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能看见鬼

    更新时间:2016-11-07 23:49:29本章字数:3007字

    C市的一所高职高专在9月份的时候,迎来了新一学期的开学热潮。今年比往年更甚,许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大一新生们,在家长或接新生的学长学姐们的带领下,走进校园。在这群憧憬着未来的大学生活的新生当中,有一个人比较特殊,那就是我。

    我来自C市的一个县城小镇里的一个偏僻的村子,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天师,传承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作为一个出生在天师家族里的孩子,我生来便拥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我的眼睛,可以看到鬼。也许是因为我的眼睛,从小我便在驱鬼占卦这方面天赋过人。

    我家的传统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这捉鬼驱邪的本事在我们家,是只传给本族正宗血脉的男子的,然而我体质特殊,因为天生便能视鬼而且对辟邪之术近乎一看便能领会,破例才让我修习本族驱鬼算卦的法术。

    三岁那年,我第一次进入历代只有男子才能进入的祠堂,无意之中打翻了一个陈旧的桃木盒子,盒子里的一颗黑色的珠子顿时冒出一阵浓雾。因为这浓雾,三岁的我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不受控制的想要瘫倒在牌位前。

    我的祖父将我从祠堂里带出来,却在我的手上缠了一根红绳,一根很奇怪的红绳,这根只有一半红绳系上之后很快就消失了。红绳的另外一端,在祠堂里。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我看到那些其他人瞧不见的鬼魂时,我已经麻木了。

    因为是天师,所以我身上背负的使命也就不言而喻,驱魔除鬼。所有熟悉我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因为我总是走着走着忽然停下,眼神总是诡异的看着某一处,其实,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他们看不见的东西。

    我的高中同学送了我一个外号——鬼医。我能视鬼,在小圈子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我能看风水算八字推运数也不是什么秘密,经常有人会来找我帮忙。曾经有四个同级生夜半三更的没事可做,居然玩起了笔仙游戏,就此惹祸上身。

    那时候,我的能力并不强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笔仙带走魂魄,看着一个活人死在自己面前,这样的滋味,真的难以忍受。

    九月份的阳光还是十分的强烈,我微微抬头之后便被刺眼的阳光晃了一下眼睛,放下手中的行李,我连忙抬手遮挡了一下我的双眼。下一秒我便又把手放了下去,重新拿起自己的行李,跟着接引的学姐从南门进去,报道之后,就去寝室铺床。

    整理好寝室的床之后,已经是黄昏。我便出来去学校的食堂准备吃饭,但是我却看到食堂二楼的窗户上,站着一只活生生的黑猫。那只黑猫眼睛亮晶晶的,绿地恐怖,比寻常的黑猫更要让人感到可怕。我顺着这只黑猫的眼神往下看,谁知道,就看到了一个白衣飘飘的女鬼!

    “嘿,同学你是新生吗?“忽然的,身边就有人拍了我一下。

    我转过脸来,冷笑了一下:”对。“

    ”啊哈,我也是新生哦。对了,你刚才在看什么啊?"她道。

    我又笑了一下接着说道:“看到了么,那边,有一个女鬼。”

    她顿时愣住了,旋即便打哈哈说我真会开玩笑,接着就走开了。

    我来到食堂门口再次抬头去看,那只黑猫忽然就激烈的朝着我喵叫了一声,随后从窗户上往下跳,我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接住这只猫。但我却发现当我伸出手的同时,那只猫已经消失了。旁边经过的人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他们可能觉得我是神经病呢吧。

    我甩了甩头,仔细思考起来也许那只猫本身就不存在,或者说是因为我有一双异于常人的阴阳眼,所以我才能够看到那只猫的鬼魂在窗户上趴着。不知道这只可爱的猫是怎么去世的,但是它刚才引诱我到这里来,想必也是察觉到了我之前的注视。

    啊呐,才刚来新学校就给自己找了个麻烦事呢。

    暂时先把那只猫的事情放在一边,我攥着手里的饭卡走进食堂,来到负一楼的餐厅去吃冒菜。从前一年的冬天开始,我的食量便开始缩减了,所以我一个人吃饭的话,也吃不了多少,因此就没选太多的菜。我拿了一个号码牌开始坐在位置上等待时,身后的不远处的一扇门吱悠一下打开,晃了两下。

