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风行的日志

    更新时间:2016-11-08 09:44:08本章字数:3005字

    我心里正纳闷,只见院长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本以为是冲我来的,结果他直接穿过我的身体,我回头跟着他的移动,发现原来他们刚才的一切被一个女护士看到了,院长走过去是想杀人灭口。就在这时,女护士转身向楼下跑去,院长正要追上去,被小女孩拦住。只见小女孩将双手展开,忽然空中露出个黑洞,从黑洞里飞出一个巨大的火蛟,它飞出黑洞面对女孩仿佛在听命什么,接着便转身向楼道飞去。

    紧接着楼下变得人群混乱,人们到处逃窜,火蛟四处袭击人,抓住一人就叼在嘴里任意撕咬甩弄,它所到之处都火焰四起,火光冲天,火蛟很是凶猛。再看女孩和院长转身走到风行前,女孩掰开风行的嘴,向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又合上,然后便将风行拖走。

    “放开他!你们想干什么!“我疯狂的在一边喊着,但是我的一切行为都不能影响这一切的发生。

    “喂!你!干什么呢!”忽然,背后响起一声大喝。我回头一望,一道强烈的灯光正照着我,我再环顾周围,一切又变成黑黑的烧焦的废墟。“你!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对面的人拿着手电筒照着我喊着。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能大概看到他是戴着大盖帽的人,估计是保安或是警察。我立马转身就往另一边跑走,那人拿着电筒在身后紧追,边追边喊着:“臭小子别跑!站住!看我抓住你不收拾你才怪!给我站住!”

    我拼命的跑着,来到拐角处我藏进一边的铁桶中,那警察没注意到,直接从铁桶边追过去了,没有发现我。我看已经没有追兵,就赶紧走出楼房,跑到秘密入口处,从那离开了医院。

    我拿出风行的日志,心里想着风行所受的苦,心里十分难受,心想:风行你真的很傻!为什么不叫我们一起行动呢!

    当我刚走到大街上时,听到身后有人在按着车喇叭,回头一望,原来是芯月。

    “狼上车,你没事吧?”芯月见到我叫道。

    我没吭声快步进到车里。芯月见我一脸木然,浑身都脏兮兮的,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多问,开车把我带回她家。

    进屋后芯月让我去洗澡,并把我的衣服全部扔掉,但是她这里又没有男式衣服,便找来件比较中性的短袖衣服和短裤让我先穿着,衣服比较宽大所以我穿着正好。芯月看我半天没有说话,她从一边拿出那本日志,说:“刚才扔你裤子时发现的,你是去拿这个的是吧?”

    我看着日志,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接过来,心里一种莫名的伤感涌了上来,我硬咽着内心的这种滋味,“我...我看到...风行是怎么出事的了。”说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芯月在一边叹了口气,“狼,别难过,我想风行也不想见你这样,你要坚强!”

    “恩!”我硬咽着答道。

    “风行说线索就在这个日志里。”我拿起日志看着。

    芯月从我手里拿过日志,“狼别难过,风行会好起来的。”

    我抬起头看着芯月,“恩!”

    “那我们先看看风行都找到些什么线索吧。”说着芯月把日志打开...

    06年7月14日 晴

    最近我发现我们的院长有些不对劲,我怀疑上次我们医院闹鬼的事和他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最近我在空闲的时候开始调查院长的问题。

    今天我路过院长室又一次听到院长在办公室里疯狂的喊叫,原本以为是他在发病,于是我偷偷来到门边透过门缝想看院长的笑话,没想到当我看到里面时我当时就惊住,因为院长是悬浮在半空的,好象被某种力量控制住一般,院长在空中好象很难受,一个劲的在向谁求饶着,办公室里应该还有另一个人,并且此人肯定不一般,但由于视角原因我看不到里面的另一个人。正当我打算努力看个究竟时,我不小心碰到门边的垃圾桶,引起屋里的注意,我不得不迅速离开,怕被发现。

