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章 规律

    更新时间:2017-04-01 06:06:06本章字数:3214字

    许久没疯没闹,尹千和文竹玩得很嗨,以致送风致院长时被风一吹冷了,才发现衣服都湿了。

    回到房间,想着大过年的,文竹给尹千找了身素净的女装;这个时间也不会再来人,尹千便没梳头发,靠在床头读着蓝月大陆异志。

    蓝月大陆的异志,尹千看得七七八八,连她已知的司云琊的消息都少有,何况未知的艾思。

    如此,尹千不得不对自己催眠,艾思一定在家乡过着幸福的生活。

    “小姐小姐”,文竹冲进尹千房间,难掩欣喜之色,“刚刚疯大夫检查云素怀孕了”。

    嗯,怎么说呢,文竹向来礼貌,全竹府或者恐怕全蓝月大陆也只有文竹称呼天下第一医疯秃子为疯大夫了。

    “真的”,尹千下床穿鞋与文竹去竹云素的房间。

    尹千到的时候,林觅柔已经到了,正在告诉竹云素怀孕初期该注意的事项。

    “小姐”,竹云素可怜巴巴的叫着尹千;其实她心里负罪感比较多,还没办婚事便先有身孕,于理不合啊。

    不晓得竹云素的心思,如果晓得,尹千也不会在乎是否于理不合,“你现在和柔姨可是我们竹家的头号重点保护对象,大过年的还有添丁之喜,我决定从我私已出银子,给竹家的每个人再包个红包”。

    “奴婢带竹家众人先谢过小姐”,新年嘛,竹家的家丁都轮班休息,故而竹云素的房间只有文竹一个丫鬟。

    “小姐,你别这样”,说话的竹云素头越来越低。

    哎呀还害羞了,娃都有了,还害羞;尹千想了想看向林觅柔。

    晓得山竹和竹云素是因为佐思谦的事情耽误成婚,再想到她为佐思谦守着的那么多年;林觅柔了然尹千的意思,“我做主,今晚云素便搬到山竹的房间;等孩子满月,再给他们补个盛大的婚礼;什么狗屁规矩,我们怀孕我们最大,我是长辈我最最大,全听我的”。

