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中邪了

    更新时间:2016-11-08 09:42:03本章字数:2991字

    “咚咚~~~咚!”突然有人敲门。

    我起身去打开房门:“是你,我正说要给你电话呢。”

    “呵呵!原来你住这里,找你真不容易。”芯月边说着话边走进我的房间。

    “狼!唐门的消息还没有吗?”走到房间中间的芯月忽然转身望着我,此时的她脸色不是很好,看起来有点苍白。

    “没有,你脸色不大好,生病了吗?”我问着。

    “没有啊!我脸色不好么?”她好象不知情一般回我,“狼,你看我手机!昨天我接到个奇怪的电话。”说着她打开手机盖,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奇怪的号码:000000000。

    “额~这是什么号码?”我疑惑的问。

    “不知道,昨天我接起电话,里面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其他什么都没有。”她很疑惑的说,“我以为是谁的恶作剧,于是我挂断了,结果电话又响起,还是这个号码。”

    “恩?还是只有风声吗?”我继续问她。

    “恩!是的,我很奇怪,但是我把电话关掉再打过去就是空号,这是怎么回事?”她皱着眉头思考着,“难道...和我姐姐有关?”她思索了一下,抬起头望着我肯定的说,“恩一定是这样。”

    “哦~看来我们要抓紧时间去救你姐姐才行。”我边坐到床边边摇头说着,“对了!风行说回魂夜那边已经有了眉目,但是还没有准确的信息。估计我们很快就能找到唐门,找回那张图,呵呵。”

    “恩!狼,最近你妹妹没和你联系么?”芯月忽然像想起什么事一般问我。

    “没,的确是有段时间没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我恍然大悟的回道,“要不我打个电话去问下。”说着我拨起紫鳞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电话里响起这段话来。

    “额~没打通,奇怪她会在哪呢?”我有点着急,“再打一次看看。”

    说着我又拨打一次她的号码,结果还是无法接通,我有点坐不住了,芯月看出我此时的状态,安慰我说:“狼别着急,说不定她现在呆的地方信号不好呢?要不过会再打看看,你放心,她是个聪明的女孩,不会有事的。”

    “恩!好吧,我呆会儿再打。”说着我把电话放到裤兜里。

    刚把电话放好,忽然,我的大脑像受到刺激一般,一道白光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接着我看到一个画面,像无声电影一般浮现在我眼前,只见画面中一个熟悉的娇小的身影在一个宽阔的广场上走动,“紫鳞!”我心里暗想。只见画面中的紫鳞嬉笑着和另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他们有说有笑的好象很开心。突然那女孩转头看向我,她的眼睛发白,并发出刺眼的光芒射向我,紧接着画面也相继消失了。

    “额~这是什么?那女孩是谁?为什么和紫鳞在一起?”我揉着眼睛自言自语。

    芯月看着我说:“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啦?眼睛不舒服吗?”看来芯月并不知道我刚才的状况。

    “哦,不是...我,我刚才...”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芯月,芯月想想后,对我说:“狼,走去我家!我用水晶球看看紫鳞现在的处境,或许紫鳞有危险。”说着我们两便走出房间,坐上她的车向她家驶去......

    行驶途中

    “倒霉!今天怎么啦?这么堵车,芯月,这里平时也这么堵吗?”我看着堵着长龙的车队,焦急的问着芯月。

    “不该啊。前面一定是出什么事咯。等下吧,也不着急这几分钟。”芯月双手扶在方向盘上,两眼望着周围的车对我说。

    “今天这天真热,你看外面的路都晒的起雾了。”说着我指着车外,“恩!?那不是风行吗?他蹲在那做什么?好象很痛苦的样子。”我忽然发现在车的右前方,风行蹲在地面上,来回摇晃着脑袋,两手不停的在空中舞动着。周围已经围着好多个人,在看着他议论纷纷。

    “赶快下去把他拉上车来。”芯月转过脸望着我。

    “好!我这就去。”我打开车门答道。

    下了车,我便快步走到风行面前,只见他还在那蹲着,头一直不停的在摇晃,两手在空中不停的比画,嘴里不时的嘀咕着什么。

    我急忙冲着他嚷:“风行!风行!你在干什么?别发神经了!喂!喂!”可他却好象听不到一般。

    “这个是你家兄弟啊?你快把他带回去吧,有病的人不能随便放出来。”一个路人转眼望着我说。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他有病~~发作了!我这就带他走,大家散了吧!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我对着身边的围观者说着。