    06年7月15日 雨

    今天天气很糟糕,狼让我帮忙的事仍然没有消息,回魂夜最近也没能上QQ。不过我对院长的调查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上午我再次路过院长的办公室,我发现院长的门没关,院长也不在里面。我悄悄的进入他的办公室,在他的办公桌里我找到本日志。日志里有一个女人的照片,这个女人就是在医院莫名死的人,看样子院长和这个女人很暧昧,我看到院长在日志中写到他对不起这个女人,是他出卖女人的灵魂使此女人的灵魂变成恶鬼的,原来上次在停尸间前袭击我们的女鬼就是那女人,院长好象认识一些会巫术的人。并且院长还提到一个叫幽冥妖女的人,或许跟她有关系。可惜我没能看完日志,当我要看完全部日志的时候我被外面的声音惊动,我不得不再次惊慌离开。

    06年7月16日 阴

    连续几日的暗查,我发现院长最近一直在和某人联系,或许就是上次把他悬浮在半空的人.....

    我们翻到这里发现日志被人撕扯掉很多页。我看着芯月,芯月也正看着我。

    “最关键的地方没了,难道有人比我们先去?”我疑惑的望着芯月。

    “狼,这本日志你在哪发现的?”芯月问我。

    “我是在一个角落里...对了,它应该是被扔在地上的,还有当时我一直听到...听到有水滴的声音,当时我还以为是我的幻听...那会是谁?而且是在水滴声之后我才看到...”我望着芯月很不解的问,“而且应该只有我一人知道这个QQ留言啊。”说着我转眼看向电脑。

    “看到什么?”芯月追问我。

    “看到了幻象,风行的全部遭遇和医院大火的原因...”我把我之前看到的跟芯月简单叙述了一下。

    “哦...”芯月听后也苦恼地想着。“难道是她?!”忽然芯月好象想到了什么。

    “是谁?”我连忙问。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她不是...而且拿走日志后,为什么还让你看到风行是怎么遇害的呢,但是能使用幻术让一个人看到之前的事情的人...只有她能做到,但这也不大可能啊...”芯月自言自语着。

    我看着芯月有点着急的问:“到底是谁?你倒是说啊!”

    “是......是我姐姐。”

    “什么?!”我惊讶的望着芯月,“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我也迷糊。”芯月有点慌乱,“不管是谁,问题是她怎么知道风行日志的?你不说当时就你一人能知道吗?”

    “等等,风行呢?我想起了,我记得我看到那女孩往风行嘴里放下了某种东西。”

    “是蛊!刚才我已经给弄出来咯。”芯月连忙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现在要解决的是,是谁抢先拿到日志并让你见到那些画面的。”芯月说着说着站起身来,走到地球仪边,用手拨弄旋转着地球仪。“如果真是我姐姐的话,那就可以理解,因为我姐姐能够心灵感应知道对方所得到的信息。并且我姐姐曾和你接触过...不!不对,我姐姐不是被关在...”芯月自己一个人在那边小生嘀咕着。

    “我说芯月!那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是谁做的呢?”我有点不耐烦。

    “你慌什么!我认为是一个和我姐姐拥有同样能力的人干的。”她有点心烦起来,“但是这个世界上能拥有这些能力的人除我姐以外,就是...她的师傅。但是她师傅早在6年前就死了。怎么会呢?”

    正当我们为这个问题烦恼的时候,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狼是我,我是疯子。”

    “疯子你看到我的留言了?你那边现在情况怎样?”一听是疯子,我急忙问。

    “哦,我这次回到武汉发现武汉这边的道观里也出现反常,我可能会有段时间不能和你联系,我要调查这里的情况,等有消息我再和你联系。”

    “哦好吧。你自己小心!”

    “会的!你也是。”说着疯子便挂断了电话。

    “狼,谁打的电话?”芯月赶紧问我。

    “是疯子,他说他那边也很乱,他过段时间再和我联系。”

    “哦这样啊,好吧。狼你再想想你在那里除了听到水滴声和看到那些影象外,你还看到什么?”

    “我...我想想...哦!对了!我还踩到一个面具,当时还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个人的脸。”

    “什么样的面具?!”芯月急忙问。

    “恩~~应该是个女人的面具。不过看起来很恐怖。”

    “是不是白白的,面具上还有这样的标记。”说着芯月拿笔在纸上给我画了个标记,一个六角星在一个圆圈内。

    “好象是,你怎么知道的?”我看着芯月。

    “怎么可能!”芯月好象很惊慌又很吃惊,又重复了一遍,“怎么可能!”

    “芯月到底怎么啦?”我有点不知所措,“你知道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