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 谁能想到

    更新时间:2017-04-04 21:51:27本章字数:3223字

    清晨的阳光照在尹千的脸上,慢慢张开双眼,尹千看到身边还在睡梦中的佐知心里莫名温暖。

    睁开眼有你在的感觉真好。

    “再睡一会吧”,一夜佐知一直都在照顾尹千,紧绷着神经所以睡得很浅。

    “你怎么在,文竹呢”,如今山竹和文竹都晓得她生灵咒的发作日期,按说依他们的性子不会放任她自己承受的吧。

    “见我陪你便都走了”,说着佐知伸手帮尹千整理嘴边粘着的头发。

    昨晚山竹和文竹都有过来,然后看到佐知在,皆相应的离开。

    这一刻温情暖暖,尹千心里却并不好受,佐知是要长命百岁的,她没有资格和佐知在一起;便向后躲了躲,“你不该过来的”。

    “是介意还剩九年吗”,佐知的手下滑,握着尹千的肩头。

    “你怎么知道”,尹千在猜是山竹还是文竹告诉他的,以及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告诉佐知。

    “你别怪她,她说我欠你的”,佐知并没有告诉尹千究竟是谁。

    其实是文竹找到佐知,同时将尹千生灵咒的时间表给了佐知。

    文竹在找佐知前犹豫了很久,她怕她多事,反而让尹千陷入难过的境地;可是她更怕尹千好不容易敞开的心扉,像她那般无处安放。

    便想着趁尹千和佐知对彼此都没死心,让尹千能够在余下的九年中愉快的生活。

    “你并不欠我什么”,尹千认为反而是她欠了佐知很多。

    因为她和慧苦大师的恩怨与佐知真的没什么关系。

    “欠不欠的我们不要再计算,尹千,剩下的九年,让我照顾你好吗”,握着尹千肩膀的手不自觉用力,等待答案的佐知显得很激动。

    “不行”,尹千回避着佐知的目光,开始慌张起来,“我怎么可以让你在我身上浪费九年的时间”。

    “陪着你,乃我之幸事”,佐知强调的语气。

    “不行,我会怕到时走得不干脆”,说话的尹千语气带着一丝委屈;如果可以,谁会愿意身上承担那么多呢。

    “我选择过的,如今我的答案依旧不变”,深情看着尹千的脸,佐知语气坚定,“如今你和我有两柄轩辕剑在手,我们还有其他办法的”。

    “可我不能”,尹千泪流满面,“佐叔叔临死前还嘱咐过我:生灵咒不能出现意外”。

    “不要说这样的话,做你喜欢的选择,让你开心的选择,我们没有任何人有权利逼你必须承受本不应你来承受的一切”,面对尹千的泪水,佐知是那么的无力。

    “不要对我这么好”,说着尹千将头埋进佐知的怀里。

    佐知的怀抱是尹千逃避世事的桃源,可她毕竟还是要面对世事的。

    “佐知,对不起,我想我可能更适合去灵宗老老实实的度过九年的时间”。

    “为什么,尹千只要让我陪着你,你做任何的选择我统统不介意”。

    看着尹千认真的目光,尹千想说因为你是我最大的变数。

    见尹千盯着自己不说话,佐知继续,“你不知道冷晨告诉我竹家姑娘有喜时,我还以为是你,我高兴不已,因为我终于找到理由与你在一起;谁知道是上苍同我开了个玩笑,有身孕的是竹云素;今天,我便不去管什么理由,不去管什么大道理;我想与你在一起,如此简单而已”。

    面对佐知的深情告白,尹千是感动的,但心里理智尚在,于是两种感情在纠结,“我”,然后不说话。

    见尹千面带犹豫,明白尹千在犹豫什么,佐知再接再厉,“我想和你在一起,不去理会我持剑人的身份,不去理会你竹家家主的身份,不去理会灵宗,不去理会生灵咒;我们只是简简单单的相守,认认真真快快乐乐的过每一天,尹千,让我照顾你余下的时间,好不好”。

