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章 时间规律

    更新时间:2017-04-03 14:31:01本章字数:3106字

    “你怎么知道”,山竹略显激动,然后试着问,“可是发现了什么”?

    门口的尹千和文竹听到屋内二人的对话,不自觉站住脚步。

    互相对视一眼后,专心的听着。

    “果然和小姐有关”,山竹的表现证明了竹云素的心中所想,想到尹千那么好却命不久矣,竹云素为尹千而伤心并流泪,“山竹公子,如果云素按照小姐发病日期推算得不错,小姐的病可是要发生百次”。

    “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山竹潜意识里觉得不好,握着竹云素的肩膀。

    生灵咒又名百日咒,自然是要发生一百次的;而第一百次,就是尹千要接受命运的日子。

    “这个”,竹云素将她计算的几张纸交给山竹。

    接过纸张,纸张上几点阴湿又干的痕迹。

    纸张上标记的很清楚,一看便明了。

    之前山竹想过很多次,为什么尹千的生灵咒每次都提前。

    原来生灵咒的发作规律是,每次都比上一次少一天。

    一张张的翻看,山竹垂下拿着纸张的手,面带不忍,“每次皆比上一次少一天吗,这件事不要告诉尹千”。

    听山竹的话,竹云素语气激动,“如果是真的,小姐,小姐只剩九年的时间,真的没有办法治好小姐的病吗”。

    侧头再扬头,山竹忍着情绪。

    救,如何救?

    原本山竹凭着和尹千主仆的关系还有办法的,可尹千竟然悄悄的解除誓言石的誓言。

    解除誓言石的誓言,意味着他计划的转移生灵咒之事不能成真。

    若不是文竹突然找到他,说她身上发生的灵力忽现之事;山竹都不敢相信他当年在落日城,听那对师徒胡言乱语的话是真的;世界上真的有解除誓言石誓言的方法。

    而他在和百里西溪对峙时,之所以没拆穿也不过是不想尹千知道他曾经的誓言。

    可偏偏尹千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做到了。

    不止做到,还堪称完美的让他与文竹同时提升灵力的修为等级。

    可以说尹千第二次救了他一命。

    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他如今还能为尹千做什么。

    尹千和灵宗他都不想相负。

    可既然能够为尹千做得已然不成立。

    灵宗的教诲在心中根深蒂固,尹千的两次救命之恩,他终究是要为蓝月大陆苍生而愧对。

    “山竹公子”,得不到山竹的回答,竹云素低声唤着。

    回神,山竹换上平静的神色,“乖,你还怀着身孕,尹千现在最希望的便是竹家能有添丁之喜”。

    “可是”,竹云素说不下去,她还是无法接受她心中那么好的尹千只剩九年的生命。

    “听话”,山竹轻声的安慰着竹云素……

    侧头看着尹千,文竹心里翻江倒海。

    当日上京城上空两道天雷,文竹身上突然出现灵力,便接受沈厚业的建议,文竹想了想找到山竹说实情。

    她没想到山竹也是一样的情况。

    然后山竹给文竹讲了一个故事。

    山竹的故事故意隐藏着什么,文竹只是晓得是尹千的缘故她和山竹才会如此,直到尹千将裂开的誓言石给她,她去拿给山竹,才知道是尹千解除了誓言石的誓言的缘故,令她和山竹灵力等级提升。

    在落日城时曾经查看并摘抄过那么多的关于誓言石的文字,文竹自然晓得在蓝月大陆近千年的历史中,并没有成功解除誓言石的例子。

    偏偏尹千做到。

    凭着四级灵师的身份。

    要冒着多大的风险。

    他还记得山竹看着她裂开的誓言石而说出的话语:她怎么可以。

    是啊,尹千怎么可以为他们付出那么多。

    她终于明白尹千为什么总是像在准备身后事,而且还不愿结交过多人的原因。

    是晓得命不久矣,想让在乎的人安好;是怕结识的人太多,在乎的人太多,走时太多牵绊。

    纵使尹千早说过,她身上的病活不久。

    可想到绘春楼赎身,落日城医馆帮忙隐瞒孩子的事情,解除誓言石誓言免除她与尹千同寿命的事实;给她尊严,给她尊重,文竹无法接受尹千还剩九年生命。

    看着对自己淡笑的尹千,文竹忍不住落泪。

    以为文竹是感慨自己还剩九年的生命,尹千耸耸肩,用口型,“好啦,先走啦”。

    尹千和文竹悄悄的离开,山竹和竹云素并不晓得二人来过。

    拉文竹进房间,尹千反关房门,转身,被文竹突然抱住。

    拍着痛哭的文竹肩膀,实话尹千挺无力安慰的,“其实九年不少了,我以为只剩两三年了呢”。

    “小姐,呜……”,文竹哭得那个凶猛。

    “搞不好云素弄错了,要不咱们等我把云素推算的内容搞过来,确定是事实,咱再哭行不行”。

    “小姐”,文竹停止哭泣,或者说忍着不让自己继续哭,“是文竹不好,小姐今天经历这么多,怎么能让小姐安慰文竹呢”,说着文竹的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抱紧文竹,尹千因文竹的话有所感慨,“今天知道我没杀过人,我已经很开心很开心;而且九年对我来说真的不少,我知足了”。

