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最激烈的争吵

    更新时间:2016-10-31 19:30:43本章字数:5719字

    11最激烈的争吵

    这一晚,她们确实都非常高兴的。热热闹闹的,气氛热烈。这就是女兵连的特点,几个女兵就能聊得热火朝天。不管年龄多大,聚在一起,就会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说到兴奋处,又一直笑,把红葡萄酒当成饮料一样喝。她们都敞开心扉,叙说着连里的一些趣事。又总是不约而同地说起自己的老公或男友。

    是的。每当一天过去,她们卸下一身疲惫时,每个人心里都是暖暖的。爱人给她们的是一份真挚的感情,她们很庆幸,很欣慰。她们不是那种喜欢凌驾于男人之上的女人,只想做一个寻常女子。过着普通百姓人家式的生活。这一点,几个不同性格、不同经历的女人都有同感。不知道人的一生,能够遇到几个,可以和你敞开心扉的人。

    若你知道生命里会有这样一个人,一生宠着你。你便已知足。

    这不,她们人未醉,心已醉了。

    她们的感情几乎没有什么起伏动荡,她们过着一种平淡、纯净的婚姻。每个人也都曾有过争吵、怄气。她们自己讲起来,又都会成为每个人的幸福。

    彭蕾醉意朦胧地说起她和楷天2年前那次最激烈的争吵。

    彭蕾和楷天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撞车了。楷天终没能避开,尽管他尽力把工作往前赶。

    原定10月召开的基层建设现场会,因事推迟到11月,本来这已是常事,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楷天心里还惦记着彭蕾。因连队这个月要进行野外演习。她得带队。

    在事业与家庭之间,楷天不得不考虑全面一些。这也许是他的职业让他有着更成熟的想法。重要的是,他是一个男人,不光有自己的事业,也要承担家庭的重任。

    这是责任。

    可事情来了,就要迎面走去。这是他一贯的做事方式。他总是给人一种坚定。

    这个会议是上级委托楷天所在单位召开的,定在远离市区的一个基层连队。要准备的事项很多,股里人员少,楷天他们已经忙了近一个月,他在连队一住就是半个月。人也瘦了一圈。这也是他第一次当股长所接受的最重要的任务。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这天,他刚从基层回到机关,坐在办公桌前,喝着别人递过来的热茶,与政治处其他股长干事聊着这些天各自的所见所闻。

    突然,楷天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楷天心里格噔一下。奶奶打来电话。

    楷天呵,我知道你和彭蕾都忙,可爷爷病了,他年龄大了,在医院里,总得有人照顾呵。你和彭蕾就相互串一下,接送孩子吧!

    爸爸什么病?

    边问,边抓起桌上的帽子,回头冲着小姜,帮我跟主任请个假,话音未落,人早已跑了出去。

    晚上,楷天让奶奶回家,他在医院陪着爸爸。他给彭蕾打了个电话。

    一个时辰后,彭蕾急勿勿赶到医院。她提着水果推开病房门,看到爷爷很安祥地躺在病床上,她的心略微放下。

    哟,彭连长来了!快请坐。

    爷爷突然开了句玩笑。

    爸爸,你还难受吗?

    彭蕾坐在床边。

    没事了。你看我的精神头有多足就应该知道。这点儿病没什么,你和楷天都不用担心。爷爷看着他们安慰着他们。彭蕾一直很感动。她遇到了一对非常达理的老人,他们一直毫无怨言地支持、帮助他们。给他们一个稳定的家。让他们静下心来,开拓自己的事业。彭蕾一直感激两位老人,她清楚,不是所有儿媳都能遇到这样通情达理的老人的。

    彭蕾心里也一直很愧疚,她把孩子和家都交给两位老人,给他们晚年的生活,增加了许多负担。

    聊了一会儿,也许是病房里暖气很热的缘故,彭蕾渐渐有了困意,禁不住打了两个哈欠,爷爷像心疼自己女儿一样撵彭蕾回去。彭蕾只好起身告辞。

    楷天送出。走廊里,楷天用一只手搂过彭蕾,借着走廊里的灯光,看着彭蕾。

    你这几天又是严重的睡眠不足。

    已经习惯了。你还说哪,你不也一样啊。彭蕾说着,头就靠在楷天身上,两人就这样搂着走出了医院。

    门口。两人停住。

    彭蕾忧心重重地说,我后天就要带队演习去了,爷爷病着,你又有现场会,该怎么办哪?