    心里疯狂的点头说我愿意,可现实,尹千不得不考虑佐知刚刚说的不去理会的所有。

    心中万般挣扎,尹千看着佐知,还是不说话。

    面对不说话的尹千,佐知是无力的;然后佐知忽然灵光一现,起身找到尹千的衣服执意帮尹千穿上。

    不解佐知的意思,尹千拒绝,但佐知刚刚灵感一现还学会了用武力解决问题。

    于是,两人不可思议的做了件疯狂的事情。

    ……

    不晓得尹千这边发生的事情,皇宫中轩辕政轩上完早朝回到御书房,听到小太监报告的日程,终于下定决心,将一卷圣旨交给小太监,让其稍晚的时间去竹府交给尹千。

    得知轩辕政轩命人去竹府宣赐婚的圣旨,寝宫中的惠妃坐不住了,起身走到紫云身边啪啪两巴掌,将紫云打得嘴角溢出鲜血,惠妃气愤道,“没用的东西”。

    并未理会嘴角,紫云跪下,“娘娘息怒,奴婢确认那竹云凰已失去清白之身,而且怀有身孕的并不是竹云凰是她的妹妹竹云素;皇上要人去竹府宣旨许是给其他人赐婚”。

    紫云在昨日进入竹府后便通过竹府家丁的口中得知真正怀孕的是谁,至于她推倒竹云素,乃是因为生气乌龙事件害得她在竹府冻了那么长的时间。

    而且出竹府后她还发现了张三郎的身影,跟着张三郎她还得到了竹云凰的落脚点。

    想到竹云凰,紫云脸上一抹愤恨之色,却因为惠妃看着自己,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记起她在御书房看到的给尹千赐婚的圣旨,又想起若是真的接竹云凰入宫赐婚的话于理不合;惠妃神情稍显不自然,转身取发簪一支插到紫云的头上,并拉起紫云,“瞧我,是师姐错怪你了;脸上可还痛,这样师姐准你休息一日,回去养伤”。

    心中无比的鄙视惠妃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可紫云能说什么呢,“多谢娘娘”。

    然后,紫云退出惠妃的寝宫。

    并没有回住处休息,满脸的气愤,紫云拿着还没来得及交给惠妃的出宫宫牌出了皇宫,直奔竹云凰的落脚点。

    王喜家,王喜出去执勤,安云凰正在整理前几日她给王喜购买的两间铺子的账册。

    觉察到不属于自己的熟悉的灵力波动,安云凰放下手中的账册,“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诧异于安云凰晓得她的存在,头脑中全是如何刺激安云凰的紫云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大大方方的出现,紫云甚至坐到安云凰的对面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瞧着紫云的穿着有些眼熟,安云凰狐疑着并未说话。

    没想到竹云凰如此镇定,紫云放下茶杯,“竹姑娘比我想象中还要冷静”。

    “这位紫衣姑娘叫错人了,我姓安”,边说话,安云凰边将茶壶拿到自己这边,摆明了并不想招待紫云。

    脸上并未有不自在,紫云嘴角笑意带着不怀好意,“安姑娘吗,不知道安姑娘听完我说完接下来的话,是否还是如此的冷静”。

    晓得面前的紫云不会说好话,但经历过那么多安云凰也不是吃素的,耸耸肩,“姑娘请说”。

    “安姑娘可知你是因为什么被人毁了身子”。

    果然紫云刚说完,安云凰便不安起来,却还咬牙切齿的压着情绪,“姑娘继续”。

    倒是出乎紫云的意料,紫云还以为安云凰听她说完这句话便会变得躁狂起来,但不管怎么说看安云凰的样子还是在乎的。

    “说来我还是昨日捋顺的一切”,紫云瞪了眼安云凰后继续,“姑娘可能不知我同被姑娘手下弄死的紫烟皆是御前伺候之人;晓得姑娘的名字可是几个月前,云凰,云中之凰,那时我和紫烟都以为安姑娘是要入皇宫做娘娘,因为皇上这几年对姑娘的情谊,实在叫我们后宫中晓得安姑娘存在的人羡慕嫉妒呢”。

    不自觉攥紧手里的帕子,安云凰晓得后宫那一堆女人羡慕嫉妒的并不是她。

    看着安云凰失意的表情,紫云感觉心中的气稍解,继续,“后来,皇上因姑娘出事几次三番的至竹府探望,我同紫烟私下开过玩笑,究竟谁调到安姑娘身边伺候比较好;可同时安姑娘也得罪了宫中的某人”。

    “是惠妃吧”,安云凰打断紫云的话。

    其实安云凰心中已经得知另一条她失去清白的原因,原来她是为尹千背了黑锅。

    是尹千和轩辕政轩拥有着几年的情谊,也是尹千出事轩辕政轩至竹府探望,说白了是尹千和轩辕政轩的关系引得惠妃的嫉妒,害得她失去清白。

    “姑娘很聪明”,紫云是真心认为安云凰聪明。

    冷哼一声,安云凰不以为然,“我只是不晓得你身为惠妃身边人,为何会过来离间我与惠妃的关系,要知道以我如今,并不能进宫,便也不会对惠妃造成任何的威胁”。

    “我啊,高兴”。

    紫云的表情在安云凰的眼里那个欠揍。

    深深的呼吸再重重的吐气,安云凰保持着冷静,“我听说惠妃出自灵慧宗,不知姑娘可是灵慧宗中人”。

    冷眼看着安云凰,紫云有些看不懂安云凰,确切的说紫云发现安云凰比她预计的要高深莫测,隐隐的紫云直觉不好,便想着用灵慧宗的声名振振安云凰,得意的一笑,“正是”。

    眼神暗了暗,安云凰耳边回想着那晚她昏迷中紫烟的一声声师兄,安云凰不断的稳着情绪,“姑娘可是有位师兄”。

    凝眉,紫云心里七上八下的;既然问到师兄,那么张三郎该是没有对安云凰坦白过他的身份,莫非安云凰查到了些什么;紫云点点头,却未说破,“有”。

    眸光微暗安云凰满目的算计,“你师兄可是张三郎”。

    轻微眯眼,紫云给了安云凰可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