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昆虫秘史

    更新时间:2016-11-05 22:35:31本章字数:4206字

    第一章:

    在安城,在这个跟随世界潮流而发展的国际性大都市里,梦想对寒念来说就像是漂浮在星空的爱情,等待流星的故事。

    作为在“自家”城市打拼的一员,寒念算是个“传奇人物”,自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的他不知不觉对昆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至于平常对昆虫的所作所为都让人感觉到了一种近乎恋人的感觉。

    所以,无论大学生活还是现在的工作生活,他身边的人对他的癖好是嗤之以鼻,不愿接近

    今天,是寒念在职总监助理的第六天,他似乎还没意识到总监先生已经对他不满到了极点,原因是每一次的广告策划案上所需要的图片都有一只昆虫!

    用他的话来说:昆虫可以赚足公众的眼球,因为它们有智慧的情怀!只是没有被人接纳而已

    “寒念,你告诉我,这份策划案里的图片是不是你改的?”,在总监办公室内,李总监强忍着怒气说到

    但此时的寒念刚从他的“知己”那里赶来,正处于极度兴奋当中,哪还会明白李总监话里的意思,只一个劲儿回想起知己的那番话

    “寒念,我们协会看好你,你对昆虫的热爱以及提供的资料正是我们协会一直寻找的,鉴于你这种精神,我想邀请你带上你的作品参展我们本届的昆虫摄影展,不知你是否有这个兴趣?”

    “知己”的这番话无疑是他这段时间听到的天籁之音了,所以他并没有注意李总监的脸色已变得铁青

    “寒念,鉴于你三番五次违反公司的规定,我决定解雇你总监助理的职位,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李总监漠然说到

    寒念一听,顿时清醒了许多,平淡的说到“多谢总监这几天对我的照顾,告辞”说完也不待李总监反应,直接推门而去

    李总监那个气呀,本想等他服个软认个错,谁成想就这样走了,”混蛋,要不是看你摄影水平够高,你以为我会跟你在这儿废话“说完就是一脚乱踹

    话说寒念从公司出来之后略微有些怅然,毕竟安城这个地方找这样一份工作还是挺难的,不过他并不后悔,因为明天他将有一个新的开始,至少他这样认为为。

    一路上就这样平淡的来到了郊区那温暖的小窝,一座两层且带有院子的小洋楼,回到家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放下双肩包,靠在沙发上,看着儿时爷爷和他一起斗甲虫的画面,会心的笑了笑,叫到”爷爷,午饭有没有做好呀,这次我可是比你先饿哟,嘿嘿!“

    ”哎呦,我的乖孙子回来啦,来,赶紧上桌,爷爷我早都做好喽,等你呢“寒老爷子闻声笑呵呵的从厨房出来,见到寒念不禁满意的大笑道

    寒念一见头发花白但仍然精神矍铄的爷爷,不禁迎了上去,嬉笑道:”爷爷这次你可输咯,得多吃点,不准再拒绝啦!”

    “好好,不拒绝!”寒老爷子一听连忙应允道

    这顿饭便在一派温馨的气氛里结束了

    傍晚,寒念一个人回到卧室望着书桌上的照片发呆,那是一张独角仙的照片,他还记得这是小时候父亲和母亲一起抓给他的。其实,他之所以贪恋昆虫,有一部分原因是怀念离婚分开的父母,这对从小家庭关怀缺失的寒念来讲是一大遗憾

    但现在,他有点理解他们了,只不过内心还是忍不住的偷偷的幻想。平静下来之后,想到“知己”的邀请,他决定明天便出发准备作品

    而在门外,寒老爷子佝偻的身躯正凝望着孙子的背影,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不禁叹道:”枫儿,寒念已经长大了,他有自己目标,不管是好是坏,那份东西我也决定交给他”

    第二天,晚秋的安城天刚亮不久,准备好一切的寒念早就整装待发,正呆在客厅静静的等爷爷起床。

    “嘎吱……“,门被人推开了,寒念搭眼望去,略感诧异,只见寒老爷子一身得体的蓝色工装稍稍有些露水和泥土沾在上面,这明显不是早起锻炼的样子,不禁奇怪的问道:”爷爷,您这是?您该不会进山去了吧”