    先回去美美地睡上一觉。一切都明天再说。

    楷天拦住一辆的士,把彭蕾推进的士。

    记住,什么都不要想,就是睡觉。

    彭蕾隔着车窗,冲着楷天招手,她感觉着那丝温暖。

    往病房走的路上,楷天步履沉重。心里觉得非常寂寞。今晚,他得陪着爸爸。明天下午,按计划,他得离开沈阳,下部队。

    第二天中午,楷天与彭蕾在病房外,商量着谁该请假,他们发生了口角。谁都心急,嘴里说出的话,语气就重了些。

    你能不能和彭蕾商量商量,君如或者副连长去,她们也非常出色,同样能完成任务。

    我是连长,演习怎能不去!

    可现在,什么事都凑一起了。再说,没有一次,我拦着你!没有一次,我拖你的后腿!我知道你要强,作为一名女人,处在家庭与事业之间,真得举步艰难。我一直理解你。我一直认为,我自己工作一定要出色,也让我的老婆同样出色。我说的没有错吧!

    我一直懂你的心。我怎能不知道这一切呵。可我怎么跟君如怎么跟领导张这个口啊?

    彭蕾一脸茫然地望着窗外。

    楷天也无语。

    屋内,两位老人,默默地相互望着。他们已经听到了儿子与儿媳的对话。

    你就不能,不能……楷天说得太过艰难,他对妻子的要强,感觉他第一次像一个局外人,审视着彭蕾。

    她亦知道,在家庭方面,自己是没有话语权的。楷天失去的太多。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心里存满了感激。她此时无助,心乱极了,无法选择,思维仿佛凝固了一般。短短几分钟,她似乎正经历着生命里至为难熬的时刻。

    其实,我们不是没有替对方付出代价,只是,你付出的比我更多。这些代价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我们做的,就是别人难以想像的事情。

    他看着她,脸色温和,只是什么也没说。

    他们无语,就这样僵持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门,无声地开了。

    奶奶挽扶着爷爷来到他们面前。

    不用你们请假了,我已经没有事了。大孙子还是交给我们吧,交给谁,我也不放心。年轻人多干点事业,才是最重要的。再说,我的大孙子多乖呀。

    行了,你们都别为难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今天,别忘了接朋朋。这有我那。家也有我那。

    妈,你一个人又是爸爸又是朋朋的,怎么能忙得过来?彭蕾忧心重重地望着奶奶说。

    没事,你爸爸已经能自己下地活动了,我就能抽出身照顾朋朋。

    快走吧,这没有什么事了。奶奶挽着爷爷走向医院的长廊。

    望着晚霞里的两位老人,楷天和彭蕾也走出医院。

    可是,两个人的心里都清楚,心里都有那么一丝的不愉快,有了一层隔阂。

    演习接近尾声。

    彭蕾才静下心来,想着。这段时间,她感觉身体里的一部分被完全抽离。越想越觉得,自己似乎从未关心过楷天,楷天在工作方面,内心又有怎样的压力。她只知道自己的连队很重要,他依旧是那个替她承担一切的男子。有着世间少有的宽容与自信。

    彭蕾于是就想,自己是不是有点自私了。她突然内心有愧疚。

    即使两人走到一起,如何面对困境,是个考验,无论什么难事,都要一起去面对。一个人挑着,会很重,两个人担着,会轻许多。

    彭蕾拔通了楷天的电话。

    我才想起来,我还有老婆。电话里,楷天笑嘻嘻的。

    他们互问着各自的情况。

    心里的那个结,一直在彭蕾心里结着。

    听着楷天若无其事的聊着,那个结,在彭蕾心里渐渐地解开。

    听到电话里轻轻传来的咳嗽声。彭蕾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烟呛的。

    那就少吸点吧。

    YES,老婆大人。

    两个人的沟通就是这样,从爱惜开始。她看得见他的感情。

    朋朋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打过。他挺好的。不用担心。

    唉,咱儿子的心里就只有爸爸,没有我这个妈妈呀。彭蕾轻轻地叹口气。

    我心里有你呵。

    彭蕾笑了。

    沉默了片刻,彭蕾心有疑惑地问,还生气吗?

