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欠债还钱

    更新时间:2016-11-14 18:19:28本章字数:3193字

    两天后,李振东出院了。

    手里头拎着一桶用了三年的生活用品,还有就是一张两五十二万的欠费单。

    李振东还清楚记得医生给自己开单时,那一脸无奈的表情。

    反正李振东光脚不怕穿鞋的,他就是没钱,身上一分钱没有,医院也不可能拿他怎么样……

    于是乎,李振东签下欠单,以后每个月都必须归还市一医院钱。

    五十二万的欠费单,现在李振东想一次还清,除了中了体育彩票,才有点希望。

    李振东站在医院门口,浑身上下一个子都没有。

    好歹二十一岁的人了,想要回去学校读书又已经不适合年龄了,以前也没学上几门手艺谋生。

    难不成李振东真要饿死?

    “,难道你身为一个仙人,就一点谋生本领都没有么?”

    李振东见自己身上找不到办法,把问题丢给了莲娘。

    莲娘冷嘲了一句道:“哼,我们仙人不用吃饭。身体自然进食天地灵气,自然就不需要什么谋生手艺。”

    李振东抖了抖精神,来了句:“那你教我修炼。我不用吃饭了,就帮我解决问题了。”

    李振东真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这么容易想到办法让莲娘教他修炼。

    莲娘轻笑一声,道:“修炼者从三岁开始便要洗髓炼体,孕育十几年之后,方能拥有修炼体质。你这种凡夫俗体那什么修炼?”

    莲娘一句话让李振东破灭了幻想。

    李振东哼哼了两声,倔强道:“切,不学就不学。老子还不信我有手有脚,还能混不到一碗饭吃?”

    正好这个时候,医院门口的大马路对面,一个可爱的红裙小女孩,正开心的牵着母亲的手过马路。

    她的母亲三十来岁,看起来衣着鲜亮,是一个生活条件不错的女人。

    这时候,她手中的几颗糖掉到地上,小女孩立刻挣开母亲的手,跑上去捡起来。

    结果就就在时候,一辆巨大的货车迎面撞上,直接把小女孩撞飞了出去。

    当场血溅一地,小女孩的母亲哭成泪人……

    李振东眼中闪过这情景,突然间消失不见,刚才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唔?是幻觉么?…”

    李振东揉了揉眼睛,好奇的看着马路两边,并没有发生什么车祸。

    而就在这个时候,对面马路上出现了一对母子,两人手牵着手走到斑马线上,眼看就要过马路,与刚才的画面完全重合……

    李振东当时心头一紧,也没多想立刻跑向了小女孩。

    小女孩如同梦境之中一样,手中糖果掉落了下来,还带着天真的笑容,往前跑去……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狂奔而来,直接抱起了小女孩,差之毫厘的看到一辆大货车,从而过。

    女孩的母亲吓得脸色煞白,坐倒在了地上。

    “没事吧?”

    李振东抱着小女孩,温柔一笑道。

    小女孩呆呆看着李振东,又看着眼带哭腔的母亲,突然哇一声哭了起来。

    女孩的母亲立刻凑上来,接过了小女孩抱紧,一边感激的对李振东道:“谢谢你小伙子,真是太谢谢你了……”

    李振东平静一笑,道:“举手之劳。”

    可小女孩的母亲却摇了摇头,道:“真是太感谢了你了。要是没有你刚才英勇救下我女儿,恐怕就……”

    说到这里,女孩母亲打开了自己的手提包,拿出了钱夹。

    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三千块钱,塞到了李振东手中。

    “小伙子。真的,太感谢你了。刚才我都吓傻了,如果不是你,孩子就没了。这钱你必须收下。”

    女孩的母亲一面感恩,一面用力把钱塞到李振东手中。

    李振东实在无法推辞,正好他也缺钱,只好收下了。三人互相聊了几句之后,李振东就跟母女告别了。

    摸着兜里头突然多出的三千块,李振东咧嘴一笑,道:“看到没?这叫好人有好报。”

    潜藏在内心的莲娘,忍不住讽刺了一句,道:“哼,无知的凡人。刚才那梦境,是我让你看见的好么?”

    “你让我看见的?你有预知能力?”李振东也暗觉得好奇,自己本就一普通人,拿来预知未来的能力。

    “预知能力?哼,雕虫小技。我们天心门三大奇术——紫微斗数、三莲道术、天心机法,紫微斗数不过是入门而已。”

    莲娘自满的说道。李振东顿时露出了坏笑,道:“哦?这紫微斗数是做什么用的?”

    莲娘用轻描淡写语气:“紫微斗数修炼到极致,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挟神州九脉,重排命数。只不过是区区小事。”

    莲娘这么说了一大通貌似高深,在李振东脑中化成了两个字:算命!