    对于寒念的疑问,寒老爷子罕见的没有作答,只是神色凝重的走进书房。寒念心知老爷子是有重要的事要交代,所以就默默的跟上,走进平时自己不能随意出入的老爷子神秘的书房

    一入房内,寒念便被墙上的照片资料吸引了,里面全是世界罕见的昆虫种类,甚至还有几种濒临灭绝的种类标本。

    狭小的空间里,老爷子看着手上被麻布缠着的物件怔怔出神,好似在回忆什么。不知过了多久,正如痴如醉的拿着相机记录的寒念听到了老爷子的呼喊:“念儿,爷爷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你,希望你认真接受”

    ”好的爷爷,你说,我一定认真遵循“寒念听完后,郑重的答道,对于正事他从来不马虎。

    看到寒念一改从前玩世不恭的样子,寒老爷子打心眼里感到欣慰,不禁安心了不少,脸色逐渐恢复自然,欣然应道:“嗯,不错,但今天我所要说的,事关重大!一定要铭记在心”老爷子在提到正事的时候仍然没有轻心,脸色肃然道。

    于是,老爷子转过身来,望着寒念道:”念儿,你可知爷爷为什么在你研究昆虫的这件事上,既是你……,你的父亲也因此离散这个家,也从不加干涉吗?”在说到寒念的父亲时,老爷子内心明显颤了一下

    寒念闻言更加疑惑了,父母双方不是因为感情不和才分开的吗?难道?

    他冥冥之中感到有些不安,不过又因为日子久了,他觉得自己必须等到有能力改善这种关系时再去深究,也就平淡答道:“孙儿不知,还请爷爷解惑”

    见寒念如此懂事,寒老爷子攥着手中的物件更加紧了,可为了万千生灵,他不得不狠下心继续说道:“念儿,这是当年法布尔留下的一份札记,里面记载了真正的昆虫世界的秘密,其实昆虫世界的体系完全高于人类世界的体系,甚至当年他曾说过人类在适应科技的发展上远远低于昆虫,一旦这其中的秘密被心怀不轨的人知晓,那将是整个自然界的灾难“

    寒念的表情无言,显然可以看出他被寒老爷子所揭示的惊天秘密吓的不轻,有些茫然的问道:“爷爷,昆虫世界还有科技吗?毕竟我每次研究昆虫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它们的异样啊?”

    “有,并且非常的隐秘和发达,虽然昆虫的世界有种族的敌对,但整个世界可谓是资源共享,能者居之,强弱之下区分的乃是谁应对自然规律迁变的能力。当然,事无绝对,具体的就需要有人亲身体验了”寒老爷子幽幽的答道

    不过他的双眼始终露出睿智和挣扎的神色,看着寒念,似是对他无限期许,又似是另一种别样神采

    可能是因为对这件事报以不可能态度,也可能是习惯昆虫世界的神秘,所以寒念也就没有深究此事的来源去脉。甚至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寒老爷子所说的每一句话的真实性

    对于寒老爷子,寒念觉得只要他每次能够对所有事”胡言乱语“就好,因为作为十八世纪末的WFPA遗留的成员来讲,他曾经的热情也许只有讲述过去的故事,才能重燃。在当时,世界各国的战争不断,对生灵而言无异于末日,不忍心的寒老爷子便秘密前往法国,展开了长达十年的努力。由此寒老爷子和法布尔之间也就成了至交,而寒念因为没心多想,正好忽略了其中的关键

    ”噢,原来它是带有情怀的呀!那什么时候我也去逛逛?“为了缓解沉重的气氛,寒念打趣的说到,随后作势就要继续去翻看爷爷的”宝贝“

    ”站住,你忘了我教你的礼法了吗,我是长辈,话还没说完呢“寒念刚抬起的左脚瞬间立在原地,有些委屈,更不敢看寒老爷子涨红的脸

    稍稍平复内心气急的情绪,寒老爷子无奈地看着悻悻停下的寒念说到:“现在,我将把它交给你,由你保管,但切记不能随意打开,必要的话让它一辈子烂在你心里。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些,接下来你自己安排吧!”

