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 恨不得忘记

    更新时间:2017-04-02 06:06:06本章字数:3353字

    正月十一这天一早,竹府如往常节奏;运水运菜的马车经过盘查后陆续进入竹府,停在后院。

    核对质量数量后,竹府家丁有默契的搬着东西,竟没有人发现车底突然钻出一人。

    那人明显的身手不错,轻巧的躲过众人视线,躲进后花园中。

    睡到中午方起,尹千却总觉得心神不宁。

    心里计算下时间,距离上次生灵咒发作已是八十天;便将心神不宁归结为,生灵咒即将发作的前兆。

    端着尹千的早午膳文竹进屋,“小姐,别忙了,用膳吧”。

    起身,远离书桌,尹千活动着颈椎,“画画好难啊”。

    “小姐不会又要做什么孕妇装吧”,说着文竹用手帕掩嘴而笑,“柔姨出城去见落日城林府的人,云素断不会配合您试衣的”。

    说到孕妇装的事,尤其说到竹云素,尹千连连撇嘴,“你说说云素年纪轻轻的,活得还没柔姨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强”,赞同自己的点点头,尹千继续,“嗯,难怪她能和山竹不声不响的搞到一块去”。

    “小姐这段话可别被云素听了去,前些日子聊天,她还说怕她和山竹公子这事给小姐丢人呢”,竹云凰不在,竹云素如今和文竹走得很近。

    “人小事多,你们女人啊”,尹千说这话一点没将自己放入其中,她一直标榜自己为女汉子。

    “是是是,我们女人事多”,听多尹千这类话语,文竹才不和尹千争辩呢。

    拿起筷子,尹千停住,“不是说孕妇特别好饿吗,你让厨房再给云素送一份饭菜过去吧”。

    “是”,文竹出尹千房间去竹云素的住处。

    房间里嘤嘤的哭泣声音,终于解开山竹给的纸条答案,竹云素忍不住哭出声音。

    她爱笑的小姐,命怎么这么苦啊。

    以前她还奇怪尹千和山竹关系那么好,为什么会帮忙张罗安云凰和山竹的婚事,而她还傻傻的劝着尹千,山竹是安云凰的;原来尹千一直是真心的撮合二人,原来尹千晓得她与山竹注定没有结果。