    楷天语气沉重了些许。

    我怎么能往心里去呢。我们是夫妻,一起经历过那样的艰难,每一步走得都不容易。我怎么会为一点小事去跟你计较呢。我们得学会珍惜。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如果,我们对每一件小事都去计较,煞费苦心地去想前因后果。我们也许会吐出一口气,你却没有想到我们会失去彼此。

    如何常相守,其实就在每天的日子里。生活中,有许多难题,为什么不一起承担呢!那样每个人的肩上就会减轻许多。

    这一番看似简单却意味深长的话,令彭蕾感动。

    楷天一直都是很理性。在他心里的爱情,他是在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当做一个他内心珍惜的女人。

    一直都是。

    他与彭蕾都是那种对感情有足够自信的人。

    他们在爱。

    他们亦懂得,爱是不需要说出来的,是那种都在彼此心里,一个眼神就能看透的,心灵相通。

    君如和几位女主官一样,她们想要的,就是当凄风苦雨来临时,仅仅是一件遮风挡雨的蓑衣;一个深深爱怜的眼神;仅仅是一处温暖的家园,是夜里睡觉时,头拱着他宽大的胸,被他有力的搂着,缩在他温暖的臂弯里……

    君如记得俩个人的吵架:那是二月初一个寒冷的傍晚,婆婆从老家赶来。苏辉打车接君如回家吃饭。当时,连队正在开支委会,讨论正热烈时。苏辉只好在外面等着。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等待。中间,他打过两次电话,君如正讲话,就让别人接。苏辉又不好人家讲他没有吃饭。一个小时之后,会才开完。君如恍然想起苏辉。他已经生气走了。彭蕾一看情况不妙,撵着把君如赶回家。

    敲门,苏辉开门,还满脸怒气。没吱一声,就走进卧室里,在网上浏览着。君如便走进客厅与婆婆打着招呼聊起家常来。

    婆婆心疼儿媳妇仔细地端详着君如,告诉君如说,苏辉没事,他一会儿就好了。

    君如心里很感动,自己让苏辉等了那么长时间,她反而还在安慰自己。君如起身给婆婆冲了一杯热茶,并在茶里放入几粒菊花。

    她与婆婆聊着,心却在苏辉那里,她选择的位置正冲着卧室里的苏辉,她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看他的表情。

    渐渐地,苏辉脸上平和了许多。君如赶紧捧上她亲自嗑得瓜子。苏辉爱吃瓜子,没事时,君如便一粒一粒地嗑,放在小盒子里,看着苏辉一粒一粒地吃着,君如心里就会泛起一种幸福。此时,君如一看他吃了。她心里便有数了。站在边上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苏辉吃完瓜子,望着君如笑了。一切,两人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恩爱。其实,他只看到她的倔强,却没有看到她低回婉转的内疚。失落、孤单的丈夫让她难过。她知道,他多么希望拥着她,享受着家庭的温暖啊!一次次期盼之后依然还是期盼。

    有时,苏辉也经常开着玩笑说,你总也不在家陪我。

    她望着苏辉的眼睛,感到惭愧,她看得见现代人的现实感情,也清醒地知道她的爱是世间最深的恩慈。这种恩慈可以相互取暖,甚至无须用语言来沟通。那种温暖,像一杯热茶,暖在心里。彼此信任,如同血液贯通,一眼便望穿彼此的心底。

    女主官们又给那几个男家属以柔情和感激,她们总挂在嘴边的话:撒娇说我的老公咋这么好呢,意味深长地说我欠你太多。她们知道:能和你一起手牵手慢慢变老的只有夫妻。相伴一起看日出日落,回味着一生走过的风风雨雨。

    听着她们的“吵架”, 雨涵满面幸福状地说我家小宝脾气可啦。

    一天,雨涵准备洗衣服,一掏衣兜,掏出两张已磨得起了毛边的电影票。雨涵一直揣着。只有两个月的期限。

    那是楷天给的两张招待票。只有科技宫里放映的球幕电影。小宝一直想看。可他们一直没有如愿。小宝知道,球幕电影很恐怖。他怕吓着雨涵,他不敢选择在晚上。可白天,只有双休日。

    一个难得的双休日,两人都没有值班。吃完早饭,小宝换上便装早早地来到女兵连。心里美滋滋的。两人昨天约好,今天去看球幕电影。这是最后的期限了。

    连部没有人。小宝只好坐着,拿起报刊无聊地翻看,他不敢随便乱走。来到连部,就得规规矩矩待着。由不得你随意走动,这一点,小宝一直墨守成规。小宝正无聊时,小川“砰”得推门进来。

    见连部坐着一个帅气的男人,小川吓了一跳。“雪姐夫”你怎么跑这来啦?

