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网络带他们飞

    更新时间:2016-11-08 21:17:45本章字数:1339字

    庄西的出现是在一则露骨的短信上,那时的老公工作正值春风得意之时,嘴上说工作没以前那么忙了,却夜夜晚归,我以为是工作应酬没多想,只是心里偶尔犯犯嘀咕,应酬又不去夜市,正经的饭店9点半都打烊了,他怎么夜夜11点左右才回。

    有一晚他喝高了被一发小送回,发小神色有点怪怪地说:哥没拿好手机,屏被摔破了,我就把手机关了。我就说:没事,人没磕着就好,谢谢你送他回来。等那发小走了,我就开机看手机还能用不,没想到一条短信赫然跳出,其露骨让我警觉:好想你,昨晚我们还在一起,今天却各自分离。顿时,我全身开始颤抖,不停地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这种口气,绝不是他往常网上胡侃的人,是现实附近的人,而且来往有一段时间了。

    以前常常争吵夜半他与网友的电话,后来就不吵了,因为达成协议--只要夜里不在我耳边响起陌生女人的电话铃声就行。与网友通个话,我倒真不介意,只是不要频繁占用深夜的敏感时间。我是以宽容的姿态对待他,给他私人空间,因为我相信一个已婚男人懂得自律。女人愿意给男人自由,是因为信任和心疼才给的,为的是在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下,他能有自己的空间可以减压,以舒适的心情过好每一天。信任多了就会被放逐,他接受积攒了我给的信任,然后狠狠甩给我一记耳光。真是个傻女人!

    第二天,我静静地问他: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有那么不寻常的短信?他沉默一会儿后,说那是很久以前没结婚时的一个女朋友,当时她为他付出很多,因为家里人不同意所以就没在一起。前一段偶遇,所以都留下了联系方式,只是网上聊聊。“只是网上聊聊吗?“他不敢面我质问的眼神,却梗着脖子回答:“信不信由你。”我们俩人的朋友圈是固定的几个人,这些人彼此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有一对成了夫妻后,就发小带发小又成全了几对,谁都了解谁,他背后隐藏个这么个惊天秘密,我真得另眼相看了。

    事情的演变可笑可气最终到可悲。我就是傻,给自己一个又一个时间期限,对自己说只要他断了联系就原谅他,一时的鬼迷心窍可以原谅,过日子哪能不给对方机会。他信誓旦旦,保证这个保证那个,但又总被我揭穿证实,不能说女人第六感被激发后很灵验,只能说偷到欢乐的人按捺不住思念会被时间出卖,这种猫和老鼠的较量让人疲倦又心灰意冷。情人节,结婚纪念日,生日,一个个期限微笑着走来,嘲笑着离开。

    有一天凌晨,看到他手里紧紧抓着手机睡觉的样子,我就生起一股无名火,想去取出放一边。我的手刚一轻轻碰到,他马上抱地更紧,一副为了保护手机里的秘密,可以跟我战斗到底的样子。一翻争抢后,又是以我的放弃结束。

    被坏情绪惊扰的我,愤怒久久不能平息,带着伤心坐上窗台,双脚悬放在窗外,外面月高风凉,我仰起脸迎接冬夜的冷,远处的街灯明亮,像是希望在招引,偶有三两年轻人大声喧叫,衬得夜更空旷,冰凉的月色里头脑越来越清晰,想生病卧床的母亲,想孩子,想这一团糟的生活该怎样走出去。

    冷可以让人向往温暖,冷可以帮助自己冷静,月亮悄然穿出云层,跃然的明亮让人爽快,那一刻我决定不再纠缠伤神,随他去吧,这糟糕的一年我受够了,我的快乐不能被一对不见光的无赖掠夺,我的窝囊终有一天会扬眉吐气。把她那么郑重地放在对手的位置,太抬举她了,龌龊的她不配。一条网线牵着的俩蚂蚱,我倒要看看能飞多高多久,能沉下心来,我就赢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