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镜中有鬼

    更新时间:2016-11-10 13:25:54本章字数:3006字

    表哥是在三年前就从高中辍学出来打工的,这两年的时间里表哥在餐馆里当过墩子,也做过洗碗工。表哥在餐馆工作的那段时间,很少和我联系,后来他因为和老板打架被开除了,就去了网吧做网管。在网吧的工作其实很轻松的,表哥对电脑这块的知识有些了解,所以在这里他工作的时间最长。

    他和我现在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个区,居住地离我们大学城也不是特别远。我到了他租住公寓的小区外,保安大叔让我先登记了一下,这才让我进去。天色这个时候就真的是很晚了,夜风吹来,我甚至有些想咳嗽的冲动。

    我看到表哥的那间屋子里亮着客厅的灯,两手抬起放在嘴边哈了一口气搓搓手,再才抬脚朝着那栋楼走。没走几步,对面一阵手机电筒的灯光对面打过来,我赶紧抬手挡了一下这明亮的灯光。表哥手腕上搭着一件风衣,和他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一样的款式。

    我已经几个月都没看到他了,我只知道表哥现在是在一家摄影工作室里上班,表哥还染了头发,黑色的碎发现在被挑染了几缕紫色。表哥现在很会搭配服装,特别是他自己出门的时候,还要在镜子前看一下自己的形象,合适了才会出门。

    我想,我表哥居然变得这么时尚达人了,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找他帮我选衣服搭配?额,这些话题暂时抛开一边,表哥将风衣给我穿上后,还递给我一个水杯,里面装着热水。表哥长得比我高的多,我想他现在如果还在念书,不知道会在校园里迷倒多少妹纸。

    表哥咧开嘴冲我努努嘴笑道:“你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了不在学校里?是不是上了大学就找了男朋友了,小年轻。”

    “哥你想多了好伐,我今天是真的有事才没有赶上公寓锁门的时间的,而且我现在也懒得再回学校了。对了你把床给我铺好了没呀,我可是女孩子,你可不许让我睡沙发啊知道不?家里还有吃的没哦,之前为了装B,我都没吃饱,现在好饿。”我道。

    表哥眨了眨眼睛,接着便是往我额头上弹了一下:“你还是不是女孩子啊,大晚上的往我一个单身男青年家里钻?!一点都不矜持。放心吧,哥哥我就是自己睡地板也不敢让这么乖的妹妹睡沙发啊,我们回去吧,想吃啥?哥哥给你做。”

    “嗯……家里冰箱里有蛋糕这些吃的么?我吃这些就好了,只是垫垫肚子,这么晚了再动手做饭好麻烦的哦,你不是明天还要上班的哇?”我笑道。

    我挽着表哥的胳膊回他租住的屋子,客厅里被收拾的很整洁,表哥是一个很爱收拾的人这点我一直都知道,虽然这里只是他暂住的房子,却也是被他收拾的很干净。客厅里的一些家具家电都是房东置办的,也因为这样,这房租很贵。

    表哥在这里签了一年的租住合同,用他自己的一点积蓄还有我姑父姑妈手里借来的一些钱,把一年的租金都交了。房东看我表哥这么诚心要租这个房子,特意免了我表哥两个月的房租。表哥虽然是个男生,但他心灵手巧的,让我这个真女子都佩服。

    才在沙发上看会儿动画片的功夫,他就已经给我做了一份乌冬面了,这么帅气温油还会大晚上给我做好吃的男孩子,竟然是我表哥,真是要郁闷死。不知道我这么能干的表哥,将来会成为哪个幸运女神的守护神呢?

    我一边吃面,表哥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先看了会儿微信消息,他其实已经很疲惫了,本来都已经睡下的他被我一个信息吵醒,而且又还动手给我做面吃。他将手机充上电,眯着眼睛还在瞧我,眯着眯着他就睡着了。

    我吃完了面去收拾碗筷,动作尽量的轻到不能再轻,客厅里表哥一个翻身,被子落了一半到地板上。我赶紧过去给他整好,又将另外一边的沙发给靠了过来。接着我就去洗澡,浴室门的隔音效果很好,我才没有尴尬的感觉。

    洗完澡接着又洗了头,大半夜的表哥还在睡觉,我便没有吹头发。我往外面套了一件秋冬季节穿的睡袍,出来就在衣帽间里照镜子用干毛巾搓头发。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有些异常,这面立体的穿衣镜是我表哥几个月前从旧货市场低价淘回来的,这镜子,有问题。