    小宝望着小川。你怎么总给我改称呼呵。一付无奈的表情。

    “雪姐夫”是多么好听的称呼呵。小川夸张地作个鬼脸。

    副连长在训练教室。你去找她吧,她在等你呢。

    临出门,小川又转身冲着小宝说,别忘了电影表,在那。小川小嘴朝着桌子一努,走了。

    小宝拿起那两张已磨得起了毛边的电影票,小心翼翼地揣进衣兜。走出连部。

    推开训练教室的门,雨涵正和几名业务骨干在研究野外架设电话站。她们正被几个数据难住了。

    哇,你太可爱了,小宝!雨涵欢呼般冲到门口,一把抓住小宝的胳膊,拽着他走到模拟机台前,兴奋劲全写在她的脸上。

    这时,小宝才发现,一个星期前,教她们野外架设电话站的技能算是浪费时间了。她们就好像在搞发明创造似的,把电路、线路接到一塌糊涂。难怪她们看到他就像看到心目中的偶像一样。连队要进行野外架设电话站的训练,小宝是行家,就义不容辞地当起了女兵的指导老师。并且,全心全意。每天,只要有时间,小宝就钻在女兵连,即使忙着指导工作,觉得雨涵站在旁边,就是知足。

    等小宝想起要抽支烟,掏香烟时,无意间,带出那两张已磨得起了毛边的电影票,掉在地上。被来来往往的兵踩得没了模样。还好,他们并不知道。

    忘了,一切都忘了。他们脑子里只有那些电路、线路。谁也没有想到时间在一点点过去。

    小宝很有耐心地教她们,她们也学得极有耐心。

    吃晚饭时,小宝猛然想起看电影的事来,看表已过了最后一个场次,掏兜,电影表早已不见了踪影。小宝亦无可奈何般笑了笑。

    你在那傻笑什么?

    那一个瞬间,雨涵觉得自己不是与小宝在谈恋爱。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切地说,就好像前世修来的缘。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感觉到一种很少出现的兄妹情结,夹杂着喜悦和甜蜜的欢愉。和他在一起,她才感受到自己可以完全松懈下来。

    他轻轻地笑起来。一个大男孩。

    雨涵清楚,小宝,是她值得交付一生的男人。她活了24岁,终于确认了这一点。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可以,并且能够,和一个男人交换彼此的感情。

    整个晚上,小宝都没有提看电影的事,他不想让雨涵记起,还有这样一件事。免得失望。

    这就是他们的爱情。恋爱两年多,却没有看过一场电影。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爱。即使没有现代年轻人谈情说爱时的卿卿我我,花前月下。她亦能从容自信,她就是这样一个对感情有足够自信的女子。她不愿意给对方虚伪的情感,从没有过这样一个瞬间。她一直都把他们的这段感情当做一个她内心非常珍贵的东西,在心里捧着。

    她知道她在爱。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他们的爱,不需反复印证,彼此的感情都深藏在彼此的心里。虽然没有足够时间去谈情说爱。但他们有爱,心里有珍惜的小小的角落。因此,并不觉得悲观。

    他一直把女友当作天使一般宠着。

    小宝就这样宠着自己的女友。

    不过,在女兵连,男家属们与小宝一样,一直都把爱妻当作天使一般宠着。

    恋爱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浪漫的事,但,彼此爱着,以及希望,他亦不觉得苦。因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恋人,心甘承担。

    她相信他有柔软的心相对,只是外表沉静。

    恋爱两年有余,她记得他们在一起每个瞬间的爱。

    两个人的恋爱就从吃雪糕开始。因她总没有时间。她渐渐觉得惭愧,她看得见他的感情,知道这是她获得的真挚的爱,即使没有花前月下。但那毕竟是暖的。她清楚,一生足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