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 诡异悱恻的匿名邮件

    更新时间:2016-11-14 18:34:26本章字数:2714字

    引起我好奇和恐惧的不单纯是邮件的内容。

    我清楚的记得我接到邮件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整。

    这个邮件对我来说,有些突然,就很敏 感的记下了时间。

    但当我看完邮件后,时间却变成了十点三十分。

    倒退了整整一个小时。

    我不安的盯了一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有些慌乱的拿出了手机,认真比对了一下,时间是十点三十二分,这期间,我愣神了两分钟。

    莫名倒退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引起了我的惊慌,而接下来的事则让我感觉到了恐怖。

    是的,当时间慢慢又走到十一点三十分时,我再一次接到了一封匿名邮件。

    邮件依然只是几个字的简短内容:你想知道我是谁吗?

    这句话在我心中引起了阵阵涟漪。

    谁呢?

    我接到第一封邮件的时候,就在想,是谁发给我的邮件呢?

    我想到了一个荒谬的可能,但过于荒谬,那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接着第二封邮件。

    时间的诡异倒退。

    我不认为那个可能有多荒谬了,甚至有些过于浮白了。

    邮件来自四川。

    来自郭教授去的那个地方,来自天坑。

    发给我邮件的人,或许与发给我短信的人一样,是郭教授,而郭教授已经身亡。

    我在几分钟内揣测完这些,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再次倒退到了十点三十分左右。

    我感到惊恐的同时,又有些期待。

    应该还会有邮件发来吧。

    当时间再一次到达十一点三十分,分针与秒针成一条直线时,第三封邮件不期而至。

    这封邮件的内容让我感觉到窒息,整个头皮都在发麻,甚至身体在僵硬了一段时间后,才恢复了知觉。

    邮件的内容是:转身看看你身后。

    我身后......

    我既然猜到了发出这封邮件的人,可能是郭教授,而郭教授已经身亡了。

    那身后......

    是郭教授吗?

    我想,不管是什么,我都要有勇气去面对。

    如果我连眼前这一关都过不去,怎么前往四川找出郭教授等人的下落?

    而我身后,真是郭教授的话,当然,这是我想到的最坏的一种可能,那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慢慢转过了身子。

    这种惊惧的感觉非常不好,像是死亡倒计时。

    夸张一点来说,就像你知道五秒后你就要死亡了。

    四秒。

    三秒。

    现在只剩下两秒。

    你转过头,看见一把锋利的斧头,朝着你的喉咙砍去。

    最后一秒。

    你看见拿着这把斧头的人,是早在半年前就被确定死亡消息的朋友,或者亲人,再或者仇人......

    万幸的是,我什么都没看到。

    但好像,我又看到了什么。

    我的身后是书架,书架上有一本书被抽了出来,没有放进去。

    如果平时我不会在意,但此刻它显得那么刺眼。

    邮件中提到我身后的人,应该就藏在那本书里。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本书一定和郭教授有关系。

    如果真是郭教授......

    我勉强镇定着走向了那本书,稍缓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如果你知道五秒后你就会死亡,而在五秒后你真的死亡了,你要感谢死神对你的恩赐。

    而你在第五秒却没死。

    你惊魂未定时。

    第六秒,突然冲进来一个侩子手当着你的面将你剔骨销尸的话,你会有多么惊惧?

    我拿到那本书的一刹那,就再也无法握紧,眼睁睁的看着它掉在了地面上。

    书的封面上的人物我很熟悉,熟悉到无法忘怀。

    封面上的人物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风衣,戴着一定压得很低的鸭舌帽,他的头又埋的很低,只能看出依稀的脸部轮廓,而他嘴角的两撇大胡子相比整体而言就特别突出,让人印象非常的深刻。

    这个人,就是郭教授!

    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但事实无疑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失踪一年之久,不知死活的郭教授,缘何能给我发来邮件,时间的诡异倒退又该如何解释?

