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 饶过谁

    更新时间:2017-03-30 06:06:06本章字数:3297字

    “我会的轩辕剑专用口诀,在上京城附近使用确实不便;不过,将轩辕剑当成普通宝剑来用,应该也比你手中的剑好些”,尹千亮出打斗的招式。

    “看来征服你不止要在床上,灵力上也很有必要,让你心服口服”。

    没等江炎说完,尹千先动。

    以轩辕剑作为凝聚灵力释放的端口,由轩辕剑施放着尹千所有的攻击。

    躲避着尹千的攻击,江炎没想到,尹千是真的有实力。

    别看尹千站在那里只是用轩辕剑对着他,但由轩辕剑施放出来攻击的威力不假,是他轻敌。

    并未过多担心,江炎认为尹千的实战经验还是太少。

    躲避尹千单调的攻击,江炎突然消失在尹千视野。

    感受到身后灵力,不,该说魔灵力的波动,尹千转身。

    看到转身的尹千嘴角的笑容,江炎暗道不好。

    等得就是江炎突然的袭击,尹千释放出暗属性的防护圈。

    一个个小小的暗属性小漩涡出现,江炎躲之不及,中招。

    躲避出很远,江炎感受到暗属性小漩涡像是锯齿一样,划着他的肌肤进入他的身体里。

    这是魔灵力的攻击。

    乘胜追击,尹千并未放过江炎,手挽着百里族轩辕剑的使用剑式,尹千剑指长空,引天雷击中江炎。

    本就磨人的暗属性小漩涡在感受到强大的圣属性灵力的压迫,加剧速度进入江炎的身体。

    “啊,啊”,江炎痛苦的倒地,“你真的要置我于死地”。

    佐思谦、林觅柔、田若水、竹云凰,件件都够要江炎的命。

    站在那里犹豫着,尹千在想要不要亲手杀了江炎以绝后患。

    可。

    她。

    下不去手。

    尚文镇森林胖子已是她的梦魇,若是再杀了江炎。

    没动手呢,尹千便怕了。

    “小心”,声音很急很快。

    尹千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看到江炎已经死在突然出现的慧聪大师鞭下。

    慧聪大师出手何其的很,江炎身体一分为二。

    眼前一暗,尹千抬头,是佐知用衣袖挡住她的视线。

    四目相对,眼中皆是深情款款,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境况再纷纷低头。

    回避着彼此的感情。

    “救阿柔”,佐思谦并不吃山竹喂到嘴边的舒筋丹。

    “师叔”,山竹不同意,林觅柔哪里配得上佐思谦,更加不值得佐思谦以性命来救。

    “救她”,佐思谦依旧重复着,“她还有身孕”。

    尹千和佐知反应过来,到佐思谦那边。

    “我这还有舒筋丹”,说着佐知喂林觅柔服下。

    见林觅柔舒筋丹下肚,佐思谦方张嘴服用山竹喂的舒筋丹。

    “师叔,师叔”,山竹没想到,舒筋丹喂下去,佐思谦不止不见好,还加重伤痛。

    “没用的,魔灵者暗属性凝聚而成的灵针是蓝月大陆针对个人前三的杀器”,腹内疼得如同刀绞,佐思谦已然放弃生的希望。

    “不会的”,佐知拼命的释放着治愈功能的灵力给佐思谦。

    他与佐思谦同为轩辕剑持剑人,故而佐知身上能够救人的灵力,对佐思谦帮助会更大些。

    “知儿,叔叔的身体自己知道”,佐思谦叫住佐知,“我想看看你柔姨”。

    林觅柔为让佐思谦先走伤得很重很重,舒筋丹的药效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

    江炎说佐思谦必死的时候那么笃定,尹千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而且尹千自从到了蓝月大陆便一直在面对生死,更懂得临死前那份牵挂的心。

    将林觅柔放到佐思谦怀里,尹千不忍再看。

    “告诉她,不管能不能保住孩子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地心的无极海不要再去寻;这辈子是我对不起她,下辈子我一定早早娶她过门,护她一世喜乐康健顺遂”。

    忍不住哭出声音,佐思谦注意到尹千,“丫头,佐叔叔对你非常抱歉,是我们,是蓝月大陆对不起你;你别怨,所有人都会记得你的好,佐叔叔谢谢你,你一定要坚持到第一百次;原谅佐叔叔的自私,对不起”。

    “佐叔叔”,尹千泣不成声。

    对佐知和山竹念叨完政事要注意的,又畅想了会他可能出世的孩子,佐思谦的声音越来越弱。

    ……

    “看来,我,等不到,阿柔,醒……”。

    “叔叔”。

    “师叔”。

    “佐叔叔”。

    听到声音,林觅柔也是转醒,被山竹一下子劈晕过去。

    ……

    近日,上京城发生几件大事;威胁上京多日的土匪被消灭,刚刚大婚的好穷丞相府佐相办丧事,襄王府襄王取消选妃。

    星辰朝廷佐相佐思谦出殡这日,上京城中人自发相送,谁都没想到他们口中当乐事称呼的好穷丞相,心中平易近人忧国忧民的佐相,没有善终;而是为护人民的安危,死在十恶不赦的魔灵者手中。