    “小姐”,文竹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文竹看来,尹千虽然心智上比她成熟,但尹千的长相分明比她小;蓝月大陆普通人活到五十岁是没问题的,富贵人家的更是能轻松过六十岁,至于修灵之人七八十岁很普通;尹千身为灵师,怎么会心甘情愿三十岁出头便完结生命呢。

    说了那么多不开心的话,尹千眨巴眨巴眼睛,“你说,怎么才能把云素手上推算的内容搞到手呢,我还挺想知道发病的时间,然后躲着点那些日子的”。

    “奴婢有私下记着小姐发病的日期,奴婢拿来和小姐一起按照山竹公子口中说的,每次皆比上一次少一天,慢慢推行吗”,文竹边擦眼泪边说。

    她没想到,她记着的,本意用来帮助尹千诊病的日期,原来是用来推算尹千的死期的。

    “愣着干啥,快去呀”,尹千催促。

    看着文竹消失的门口,尹千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山竹已成家,还有竹家规模初定;百里西溪族里的事情也解决;轩辕政轩也算明君;文竹已经变成自立自强的大女人;林觅柔已然坚强;竹云凰也和王喜安定下来;她在乎的人都挺好的。

    如果竹云素推算的是真的,那么余下的九年她要怎么过呢。

    如今和慧苦大师的这般不算关系的关系,灵宗她不想去。

    还有佐知。

    想到佐知已然与单知书走得那么近,尹千稍显失落。

    然后不禁深呼吸,她算了无牵挂了吧。

    她又要去哪呢。

    要是死了就能回家,她想现在就死去。

    呵呵,可惜,她还有再坚持九年。

    九年,按照她如今生灵咒发作后灵力的增长速度,其实挺长的。

    希望不要出现让她不坚定现在心志的变化才好。

    ……

    同文竹推算一夜,生灵咒的发作时间表摆在眼前。

    忽然,尹千觉得小看竹云素了。

    瞧瞧人家,不声不响的,把她和山竹四五年来想弄清楚的事情给解决了。

    再看看纸上下一次的生灵咒发作日期,正月十二。

    等等,正月十二,不就是今天。

    反应过来,伸懒腰的尹千没注意,整个人连同椅子向后栽倒。

    “哗啦”。

    “小姐”,文竹赶忙去扶尹千。

    却忽然感觉一股凉气袭来,文竹面前多了一道身影。

    “没事吧”,进来的佐知扶起尹千。

    看着佐知略显憔悴的面孔,和他身上传来的阵阵寒气,尹千猜测佐知应该在她房间外好久。

    站稳,尹千选择拿掉佐知扶着自己的手,“没事,谢谢”;如今她只有九年的时间,而他还这么的年轻,她怎么可以对他不死心。

    “没事就好”,说完佐知转身离开并反手关上房门;原本他还以为是尹千有了身孕,想要借此与尹千和好;原来是他弄错了,有身孕的人是竹云素;如今他还有什么理由让尹千和他在一起;他晓得的,换作是他,也不会原谅他和他的父亲。

    “小姐”,文竹叫着尹千,想说什么还是住嘴。

    “没事”,尹千对文竹也对自己解释着,“又不是多深厚的感情,没什么舍不得的”。

    文竹看着尹千凝视着房门:若是舍得为什么目光还留恋呢。

    中午的时间,林觅柔和疯秃子回来。

    为竹云素诊脉,确认孩子无误,疯秃子对顾芳华给竹云素开的药方,很是夸赞。

    疯秃子一身的医术,连个徒弟都没有,难得对顾芳华如此夸赞。

    尹千命人将顾芳华请来,果然两个人很投缘,不一会便研讨起来。

    专门腾了个房间,给两人作为研究室;照顾着顾华芳待嫁的年龄,尹千又派几名竹家稍懂医学的家丁丫鬟作为研究室人员。

    送顾芳华回顾府的家丁回尹千说顾芳华已安全回家,又执意送走晓得尹千要生灵咒发作而过来相陪的山竹,再送走和山竹一个意思的文竹;尹千早早的躺倒床上,心里空落落的等待生灵咒的到来。

    以为晓得尚文镇的胖子没死,生灵咒发作时会好受很多,原来不是,尹千看到了更多的厮杀画面,吓得不得不将放在枕边的玄绝玉玉萼拿起。

    意识渐渐消失,感觉好像有人抱住自己,尹千渐渐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