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9—7钟霖案

    更新时间:2016-11-08 14:23:34本章字数:3003字

    我把头上捆头发的发绳取下来,掏出衣服口袋里的一颗铃铛穿上,用力一抖,没有铁珠的铃铛顿时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我让钟霖和猫都进了铃铛,随后拿出手机将现场拍了几张。从地下室里出来之前,我便先给钟霖的鬼魂念了一遍清心诀。

    走出食堂,望见外面一轮上弦月,我才发现自己在地下室里待了那么久的时间。

    我带着钟霖和猫的魂魄来到食堂附近的一幢旧建筑里,此时夜色正浓,又正好下起了绵绵细雨。细一抬手便能用浮光咒将监控镜头前笼上一片迷障,钟霖他们毕竟已经是鬼,倘若跟着我进入女生寝室,只怕会滋长他们的戾气。

    为了避免不可收拾的局面发生,我还亲自作发布下了一个阵法后,才把钟霖和猫的鬼魂放出来。这幢废弃的建筑阴气虽大,但于我的阵法作用不大,加上红绳金铃乃是驱邪法器,有此镇守,可保钟霖他们一时安稳。

    回到寝室已经快到公寓锁门时间,宿舍里六个床位现在只有我与另外一个来自北方城市的姑娘。互相做了个自我介绍后,我们便一前一后去洗漱,她从北方城市而来,认床,有些不适应南方这边的气候,愣是要与我挤在一张床。

    结果我们玩了半宿的双人小游戏,我见她已经开始呵欠连翩,于是便让她在我的床上躺下睡。等她睡着了,我方才从铺位上下来,我怕她因为开灯的关系会睡不着,便没有开灯,台灯也没用。又练习了一晚上的《葬经》之术,虽然彻夜未眠,但精神状态倒是很好。

    这个来自北方城市的姑娘叫阿依娜,全称是:塔塔尔·阿依娜,阿依娜这个名字可真好听。日上三竿,又一个新室友在家长的随同来了,阿依娜才从被窝中辗转醒来,新来的这个室友是个个子娇小的娃娃脸妹纸,姓苏名苏。

    苏苏的父母还有哥哥全员出动,在宿舍给她占了床位后,苏苏的父母便先离开了,听说他们家是自己经营的一个餐饮公司。苏苏的哥哥在帮她整理衣柜来着,门外又进来两个一路说笑的女生,以及她们的亲友团。

    这两个女生是表姐妹,难得的是她们同一天出生又在一起上学,到现在在大学里又住在同一个寝室。姐姐安素看上去比较沉稳,妹妹容姝玉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张扬如火。到现在为止,只剩下最后一个室友没有到了。

    苏苏的哥哥邀请我们四个出去吃火锅,为了确定新室友何时会来,我特意的给辅导员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但是她告诉我新室友钟小笛家里出了事,她已经办好了休学手续,也就是说,六人间的寝室,以后就只有我们五个人住。

    苏苏的哥哥苏叶带我们来到学校外的小吃街,这里整条街几乎都是吃的,火锅店就有六七家。苏叶是附近一所本科大学大学的研究生,今年刚刚考上的,我和阿依娜都不太擅长吃辣,所以我们便要了一个鸳鸯锅锅底。

    一顿饭的时间,六个人便也是从陌生的角度拉近了一些距离,回到学校门口的一刹那,我的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叫喊。我扭头冲苏苏她们打了个招呼,说我今晚会晚归,打了出租车就往附近的派出所赶。等我把发现钟霖的经过向警方说明后,他们便立即带人跟着我到了学校。

    钟霖原来正是网上近段时间以来,一直被各界关注的一个失踪人口, 竟然是没想到,钟霖已经死在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两个月有余。钟霖的尸体连同那只猫的尸体,都一起被带走,有一个民警过来找我要了联系电话。

    我想,钟霖的案子其中疑点重重,警方联系我也许是为了方便了解情况,于是我把自己的号码写给他,目送警车离去,食堂的地下室以及食堂负一楼现在被封了起来。因为出了一桩人命案子,即将要来临的军训被推到了暑假。

    时间还尚早,我便想着耳边之前听到过的叫喊,思来想去这里面似乎有些不对劲。我来到图书馆找了一个无人的自习室,双手结印九字真言,将双眼闭上用力冥想,再次睁开的时候便进入了灵视状态。我的眼珠子此时此刻一定非常的诡异,一只红,一只紫。