    究竟是什么病,消耗着人的生命,折磨人的心志;让一个鲜活的女子,不敢有心上人,还大方的去撮合别人。

    山竹对于她如今也只是她的夫君而已,她可以将山竹还给安云凰,也可以将山竹交给尹千,让尹千痛痛快快的爱,她不在乎。

    竹云素以为她解开答案的那一刻了解了尹千,其实她错了。

    看了眼纸上的时间,竹云素紧张起来;不行,她要马上将这件事情告诉山竹。

    出门问丫鬟得知山竹刚刚回来,正在和竹府护卫研究竹府的布防事宜;竹云素加快脚步,她要快点见到山竹。

    这个季节,冰雪还未融化,路上还很滑;竹云素脚步不稳,好悬摔倒。

    刚站定,竹云素长长舒气,却被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来的人推倒。

    “云素小心”,去完后厨再去找竹云素,得知竹云素来后花园的文竹刚好看到这一幕,“什么人”。

    见到文竹,而且文竹还释放出冰锥攻击自己,推倒竹云素的人逃走。

    “好痛,好痛”,倒地的竹云素哀呼出声音。

    不追推倒竹云素的人,怀有身孕的竹云素要紧,文竹大喊,“救命啊,过来帮忙”。

    听到声音,山竹及时出现,见倒地的竹云素喊疼,急忙抱起竹云素回房间。

    竹云素房间,山竹命人去叫天下第一疯秃子,才得知疯秃子跟着林觅柔出城,“先就近找个大夫,再去请城西以保胎出名的安大夫”。

    得知消息,尹千进屋,“先喂点热水,我去顾府找顾芳华过来,女人间更方便些”。

    “谢谢”,山竹看着尹千很是感激。

    尹千和文竹的马在上京街道上跑得很快,很快到顾府,万幸,顾芳华在家。

    义不容辞,顾芳华很是利落的带着药箱上了文竹的马背。

    依旧是不慢的速度,此时上京街道上的人比尹千来时多很多。

    “闪开”,没有车铃,尹千为节省时间,用喊声开路。

    路过一张惊愕的熟悉的脸,或者说一张时时令她恐惧脸,尹千勒马,然后机械的回头。

    同样勒马,文竹看向尹千。

    她家小姐哭了。

    面无表情的不声不响的流着泪。

    “公子”,文竹叫着尹千。

    “你照顾她,我单独去竹府”,顾芳华当机立断,指挥起文竹。

    文竹下马,顾芳华快马而去。

    “公子,公子”,文竹拉着尹千马的缰绳,叫着尹千。

    马背上的人有些恍惚,尹千白眼一翻,身子向文竹的方向一倒,栽下马背。

    扶住尹千,文竹有些吃力,“公子,你别吓我啊”。

    “我来”,佐知忽然出现,从另一边扶住尹千;然后对身后的冷夜,“将他带回府”。

    先说竹府,顾芳华到时,大夫已经为文竹施针完毕,保住孩子。

    诧异于山竹会不顾及男女之别,让男大夫为竹云素施针;顾芳华心中赞赏,又细细的为竹云素检查一番,调整了施针大夫的药方。

    可以说竹云素这边是有惊无险。

    至于尹千那边。

    襄王府佐知房间,佐知掐了尹千的人中后,尹千方转醒。

    睁眼看到面前的人是佐知,还有文竹,尹千心稍安,“我好像”。

    然后眼神下意识的瞟向不远处跪着的人,尹千惊慌起来。

    不断的揉着双眼,确定令自己害怕的面孔还在;而且如此真实,尹千慌了。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过人”,说着尹千换上哭音,“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接着尹千又委屈的表情,“是你先要非礼我,我才失手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尹千”,佐知握着尹千的肩膀,“你清醒点,他是活人”。

    依旧慌乱不止,尹千摇头,“不可能,他死了,我亲手杀了他;你们不知道,他总是出现在我梦里和每次生灵咒发作的时候;他恨我,所以他出现了,他恨我杀了他”。

    “小姐,他是活人啊”,文竹也劝着。

    “不是,他不可能还活着;是我,是我亲手杀了他,只有我知道他死得有多惨”,尚文镇森林的胖子是尹千的梦魇。

    脑袋中全是胖子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尹千发疯的对胖子,“你为什么要出现,我为什么要想起你,我告诉过自己,我要忘记你的,我可以忘记你的”。

    拍着脑袋,再捂住脑袋,尹千失心疯般的将平日安慰自己的话说出口,“忘记他,忘记他”。

    “尹千”,不知拿尹千怎么办好,佐知心痛的将尹千抱在怀里。

    “你是尚文镇的丑八怪”,胖子终于记起尹千来。

    这时从门口又走进来两人,一个是冷晨,另一个是一个瘦子;这瘦子不正是尚文镇和胖子在一起,求尹千烤火给馒头的。

    听胖子的话,瘦子也记起尹千来,“真是碧落阁路上遇见的那个好心姑娘”。

    看到瘦子的脸,尹千情绪有所缓和,“你是来给胖子报仇的吗”。

    “不是,胖子还活着,小的是带胖子多谢姑娘当日施舍馒头的大恩”,瘦子跪在那里,叩谢。

    “对对对,还有小的”,胖子学着瘦子同样叩拜。

    将近五年的时间,胖子和瘦子之间的地位好像换了。

    “活着”,尹千重复着瘦子嘴里她最想,也是无数次祈祷过的字眼,活着。

    “小的活着,是那位公子救了小的”,胖子指着佐知,然后感觉到冷晨和冷夜不善的目光,害怕的收回手。

    反观尹千怯怯的伸出手,又收回来,然后再次伸了出去。

    脑子忽然灵光,胖子跪步到尹千面前,将脸伸给尹千,“您掐掐是热的,小的不是鬼”。

    握住尹千伸出去的手,佐知瞪了胖子一眼,“相信我,他还活着,是我救了他”。

    “你”,感受佐知手的温度,尹千开始相信胖子活着,冷静下来,“你救了他,不可能啊;当时他出了那么多的血,而且我刺中的可是要害”。

    没忍住佐知笑了,“刺中肩膀而已,他是吓晕过去的;而且不知是谁,在树下哭得那么惨,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脑海中浮现:一位身着青衣头戴面具的青年,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映出他散发着光芒的轮廓,也照在自己的脸上,让人依稀看到了希望。

    绝望中的那抹希望,真的弥足珍贵,她不敢忘记。

    “所以,是你带我走出的尚文镇森林”,尹千有些不敢相信。

    “我们的相识比想象中还早”,佐知深情款款。

    “我们出去吧”,冷晨多贴心啊,给佐知和尹千制造单独相处的时间。

    偏偏天不遂人意,门外突然响起单知书的声音,“劳烦帮我通报,知书来了”。

    不止冷晨冷夜,连文竹都想坐地哀嚎。

    怎么会这么巧。

    原本感激之色浓重还有些害羞的脸上,忽然收敛,尹千起身下床穿鞋,“多些襄王仗义相救,谢礼会尽快奉上,在下告辞,不敢耽误襄王与美人的悠闲时光”。

    “尹千”,佐知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早知道,早知道胖子和瘦子就是他与尹千和好的契机,他才不会答应轩辕政轩用迂回的方式将灵慧宗清理掉;他手持轩辕剑打进灵慧宗好不好。

    “你听我解释”,佐知没胆阻止尹千穿鞋的动作。

    “没什么需要解释的,襄王年少风浪喜欢美人也是正常,我一个老女人还世不耽误的好”,说着话尹千的鞋子穿好了,几步后拉着我文竹的手,“走”。

    佐知院子的护卫打开院门,满怀欣喜的单知书看到尹千的脸愣住,刚想打招呼,却见尹千白了她一眼后从她面前而过。

    不说佐知和单知书,尹千和文竹抄近路回到竹府。

    虽然晓得胖子还活着但尹千心中还是不安,记挂着竹云素的身体,便和文竹先到竹云素的房间门口。

    房间里,刚刚好些的竹云素正和照顾她的山竹说着她一早的发现。

    “山竹公子,您给云素记着日期的字条同小姐的病有关,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