    就在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时。

    更加令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我听见键盘噼里啪啦的在响。

    我看到我的文档被点开,文档的空白处上打出来了几行字。

    我依稀看见我的电脑前坐了一个人,这些字就是他打出来的。

    我努力的想看清楚是谁,只看到了发白的文档。

    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看到文档上真的有字,看到那几行字的内容后,我差点疯了。

    “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是谁,那么,我想我们应该见一面。你如果愿意和我见面的话,就把时间和地点写在日记上,我会看到的。”

    带着极度的震撼,我颤抖着在那几行字下面回复道,“你是郭教授吗?”

    没有任何的回应。

    或许有人在我不知觉的情况下,溜进了我的房间,打下了莫名其妙的几行字。

    或许这几行字真的是郭教授打下的。

    事实上,无论我找什么样的借口,都无法打消我心中的惊恐。

    是的,我相信郭教授的存在了。

    我心事重重的在日记的最后一页写到。

    “明天早晨七点,咖啡厅见。”

    我没有合上日记,还把它向前推了推,有些荒谬的想,如果郭教授还在我房间里,那么他已经看到这行字了吧?

    那么他在哪里呢?

    我的身后?

    那本书里?

    整整一夜我没有睡好。

    整整一夜我都在胡思乱想,想着郭教授会不会突然从那本书里跳出来,爬到我的床上,对着我的耳边吹着冷气,怨毒的审问我,“你为什么不去救我?”

    我又想到了郭教授发给我的短信。

    他在短信中说,他看到自己的尸体被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吞噬......

    这一夜过的很不平静。

    这一夜又过的很平静。

    不平静的是我的思绪,一直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平静的是我没有遇到危险。

    第二天天不明,我就急匆匆的下了床。

    我看见镜子中的自己,眼睛红肿着,神态很是疲惫。

    突然,我看到有人用手指站着水滴在镜子上面写字。

    歪歪扭扭的,像是一具具尸体。

    我吓得踉跄退后着,跌倒在地上。

    镜子上的字没有消失,像染了血一样变得通红起来,镜子在燃烧。

    几分钟后,一切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又看到这些奇怪的东西了,只要我失眠或者熬夜,第二天总能看到些奇怪的东西。

    就比如,上一次熬夜后,我让人送一份早餐到我的住所。

    电话刚刚挂掉,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我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小人,怀里抱着一个奇怪的盘子。

    我弯下腰把盘子接过来,问他,“盘子里装的是什么?”

    “你的早餐,先生。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给你换。”

    我好奇的打开了盘子,竟然看到了一颗鲜活的还在跳动的心脏。

    我惊吓的失手打翻了它。

    “先生,你这是要换餐吗?”小人用恶毒的语气问我。

    我吓坏了,急忙摆手。

    小人忽然从背后拿出了一颗脑袋,那是一颗人的脑袋,刚刚砍下来,还在滴着血,而那颗脑袋,是我的!

    我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骇然的发现,是空的!

    “这是你的早餐,先生。吃了它你就能重新张出一颗脑袋了。”

    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放在以往,决不会大惊小怪。

    但今天不一样,我下意识的认定,这是郭教授给我发出的信号。

    本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咖啡厅。

    现在看来,我早晚都要见他一面,是躲不过去的。

    我在家中翻出了一个公文包,这是我出行必带的,用来装日记和笔。

    看到公文包上面落得尽是灰尘时,我突兀的想,我有多久没出过门了?

    我又在家中翻找了起来,最终只在床底下找到了,一个空空的方便面箱。

    我看向了方便面的生产日期。

    这一看,目光许久没有移开。

    方便面箱上的日期,写的是2012年12月30号的。

    距今已有两年多的时间。

    我想找到更多的证据,但只找到了这一个方便面箱。

    我荒诞的想,难道我两年多没有出过门了?

    平时我是靠什么生存下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