    环顾四下,却没有再发现什么异样。

    我来到废弃建筑这边找钟霖,他和小猫都很好,我也就放心了一些。晚上,我从辅导员办公室谈话出来,一抬头便看见一个穿着银灰风衣的男人,他手上夹着一根燃着的烟,是大中华。他朝我看了一眼,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证件夹递给我,要我上前看。

    这个男人叫做席千帆,是C市公安局刑侦中心的一名刑警队长,傍晚的时候,市局召开会议研讨决定,为钟霖的这个案子成立一个专案组,勒令专案组要在两周之内查出事件的真相和真凶。这个专案组的编号定为“9—7钟霖案”,因为发现钟霖的尸体,是九月七号的这天。

    席千帆是这个专案组的负责人,他来找我,也是为了了解更多的情况。他让我看手机,显然,之前因为在辅导员那里谈话,我把手机静音了。所以错过了他的几个未接来电,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说请他去喝奶茶。

    但是席千帆似乎没有要拒绝的意思。咦,按照正常的规则来说的话,我邀请他去喝奶茶的话,他难道不应该委婉的拒绝一下么?一时之间我还真是不知道怎么是好。席千帆让我上了他的车,在这之前,他给辅导员打了个电话帮我请了个假。

    席千帆开车载着我来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馆。我和席千帆各自都点了一份奶茶+甜点,席千帆坐下来之后,便开始问我:“你是怎么发现钟霖在那个地下室的?据我所知,食堂负一楼的地下室是禁止学生进入的,何况,那里面那么黑,还有那么多老鼠……”

    我闻言便是笑了笑:“席警官,如果我说是因为一只猫,你相信么?”

    席千帆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我于是便解释起来:“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是因为钟霖那只猫,我才能够找到被藏在地下室的钟霖的尸体。席警官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若是我看得见它们,你又会怎么样呢?”

    “呵呵,你真是会开玩笑。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信鬼神之说,白小姐,我记得你是一个大学生了吧?这样的话,我不希望再听见第二次。“看样子,席千帆很是反感呢。

    我就耸了耸肩表示呵呵了,但我除此之外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难道说是因为我闻到了尸臭的味道么?可是食堂地下室门口封闭的那么好,臭味就算是传出来,也会因为门边的空调就吹散了的。我扭头看了眼正端着奶茶和甜点过来的服务生。

    奶茶送来,我先拿了自己点的那杯喝了一口:”席警官,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发现钟霖的整个经过就是如此。另外我和你们一样,都非常想尽快的查出真相,还死者钟霖一个公道。席警官如果相信我的话,我可以让你见一见钟霖,让你了解一下,他是如何被害死的。“

    ”钟霖已经死了,怎么见?“

    我将奶茶放下,拿起勺子吃甜点:”山人自有妙计。席警官,我听说钟霖在两个多月前就被家里人报了失踪人口,那么这两月的时间里,有谁是和钟霖接触最多,行迹最可疑的对象么?时间不是很早了,我就先离开了,你若是想见钟霖,随时可以找我。“

    抬手看了眼手腕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走出咖啡馆,马路对面就正好的过来了一辆出租车。席千帆出来想送我回学校,但我已经拦了出租车,上车后我便和席千帆道别。出租车一开始是往学校那边去的,但是到了附近的时候,又忽然的转弯去了另一个方向。

    十多分钟之后就偏离了大学城。大学城附近的一个学生周末聚集流量最大的一个商业街,车子在这里停下,开车的司机带着我来到商业街后面的一个巷子里。这个司机拖着我来到这里之后,便冲我露出了一番邪恶的笑容。

    我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我便毫不客气的召唤出了自己的式神出来,司机一看到我身旁的两位式神,瞬间就吓尿了。我甚是觉得恶心的转过了身来,并且为了给他一个教训,便召唤了几个女鬼出来。

    随后我便站在原地念清心诀,转头又开始咬破手指往地上画了一个五角星阵法,念动咒语,随着一阵金光闪过之后,我便离开了这个地方。看一看时间已经距离公寓锁门时间,过去了快两个小时,我于是就联系了表哥去他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