声,君如才躺在连部的床上,将白天的事,放在脑海里过滤一遍,仔仔细细的。确定没有什么遗忘时,她拿起电话,拔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君如突然感觉想他真得很强烈。对着电话说我想你了。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她没有擦,她亦知道他看不见,身体轻微颤抖。那一端,沉默了3秒,我也想你了。他们彼此都希望对方在身边。可现实却不能。苏辉就用温暖的话说给君如听,她的心里开始渐渐地安静下来。君如会做百十人的思想工作,却很难控制自己的感情,尤其是这个时候。苏辉很耐心,彼此似乎都能听得到对方的心跳,以致这短暂的欢愉,渐渐成为感情的热茶,用来一日又一日地温暖。

    每次都会是这样,休息日,苏辉坐上4个小时的车,赶到市区。当年毕业时,苏辉为了与君如的距离近些,就选择了现在这个单位。心想见面会方便一些,不曾想相见还是很难。爱的距离,有时候是无法用路程来衡量的。

    客车在山路行驶。君如置身于各种异味的车厢里,头疼欲裂,感觉难熬。昏昏沉沉中,她的头砰的一声撞在车窗上。她从没有想到,这一路的辛苦,他都是怎么过来的,一路寂寞,一路与汗味,嘈杂声,融为一体。可他每次都告诉她,上车就睡觉,就像睡在行走的摇篮里一样舒服。

    这样的路程,一路颠簸,却从没有怨言。因他心里在爱着,爱着他相信的一些东西,坚持着。

    她很感动。被他的爱感动着。

    雪花飞舞的中午,她抵达了目的地——陈相屯。

    抬头所见处,却是荒凉一片。君如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只觉得自己是这个空旷间的一个过客,只是心里亦装着一个人,一个重要的人。一路询问,才踏上通往苏辉所在部队的那条路。远远望去,一排排营房出现在眼前,君如心里顿时有无限兴奋。她按捺不住自己那颗心激动起来。

    苏辉接到哨兵的电话,说有一个人在门岗,需要他来领。苏辉飞一般跑近门岗,望着君如仿佛从天外来客一般,惊讶地张大嘴巴。如果不是有哨兵在眼前,他非抱起君如转上几圈。

    在苏辉的宿舍里,苏辉望着包里的东西。又望着因包沉而累得筋疲力尽君如,眼里满是心疼。包里都是他最爱吃的。他心里淌出些许暖意,她竟然这么有心。

    你怎么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人家想你了呗。君如脸一红,眼睛清澈而躲闪着苏辉热烈的目光。带着笑容,她的眼神似一泓清澈的潭水。

    苏辉早已把君如紧紧地拥在怀里。君如在他的怀里挣扎着,搂得太紧,君如无法呼吸。他们感觉得到对方内心的依恋,彼此听得见心跳,清楚分明,且相互获得抚慰。如同血脉贯通。

    他们很快喝光了那瓶香槟。君如的面孔开始微微发烫,就像阳光下被晒伤后留下的温度。身体感觉微微柔软沉醉。

    她抚摸着他,仿佛把一生里亏欠着他的温存都还给了他。这样的亏欠似乎要用一生来计算。而这一生的代价,就是以后的日日夜夜里,他都将在她的心里……

    他送她到车站,所谓车站,只是路边的一个站牌。寒风中,他捧着她的脸,做为男人,我真得想拥有你日日夜夜,我亦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我却无法给予。

    别这么讲,苏辉。君如眼睛里含着湿润,我知道珍贵,我们彼此在一起,就无限知足。你给过我那么多,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君如的确知足,一个女人,需要的不一定就是荣华富贵。她应珍惜对方给予的一分分的温暖。那里面承载着的爱,一生一世难忘。

    他站在路边,眼睛望着车里的她。她一再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可他仍旧站在寒风中,不移动半步。

    她从窗外移过目光时,一直在克制内心的伤感。有什么东西揉疼了她的爱,令她似有一丝崩溃,双手掩住脸,流出热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