    为了验证我方才的第六感,我便再次低头在镜子面前擦头发,我低着头正好便看到镜子里一个不属于我的影子。这个影子就在我自己的倒影的身后,这是一个看不见双脚的鬼,不知道藏在这面镜子里多少年了,也不知道它给我表哥造成了多少的伤害。

    俗话说的好,半夜不要照镜子,我竟然会大意的忘记这一点。我立马将手上的毛巾一抖往镜子上扔去,镜子里顿时发出一阵闷哼,显然镜子里的家伙因为常年驻守在镜子里,已经和这面镜子合二为一,当我把毛巾仍在镜子上的时候,也就捂住了它的脸。

    我转身打开衣柜拉出一个置放衬衣胸针的屉子,拿了一个胸针出来扎破了食指,迅速往镜身上画起了镇压厉鬼的符咒。 符咒一画完,我便是正站在镜子前合手结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急急如律令!”方一念完,镜子上的毛巾便被一阵风吹开。

    镜子里再也看不见我自己的倒影,只有一个披散着头发双眼全黑不见眼珠和眼白的女鬼,女鬼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古代长襟,她的双脚应该是死前就被斩断,所以我之前才没有看到这只鬼的脚。女鬼怒目直视着我,那表情似乎要和我一决生死。

    我不能回头,此刻回头便会给女鬼一个可趁之机,所以我是一步一步倒退着到了衣帽间的门口,轻轻地把门给关上了,这才过来对付这只女鬼。毕竟她已经是和镜子合二为一的镜鬼了,能够和镜子合二为一,起码也要百年的时间。

    这一次,我可千万不能大意。

    本来我的外衣口袋里也是放了一些基本的黄符纸的,但是刚才洗澡的时候脱了下来,此刻我除了手腕上的另外一条黑色手链,和脖子上的通灵玉佩作为护身法器之外,就真的是要空手接白刃了。女鬼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才画不到两分钟的符咒,已经开始碎裂。

    这次便只能忍痛咬自己的手指,以血为引,双手合十放在嘴边念起了召唤式神的咒语,咒语祭出,整个衣帽间里便是顷刻之间的就被一阵阴气之风笼罩了。我所有的式神都是我自己用高强的咒术征服来的,加上还有更加强大的族长爷爷为我加持,这些式神现在便能为我阻挡一些来自女鬼的压力。

    女鬼脱身从镜子里出来,剩下一面空空荡荡的镜子放在那里,也是因为她已经和镜子合二为一,镜子已经是她的容器。我召唤出来的两个式神一个是婴灵一个是墓灵,女鬼此刻对付他们难以分神过来对付我,便是让我有机可趁。

    当然想要轻易的就打碎那面几百年的镜子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在以阴阳和合印护身的前提下,慢慢的靠近镜子,之后接二连三的往镜子上用莲华经净化它。女鬼感到一阵痛苦,便立刻退出和式神的争执,一直缩进镜子里。

    过了许久也不见女鬼再现身,我便把式神又给请走了。折腾了这么大半晌我不光是身上汗都出了一圈,头发也全都是冷汗了,很是郁闷的把镜子再次画上鎭压符,我才又去重新洗澡洗头。我找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三点,便没有再睡,就在表哥的卧室里练内力。

    天亮的时候我表哥已经做好了两人份的早点,他那个工作室是上午十点钟上班,但是因为有我在的关系,表哥专门早起来给我做早饭。吃完饭,时间还早,我便跟着他去逛了一下小区的超市,给他挑了一些新鲜的水果和蔬菜回来。

    从表哥这边离开回到学校正好是十点整,一回宿舍,阿依娜几个就开始盘问我昨晚上一夜未归,是不是出去和男朋友约会去了。我感叹这些妹纸们的脑洞之余,也懒得解释更多,只是说了我去了哥哥家。

    苏苏哦豁之余,又问我:“轻歌你知道么,昨天晚上咱们学校里怪怪的,我们都听到了食堂那边传来的叫声。啧啧,好奇怪哦。”

    “是么?”我一笑置之,总而言之,我是不可能把那边有鬼的真相告诉你们这些单纯的傻姑娘的,万一你们几个因为好奇所以偷偷去那边,破坏了我给钟霖留下的保护结界没关系,千万别给我阴气侵体,到时候就难以收拾了。

    苏苏:“啊对了轻歌,我哥,我哥他让我问你要你的QQ号还有微信号呢。”

    “可以,我说给你。”我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