    大家都觉得那是被风吹开的。我回头一看,是之前的那一只猫,这个时候它朝着我慢条斯理的走来,并且它的尾巴竖起,尾尖弯曲。我知道它开始对我产生了好感,只是我们还并未真正的接触过,所以它对我的好感还是有所保留的。

    我把放在餐桌上玩手机的右手拿到桌子下面来,蠕动嘴唇念起了一个清心诀并加以手上的结印,在猫的身上落下一层银白的微光,在别人看来就像是一层阳光洒在那里。猫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之后晃着尾巴跳上我旁边的位置。

    我不再搭理这只猫,吃完饭,这只猫便在我要离开食堂的时候,咬着我的裤腿。我低头试着和它交谈,但我发现周围的人很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一些麻烦,我选择跟着这只猫去看看。这只猫发现我跟着它,几次回头过来冲我喵喵的表示谢意。

    食堂的负一楼有一扇非常陈旧的木门,这里通向食堂的地下室。猫带着我走到木门前面,接着它径直穿过了木门,我回头看了一下没有人经过,这里也没有监控,便打开木门继续跟上。走了几层阶梯之后,就到了地下室的内部。

    一阵恶臭笼罩在这个三室两厅的地下室里,堆放着一些废弃的餐桌椅和其他的杂物,一群老鼠嗖嗖的从我脚边经过。咔的一声,我又踩准了一个小强。这只猫现在变得很着急,它每次往前走几步之后,都要左右摆头狂喵几声。

    它带着我发现了两具尸体,一具应该就是它自己的,它自己的尸体已经冰冷僵硬,恶臭逼人。猫已经死了很长的时间了。另外一具尸体是一个男生的,而且尸体上的尸斑已经在指压的情况下不再褪色,且不再转移,尸僵已经得到完全的缓解。

    地下室的室温应该不会低于12℃,按照正常的温度25℃来看的话,这个地下室常年封闭在地下,几乎不曾通风,因为我能在这里感觉得到空气不是特别流通的压抑感。所以,地下室的温度应该是在12到25之间了,尸体已经出现了腐烂,但性别还是一眼能够看出。

    嗯,我估摸这个男生死亡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三个月。正在我对这具尸体充满了兴趣的时候,猫的鬼魂又过来咬我的裤脚,示意我超前继续走,没多久,便听到了一点水流声。虽然听得见水流声,但我还不能完全的确定水流的真正方位。

    我开始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站在尸体旁边的一个男生,这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穿着高中制服的文静男孩,戴着一副眼镜,他似乎还不能相信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这只猫跑过去,在他身边欢呼,喵喵喵的叫的很欢。

    男生蹲下去把它抱起来,冲我说:“你看得见我?”

    我耸了耸肩:“是你的宠物把我带到这里来的。你已经死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还不去地府报道?”

    “是真的吗?我真的已经死了么?”男生不可置信的开始思考我的问题,看他这个样子,那只猫也很不乐意的开始朝我做出要用爪子挠我的举动。男生低头一看,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望见死去的自己,总之他很害怕,很恐惧面对死亡的自己,“我,我果然已经死了么……”

    我双手背向身后,望着男生和猫:“你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你再不去地府就彻彻底底的失去了转世投胎的机会?”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叫钟霖,我之前去了一个地方,可是我进不去……”

    嗯?

    一般说,人死之后的魂魄会立即被黑白无常带去地府的啊,怎么这个钟霖会去不了地府呢?难道是因为,他是受了很大冤屈?想来也只有这个可能了,毕竟正常情况下他就算死了,也不会被抛尸在这个鲜少有人会来的地下室。

    想到这里,我的脑子里不禁出现了一个推测:钟霖三个月前曾经来到这个地方,不知道和什么人发生过激烈的争执,对方用餐刀捅死了钟霖之后,又掐死了钟霖的宠物猫。

    我抬手揉了揉额头:“看来必须得先为你申冤昭雪了,才能让你去地府了。俗话说的好,救鬼一名,胜造十二级浮屠呐。今天你我有缘,我才没有第一时间就动手除掉你们,现在你们都跟我走吧。放心好了,我会让杀害你们的凶手,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真相,终会有揭开的时刻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