    轩辕政轩特批佐思谦以国丧之礼相送,倾国悬挂的白布和满天的纸钱,也换不回深爱佐思谦之人的悲痛。

    和悲痛的消息形成对比的是竹家家主尹千。

    竹家家主尹千不止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还是蓝月大陆第一上京书院满腹经纶的夫子,还拥有同龄人间第一的灵力修为。

    慧聪大师亲口证实,他亲眼见到是竹家家主尹千重伤了邪恶的土匪江炎,为亡去的佐思谦换回与爱妻告别的短短时间。

    没心情管慧聪大师此般做法的目的,尹千的全部心思都在林觅柔的身上。

    “柔姨,想想你腹中佐叔叔的孩子”,尹千端着粥碗在林觅柔面前。

    这一生对林觅柔太不公平,苦追佐思谦十几二十年,才幸福短短几个月,便天各一方;本想随之而去,奈何腹中育有子嗣,她能怎么办,从此以后将终身生活在对佐思谦的思念中。

    悲痛的林觅柔哪里有胃口。

    如同这几日喝养胎药,拿起粥碗灌进腹中;然后林觅柔再次进入她的世界,仿佛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

    这里要说下天下第一医疯秃子为感谢佐思谦和林觅柔的救命之恩,决定留下来照顾林觅柔到生产之后。

    “唉”,尹千叹气。

    见佐知和山竹进来,尹千如同这几日一贯做法,逃避佐知,收拾碗勺等离开房间。

    跟着尹千的脚步出房间,佐知还是没有勇气叫住尹千。

    “此般做给谁看,若不是你,师叔不会自废灵根;若不是你,师娘不会步入生灵祭阵法;若不是你,我武威龙师傅不会死在蓝月大陆中心地底的无极海;若不是你,师叔也不会四十几岁方娶妻,还要靠着你来延续香火”。

    山竹激动的声音传人尹千和佐知的耳朵。

    山竹嘴里说的和尹千知道的不同,尹千怕万一林觅柔说出真相,佐知会受不住,企图拉走佐知,“跟我走”。

    可是晚了。

    多日来的心绪低沉,林觅柔需要发泄的途径。

    “是我,是我,是我;自从晓得阿谦的灵根因我而废,你见到我便冷脸以对;你知道什么,你知道的是真相吗;告诉你全部都是你的好师傅,慧苦大师”。

    握住尹千的手,佐知听着林觅柔的话,全身在颤抖。

    “阿谦的灵根是你的好师傅慧苦大师亲自废的;轻舞步入生灵祭阵法是你的好师傅慧苦大师一手策划;武威龙是因我而死,如同冬月初九那日,我亦是不顾生死扑倒阿谦面前;我说我情愿代替阿谦,你可信,你可愿意相信”,说着林觅柔手抚上肚子,“若不是阿谦对孩子期望甚高,我陪他去又何妨”。

    心中一阵阵委屈,林觅柔继续发泄,“你以为你知道的是真相,你的好师傅慧苦大师当年为成全我与阿谦,亲手废掉阿谦的灵根,结果弄巧成拙必须知儿去代替,你晓得?是轻舞舍不得藏起知儿,你晓得?怎么样,是不是很震惊,然后又理解万分;你不是也体会到过慧苦大师为蓝月大陆天下苍生的决绝,誓言石起誓与尹千同命,晓得慧苦大师的为人,你如今可甘心”。

    被戳穿誓言石之事,山竹并不惊讶,反而很是镇定,“甘心,我遇到了最好的尹千”。

    “你说什么”,激动过后的林觅柔扶住屋内的柱子。

    “我说甘心,你说的我早知,我气得一直是你用我武威龙师傅对你感情而令其死在地心无极海之事”,山竹知道这些其实也不是很久;他此刻如此做是想林觅柔有个发泄情绪的途径。

    “你都知道”?林觅柔还是不敢相信,这些事除非是当年的当事人,“是阿谦告诉你的”。

    “是师傅慧苦大师”,说话的山竹说完看向门外。

    门外慧苦大师出现,看了门边佐知与尹千一眼,进入房间,“弟妹”。

    不敢听接下来谈话的内容,佐知想甩开尹千的手,反被尹千握得更紧,“给他解释的机会,或者给你自己弄清事实的机会”。

    当年慧苦大师晓得佐思谦与林觅柔的感情,便亲手废了佐思谦的灵根,他以为天赋的使命会转移到他自己的身上;慧苦大师没想到,结果竟到了佐知的身上;为蓝月大陆数万万生命,慧苦大师选择牺牲佐知;身为母亲的林轻舞不肯,藏起佐知入了献灵祭的阵法;亲手送爱人或儿子上路,慧苦大师能不伤心;故而林轻舞消失后,他便以为林轻舞在蓝月大陆的某处,没有多想便发动末日之战;多年苦寻无果,才借轩辕剑封印之日,用巫族秘法企图去尹千的家乡,寻找林轻舞;没想到是尹千过来,还因末日之战死亡生命过多受天谴被种下生灵咒。

    “我终于明白,当日你得知是他令你来蓝月大陆而坚决不愿与我在一起的原因,尹千,对不起,我该恨他”,松开尹千的手,佐知转身不见。

    站在那里,尹千看着佐知消失的走廊。

    她是失去佐知了吗?

    “阿谦已故,我和我的孩子都不想与你有亲人关系;按辈分,叫我师叔吧”,林觅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