    “不就是算命嘛?说的这么玄乎,修道之人都那么罗里吧嗦么?”李振东不屑嘲笑,突然心头有了一丝灵感,他嘿嘿一笑道:“莲娘,不如你教我这紫微斗数。”

    莲娘还在气李振东给紫微斗数形容成算命的时候,这回又看着这家伙厚颜无耻的上来求教,顿时赌气道:“不教。教你这种流氓,糟蹋了我天心门术法。”

    李振东连忙摆手笑道:“不糟蹋,不糟蹋。你教我算命,我天天去街上摆摊。算一个收一千块,一天算十个就是一万块。不出两个月我就还清医院的钱了,哈哈……”

    李振东此时,眼中都冒出了钱光。

    莲娘更是气的无语凝噎了,这家伙竟然拿道门奇术,去街头摆摊?莲娘是铁了心,死活不会教李振东了。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教你的!”

    李振东|突然坏坏一笑,道:“不教我?切,凭着本大爷的智商还能学不会?反正我能看你记忆,多浏览几遍就是,我还不信你没师傅教。不过嘛,我上一次看的时候,好像依稀看见你在房间里洗澡……啧啧,那身段,那皮肤……”

    莲娘简直要气的喷血三斗,自己怎么就钻到这么一个超级大无耻的身上去了。

    “你!……你!……”

    “你什么你?快人快语,来句痛快话,教还是不教?”李振东腰板一横,咧开了嘴笑。

    “我教……”莲娘好恨,咬牙切齿喷出两个字。

    “这才乖嘛。莲娘走,爷带你去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李振东嘿嘿一笑,心满意足摸着兜里三千块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医院……

    ————————————————————

    五天后,S市一条小巷子。

    墙上到处张贴着办证XXXXXXXX、黑车XXXXXXX、服务号码XXXXXX,四周环境有些凌乱,但人流量还不错。

    这是一条通往大商圈的近道,平日里许多人经过。

    而巷子的门口,正好摆着一个小摊位,桌上上贴了一张红纸:一千块算一次,包办姻缘事业。

    李振东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嘚瑟的看着一本网络小说。

    “啧啧,一千算一次?是数钱的,还是算命的。”

    这时候,经过两三个年轻人,看打扮一副乡村非主流的模样。

    李振东抬头眯了一眼,没好气道:“穷蛋。走开走开,别打扰我做生意。”

    三两个青年互看了一眼,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与他们三人的衣冠整齐相比,李振东身上穿着那一身破烂,看起来才更像穷蛋。

    “穷算命的,嘴巴这么臭,活该穷死你。”

    三个年轻人说着,进入了小巷子,似乎转瞬之间就忘记了李振东。

    李振东放下了小说,瞥了一眼那几个青年,懒洋洋道:“老子嘴臭,好过你命臭,出了小巷就被车撞……”

    刚说完,那头就听见电摩托刹车声音!

    “哎哟喂……”隔着一条巷子,听到青年的叫声,简直惨得不行。

    李振东站起身来,松了松筋骨,一路小跑进了小巷去解个手。

    正好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白裙,身材高挑的美女。

    她一头柔顺乌黑的长发,五官精致好看,画上淡淡的妆容,十分光彩动人。

    可美女的额前发黑,一股乌云之气,在脑门环绕,显然是大凶之兆!

    李振东一时间就看呆了眼,但看见美女的气运之时,他突然间眉头一皱,义正言辞的拦住了美女。

    “美女,我看你印堂发黑,双眼无神,显然是大凶之兆。”

    李振东一本正经的模样,霎时间唬住了美女。

    美女先是一愣,畏惧的退后了两步,她搜寻脑中记忆,刚进门的时候好像看见过一个算命的,跟这货有几分相像……

    顿时间,美女脸上浮现怒容,道:“你才大凶之兆!”

    说完冷哼一声,甩头就准备走出小巷。李振东却轻描淡写了一句:“小心崴了脚。”

    话刚说完,美女的高跟鞋踩到一个凹陷之处,顿时身形一歪,跌在冰凉的地板上,右腿上丝袜都磨破了,露出粉嫩洁白的肌肤。

    美女心疼的看着自己手掌上,磨出了血痕,正要找纸巾擦拭。

    一旁突然递来一包面巾纸。美女伸手接过,小声道:“谢谢。”

    李振东来了一句:“不客气。我在街口杂货店买的,两块钱一包。”

    美女抬起了头,又看见李振东那张坏坏的脸蛋,顿时不爽道:“哼,小气男人。”

    这时候,李振东礼貌的扶起了美女,一边往摊位走,道:“小气那是持家好表现。美女,既然相逢有缘,到我摊位坐一下吧。”

    往外走了两步,正好就是李振东的摊位了。美女正好也崴了脚,就默不作声的坐了下来,可刚坐了下来,她就起身又要走

    因为她看见桌面上骇人的字:一千块算一次……

    妈呀,这不是敲砸勒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