    寒老爷子说完便离开了书房,留下寒念一个人拿着麻布包裹的手札头疼,不过寒念始终坚信语言的背后还是昆虫们单纯的生活,于是乎,索性收起手札,准备出发去安城附近的南终山采集素材

    骑上山地自行车,寒念便怀着愉悦的心情前往南终山下与“知己”—陈先生会合。没过多久,寒念便远远地看到山下几个熟悉的身影正向他招手,会心一笑便继续骑行,到了之后,寒念尴尬的招呼道:“陈先生,让你们久等了,不好意思啊”

    对方那个被他称呼为陈先生的男子笑道:”没事,我们也刚刚来“

    寒念闻言也不多说,见陈先生身边的另外两个人,不禁好奇道:”陈先生,这次我们是四个人吗?”

    “不是,是我们两个人,他们是在山下负责接应的”

    “那行,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寒念听说只有两个人,着实非常高兴

    毕竟摄影是非常讲究的,尤其是以昆虫为素材的更加是要求人越少越好,以免惊扰目标和灵感偶合。而陈先生始终面带微笑,淡然若水,一身定制的休闲装既不失绅士的气质,又不乏运动的活力,相较与寒念的俊朗轻浮,他更显睿智神秘

    “嗯,好,那就需要你带路了”陈先生似笑非笑的道,随后又交代身边的两名接应人员一些事项,率先带着装备出发向南终山

    寒念见陈先生已然出发,赶忙收拾好装备跟了上去

    此时刚好是正午时分,晚秋的天气比较温和,二人赶路的速度也就未减。一路上拍摄到很多奇特的昆虫行为和生活特征,且越往深处越丰富,这是以往寒念未曾独自一人未能遇到的,虽然他觉得这次的路线较上次有明显的差别,不过这种疑惑感觉还是被寒念内心的热情给淹没了。

    快到下午的时候,寒念有些撑不住了,喘息向前方模糊的黑色身影喊道:”陈先生,我,我走不动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寒念一路走走停停,体力消耗过半,再加上去的地方越来越偏远,昆虫的痕迹越来越稀少,他有些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借口停下来休息,以便观察

    可能是因为二人相距较远,再加上寒念的喊声有气无力的,所以远处的黑影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他找到一个倒在地下比较粗树干坐下连续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寒念觉得有些不妙,不禁有些心慌

    南终山虽是安城周围的一处小型山脉,但它的复杂和神秘程度却是整个华夏国有名的,因为这里属于南北交界的交界点,自古更是隐士的聚居地,惯有南终秘境的叫法

    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使以往来过这里的寒念也有些忐忑不安起来了。休息了一会儿,寒念看了看四周,这正处于南终山深处,一副原始森林的样貌,他想照原路返回,可一时的投入摄影让他几乎没有记下回去的路线,所以原路返回成了奢望

    寒念摸了摸挎在肩上的照相机,顿时有些心安,正想碰一碰运气,可刚一起身就感觉脚下的泥土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细细一感觉,发现它蠕动的一个方向异常强烈。也许每一个内心迷茫不安的人都会相信感觉,所以他干脆不去追所谓的陈先生,也不瞎窜,就按照脚下的方向一直往前

    时间在浮向傍晚,寒念一路跌撞,身下的休闲裤被染成了绿色,有些地方更是被开了小口,身上的针织卫衣也变得不再紧凑,沾着泥土的脸颊潮红一片,显然心慌的结果。他只是机械的往前走,视野变得愈发模糊,终于在他坚持不下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处隐约闪着光亮的山洞,他明白那是隐士的居住地

    攀越了许久,在快要到达洞口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地方很大,里面很深,就连有没有人都不能确定,但他还是选择进去。山洞里弯曲不定,一路上有老式的火把照明,虽说是现代隐士,但他们的习惯仍是复古。寒念强忍饥渴的痛苦,不安的向前挪步。

    不知何时,他暗淡的双眼被未曾丢弃的挂在胸前的照相机的光亮反射刺的睁了开来,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