    眉眼弯弯,尹千对林觅柔竖大拇指。

    新年外出走动关系得到消息的山竹也赶回竹府,然后照顾竹云素的身孕,恐新环境她不适应,改为他搬到竹云素的房间。

    没想到山竹对竹云素如此上心。

    实话,尹千、文竹和林觅柔这个羡慕啊。

    孕妇要保证休息,尤其前三个月要格外的注意;尹千等又坐了一会便被疯秃子赶出竹云素的房间。

    扶着林觅柔回她的房间,尹千看到在林觅柔门口来给林觅柔拜年的佐知。

    十步的距离是否是一段感情结束后该保持的距离。

    想到不管是何原因,如今陪在佐知身边的是单知书。

    得到示意,文竹上前接过林觅柔的手。

    毫不迟疑的转身,尹千走得潇洒。

    深情望着尹千走远的背影,佐知还是没有追上去。

    他怕对于尹千来说,他是她心中的负累。

    尹千回到房间没多久,文竹便回来;文竹没有主动说佐知在林觅柔那里的聊天内容,尹千也没问。

    另一边山竹正往竹云素房间搬着东西。

    和山竹并不熟,又感觉身为山竹的妻子应该帮忙,竹云素到山竹身边,“山竹公子,要不云素来吧”。

    看着面前怀有自己孩子的小小年纪女子,山竹揉了揉竹云素的脑袋,“你有身孕歇着便可”。

    “哦”,竹云素略显失望,找了个边缘的位置坐下。

    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忙着摆放东西,山竹忽然怔住。

    他手中拿着一个锦盒,锦盒内是一朵看不出颜色的干花。

    盯着干花许久,山竹笑了笑然后扣上锦盒,将锦盒放进书柜内最角落的位置。

    接着收拾,这次山竹不是怔住,而是对着木头盒子叹气,重重的叹气。

    “没问题吧”,没动地方,竹云素问着。

    看了竹云素一眼,山竹无奈的摇摇头;既然他始终没有勇气去面对,既然夫妻本该一天,便让竹云素来帮忙吧。

    到竹云素身边,山竹将小木头盒子递过去,“帮个忙吧”。

    “哦”,竹云素接过小木头盒子。

    小木头盒子里是一堆纸条,纸条上写的是日期,大概十几张。

    “帮我找出纸条间的规律”,说完山竹又加一句,“不急,不过是给你一个打发时间的玩意”。

    不同于山竹面对纸条的意志消沉,竹云素是斗志满满。

    跟着尹千学了那么长时间的数学,尤其是排列啊之类的;虽然她算数很慢,但找数字间的规律竹云素自认为擅长。

    发过新年红包,又给竹家众人再发红包;尹千不经意间的动作,将竹家有人有孕的消息传出。

    都说人言可畏,可不是,消息传着传着,传到御书房轩辕政轩的耳朵里变成:尹千有身孕,还亲自给竹家众人分发红包。

    算了算日子,确信尹千的孩子是佐知的,轩辕政轩将给尹千的无男主的赐婚圣旨,及佐知和单知书的赐婚圣旨摆在书案前,犹豫不决。

    犹豫不决许久的结果是,轩辕政轩假装着不知道尹千有身孕的消息,将两道圣旨又放回原处。

    惠妃宫里,得知竹家姑娘有孕的消息,惠妃禁不住连连冷笑,“竹家真是奇葩,未婚姑娘有孕,竟然还大张旗鼓的发红包,是怕全上京不知道他竹府的丑事不成”。

    “你说竹府未婚的姑娘有孕”,问话的是在惠妃宫里的张三郎;事关尹伊所在的竹府,轩辕政轩总是瞒着他,故而对竹府的消息,他都是从惠妃这里得到的。

    “可不是,师兄,有空你可要在皇上面前好好的念叨念叨”,惠妃得意的好像征服了全世界。

    “我这就去皇上那边”,张三郎走得很急。

    张三郎走后半个时辰的时间,轩辕政轩到了。

    以为是张三郎帮忙在轩辕政轩耳边说好话,轩辕政轩才过来的,惠妃欣喜妄言,“可是师兄告诉皇上,臣妾想你”。

    本是忆起年少夫妻时恩爱过新年而来的轩辕政轩,听惠妃的话眼底一抹深深的怀疑,然后面不改色,“爱妃可是记错,你师兄今天轮休;新年初始,朕过来看看爱妃”。

    张三郎没去轩辕政轩那边,惠妃想到张三郎听到未婚姑娘有孕时的神情。

    他相当情圣不成,惠妃心底生怨。

    看着惠妃因压制怨愤而带着不自然笑意的面孔,轩辕政轩心里止不住的烦闷,“朕记起还有事,惠妃早些休息吧”。

    轩辕政轩的脚步还没走远,惠妃已经气得怒摔花瓶等物。

    听到碎裂的声音,等在门口的紫云等人,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还不滚进来,等着本妃去接你们吗”,惠妃的怒火更盛。

    带着宫女们集体跪在惠妃面前,紫云心里哀怨紫烟没了后,她的日子真心苦,“娘娘息怒”。

    一个个的什么忙也帮不上,还不如死去的紫烟呢,紫烟至少还能出点主意。

    “除了息怒,你会不会说其他的”,惠妃气得开始踹凳子等。

    灵武双修的惠妃,脚力比一般人大很多;凳子砸到宫女身上,宫女忍着疼,不敢躲不敢出声。

    越看面前跪着的一堆人越生气,惠妃再次想到紫烟时计上心头,“紫云留下,其他人出去”。

    被点名紫云身体一震,紫烟死后,当她听到惠妃埋怨紫烟没有借机毁了竹云凰的容貌时,她心凉不已,“请娘娘吩咐”。

    还算紫云有眼力见,惠妃语气好了很多,“去给本宫办件事”。

    听到要对付的人还有他,紫云垂眸应声,“是”

    ……

    叫住退到门口的紫云,想了想惠妃改变主意,“先让他们培养几天感情,过些日子你再去”。

    再说从惠妃宫中离开的张三郎。

    出惠妃宫苑,张三郎并没有去轩辕政轩那里;一来今天他轮休,二来他早几年便觉察到轩辕政轩对灵慧宗的防备,再去轩辕政轩那恐徒惹怀疑。

    满腹心事,张三郎去酒楼买两坛好酒,又打包些菜品到王喜家。

    迎面而来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安云凰,“张侍卫”。

    “云凰姑娘”,语气中全没有从前帮轩辕政轩传话时对安云凰的不屑。

    正做饭的王喜听到声音出来,“稀客稀客,快进来坐”,然后王喜对安云凰解释,“我和张侍卫军营时认识的”。

    “你们聊,我有事出去”,以往安云凰对张三郎的态度还是很好的;这次嘛,一副懒得搭理你的状态。

    安云凰对王喜从没有好态度,王喜也习惯了,看了眼安云凰空空的手,叮嘱,“早点回来”。

    对王喜和安云凰的对话浑身不自在,张三郎侧身让安云凰先走。

    路过张三郎身边,安云凰下意识的看了张三郎一眼,轻微皱眉,然后方正常的离开。

    最近上京城雪多,路上的人行色匆匆;只有安云凰的脚步偏慢。

    走了很久,竹云凰抬头望着不远处高高的院墙。

    竹家派人告诉她竹云素怀孕了,竹云凰很想进去看看竹云素的情况。

    可当自己经历过,竹云凰方晓得她对竹云素做的事情有多残忍。

    想起山竹,竹云凰不禁落泪。

    变了变了,全变了。

    他与她真的再也回不去那曾经。

    ……

    佐知听到冷晨说尹千给竹家众人派红包,庆贺竹家有后的时候;佐知甚至没站稳,好长时间才缓过神。

    难道尹千宁可孩子无爹,也不肯原谅他间接的过失。

    他要怎么做尹千才能原谅他。

    是不是要先解决单知书的事情呢?

    “主子”。

    继冷晨后,冷夜也带回消息,“主子,您让找的人已经在来上京的路上,预计明日能到”。

    尹千坏有身孕,若是被那人冲撞了不好;佐知吩咐,“不急,将他安排在客栈先住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