    等路人渐渐散去后,我蹲在风行身边,只见他还在摇头,这时我突然发现他的两眼向上翻,都快看不到黑眼珠了。“额~!”我愣了下,再看他的额头上,“恩?!这是什么?”我不由疑惑起来。在风行的额头上标记着一个魔法结印。“看来风行是中了别人的术!”我心里暗想着。我站起来转身向芯月招手示意她下车来帮忙,芯月见状便将车停在路边,然后走过来。我用手指着风行的额头,芯月看到后倒吸一口气,我看出芯月应该是认识这个标记。

    “狼赶快!我们必须把风行弄走,不然来不及了!”芯月突然很急的对我说。

    “恩!”我刚应声,只见芯月向风行的后脖子部位使劲打了一下,风行便晕了过去。我没多问,直接把风行背到了车上。芯月把车开向人行道,从人行道转向到另一个街口再向家驶去。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芯月加大油门速度开的很快。我转身看着躺在后坐昏睡的风行,心里暗想:风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

    很快我们便来到芯月的家,我看见芯月家的上空仍然有结界。我背着风行进到客厅,然后把他安放在客厅的地毯上,芯月上楼去找了些蜡烛下来,并拿了两样法器。其中一样是个器皿,芯月把蜡烛分别放在风行的身边不同的位置,然后又将法器放在风行头部上方,转身拿着器皿进到厨房。等出来时器皿中已经装满不明液体,我认为可能是水,因为看起来是透明的。

    芯月转眼看着我说:“狼,你去把窗户全部关好!把窗帘都拉上!呆会你要看好这些蜡烛,一个都不能熄灭,不然风行就......”说到这里她转眼看向风行,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我已经明白。我按照她说的把屋子里的所有窗户和窗帘都弄好,然后我站在一边,观察着蜡烛。

    芯月看了下我,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盘坐在风行的一边,双手掐着结印,嘴里小声念着什么咒语。念完后,她将法器拿起举过头顶,仍然闭着眼,就在这时,从风行的正上方出现一块扭曲的空间,渐渐的空间扭曲成一个黑洞,屋里刮起了大风。我赶紧把眼睛死死盯在蜡烛上,生怕蜡烛被风吹灭,跳跃的烛光让我有点恍惚。

    芯月的额头上突然冒出金光,在眉间裂开一个细缝,从里面射出了光芒,正好照在风行额头的印记上。风行开始有反映,表情显得有些痛苦,正当这时,只见上面的黑洞中伸出一只巨爪,爪上布满鳞片呈绿色,爪子冲着风行的额头而去。一股强劲的吸力从爪子中出现,风行上身被吸了起来,额头上的印记也开始顺时针的移动,风行的脸显得通红,整个身体开始抽搐,再看那印记慢慢的开始从额头上脱离升空,然后被吸进爪子中。“啊!~~~~~”忽然风行大叫起来,看的出现在的他很痛苦。再看芯月,只见她满额头涌出不少汗珠。当印记被整个的吸到爪子中后,爪子才慢慢回到黑洞中,然后黑洞也慢慢的消失不见,一切又恢复到平静,风行仍然昏躺着,芯月显得很疲惫。

    “狼!你在这里守好风行,我到里屋去,”说着芯月站起身,“狼,呆会儿千万别进来,无论你听到什么都不许进来!听到了吗?”芯月的语气显得很坚决。

    我点了点头,她便转身走进里屋,门也锁上了。

    我蹲下身子,看着地上躺着的风行,心想风行真够可怜的,不过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风行怎么就中招了呢。我顺便看了一眼那个器皿,发现器皿中的液体已经变成黑色,散发出一股恶臭。

    突然,里屋传出凄厉的惨叫!“是芯月!”我立马站起身准备向里屋跑去,忽然想起刚才芯月说的话。我又站住没动,这种凄厉的惨叫听的让人毛骨悚然,我使劲捂住耳朵,真想摆脱现在的处境。我坐到背后的沙发上,望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想起紫鳞,不知道妹妹现在处境如何?正在我懊恼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