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那些淡淡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6-11-16 23:35:57本章字数:1702字

    跟王子华十年的婚姻,并不是没有感情,也正因有感情才会被伤得那么深。前任的出现,对婚姻来说是硬伤,他把这段隐藏得太深,十年内从没知道过这个名字。一些饭后的交流闲谈,总会知道些彼此的从前,那些曾经过往的人,在我们的婚姻后,成为熟悉的陌生人,最终感慨,茫茫人海中,终究是缘份让最应该在一起的成为了夫妻,也就是对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于是谈得来的和谐,让一切顺理成章,结婚生子。一张结婚证书,了结了青春的张狂,也终止了骚动的幻想。

    其实有一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那就是结婚证书的办理。记得当时,临近婚礼的举行差一个月了,我们的结婚证一直没办理,王子华不紧不慢的态度让我很不满,这边老爸催着问,于是我就去找他。在一家修理摩托的店面前,他正在保养当时的爱车——一辆帅气的125雅马哈,看着他那悠闲的样子,我爆发出我的不满:‘“我爸问结婚证办了没,这事难道不是该你惦记着的?要我张口问你,你什么意思?不想结婚明说,你以为我是非你不嫁,得求着你呀!”他倒也知理亏,陪着笑回答:‘’要准备的细节事情太多,我休息一天,得来来回回跑很多地方。这证好办,到了地方一盖章就行了,我理个发,咱精神神的去,好了吧!

    之前跟他去一同学家,那两口子婚礼办了好久了,证却一直还没领,那男的一直说:“婚都结了,还怕不跟你领证?”这些人都是怎么了,想结婚,却不懂得尊重一个女孩。而那女孩也没异议,俩人一年后才不慌不忙领了那一纸证书。难道是我没弄懂,那是人家的套路?试着过一年,不行的话,省得离婚了,而且人生档案里不会存在二婚历史。

    证领得还是挺顺利的,走过所有程序后,那个政府官员把喜庆的结婚证交到我们手里时,心里挺激动。双手递给人家一袋喜糖,然后就一起回到正在准备的新房里。“王子华,这像不像做梦,我们居然有了结婚证,以后我们真的要在一起过一辈子了,现在你我想后悔都晚了。”

    现在回想,是不是他当时是不太想跟我真正结婚,因为背后隐藏着一个他乐意,却遭全家人反对的她。但又不全像,在他口中,他曾经有过很多女性朋友,从初中时的青梅小女,到后来他十分中意,而人家女孩子家人嫌弃的富家闺秀。在某一时期跟我无数次翻来覆去,说电影一样讲坦白自己的过去。他越坦白,我觉得他越可爱,不过是想在我面前刷一下存在感,想被我更重视。

    我们这一辈子的故事,从一开始,还是很浪漫的。那年盛夏,正值神采飞扬的青春妙龄,天生乌黑顺滑的长发,一张漂亮的脸蛋,没任何压力只有亲和力的甜蜜笑容,一切让我自傲,因为年轻所以自信。那一季恋上一条大红色的及膝连衣裙,朋友聚会时老是喜欢穿它。葡萄那里是个聚点儿,所有我们这圈里的人都爱往那儿凑,因为那种独立的小院,怎样颠狂地玩儿都可以,唱歌,喝酒,用尽全身力气闹腾,都不会影响到别人。夫妻双方的朋友、同学都往这儿扎堆聚,来来往往的同龄人多了,自然会有几对彼此日久生情,再加上大伙儿有意的撮合,这里竟慢慢成了圈子里的婚姻发源地。

    那天,从葡萄家路过,就习惯性地进去坐一会儿。客厅里有个男孩儿在和他们聊天,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所以闲坐了几分钟,就借口有事要回家。那男孩儿说:我也要回去了,一起走吧。他骑了辆摩托,我骑了辆山地车,因为不熟悉,所以路上也没啥话说,挺尴尬的,同方向骑了一段路后,到了他的住所,我就说:你到了,我家还在前面,拜拜了。然后,头也不回,带着不用再尴尬的心情愉悦离开。

    第二天,葡萄打电话问:“说昨天碰见那男孩子,是你跃哥的同学,感觉怎么样呀?”我说:“没啥感觉呀,不熟悉没多说话,但好像也不是那种招人烦的。怎么了?”“人家说,以前在单位见过你,印像很好。这回意外在我家又遇见,觉得挺有缘份的。想正式认识下你,要不你们交往了解一下?”那时候,跟前男友彻底分手,对过去的那种纠结情绪也调整归位,所以没有拒绝。就这样和老公的姻缘从此掀开序幕。

    未来永远是不可预知的,现在回忆之前的一切,我们与葡萄的缘源,或者说葡萄与我们命运的纠缠、改变,一直那么息息相关,无可奈何。’像是命中注定,学时的同桌,一直的闺蜜,二十年后,历经了人间半世的人间摸、爬、滚、打,最终竟是让我怀疑:到底是日久见人心?还是根本不可能有真正的永远的闺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