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死人会害怕吗

    更新时间:2016-11-14 18:34:59本章字数:3308字

    我看到了什么?

    他瞪着大大的眼睛,像是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气,恨不得把眼角瞪得裂掉,把眼珠子瞪出来一样。

    我在他布满血丝的眼睛中,看到了害怕。

    他的额头堆起了无数的褶皱,像是无数条短而深的沟壑,我在密密麻麻的皱纹中,看到了害怕。

    他的嘴巴张开的很大,我仿佛看到了他当时吃惊的样子,看到了他的牙齿都在抖动。我看到他在害怕。

    他的脸色铁青,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这是一个死者正常的肤色,但我仿佛看到了,他是在生前就被活活吓的失掉了所有血色。我看到了他当时很害怕。

    现在,他用害怕的表情看着我,我感到了害怕,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恐。

    我惊慌失措的站起来,冲向了储尸室的出口,直到我认为自己安全了,气喘吁吁的倚在了墙壁上,我不停的打着冷战想,他当时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死者是一个男子,既不是郭教授,也不是把我引进储尸室的那个人,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我想,如果白布单下的人真的是郭教授,在早有预见的情况下,我也不至于这么失魂落魄吧?

    那么,那个神秘男子把我引进储尸室的目的是什么呢?

    用死者惊恐的面目来吓吓我?

    应该没那么简单。

    我用复杂的眼神,远远张望了一眼储尸室,转身离去。

    却没有那么幸运的走脱。

    刚刚转身,就撞在了一个迎面而来的人身上。

    这一刻,我吓坏了。

    连道歉都不会说了,粗粗的喘着气,用惊魂未定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男子。

    我的样子,引起了他的怀疑,“你在这里做什么?”

    “迷...迷路了。”

    我似乎找了一个很蹩脚的理由,他听到我的话后,顿时皱起了眉头,“迷路了?”

    他伸手指向了储尸室,“你知道那儿是什么地方吗?”

    我从来不会说谎话,记忆中也不曾说过谎话,这一次,也没有说谎,“应该是储尸室吧。”

    这句话给我带来很多的麻烦,致使我想走都走不成了。

    他冷哼了一声,“你知道那是储尸室,还说自己迷路了?”说完这句话,他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打量着我的全身,尤其是口袋的地方,用狐疑的语气问道,“你进储尸室了?”

    我点了点头,“进了,刚进去就出来了。”

    “刚进去就出来了?”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冷峻起来,沉声喝道,“兜里装的什么?掏出来!”

    我对他莫名其妙的要求感到一些愤怒,反驳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他气急反笑,“不死心,好,我就让你死心!”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子,强行把我拉扯向储尸室的方向。

    我真的愤怒了,怒不可遏。

    我用力去挣,他的力气很大,挣了几次未能挣脱,又用手去掰扯,还是未能挣脱一丝一毫。

    不甘的去质问他,“你凭什么抓我?”

    他冷笑,“凭什么?就凭你鬼鬼祟祟的样子,就凭你偷偷摸摸的进了储尸室!”

    鬼鬼祟祟,偷偷摸摸两句话,彻底击伤了我的自尊心,我咆哮道,“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了?”

    他只是看着我不停的冷笑,一点点的把我撕拉进储尸室,反手关闭了储尸室的大门,回过头,对着我冷声道,“你现在承认还来得及,要是等我发现少了东西,我一定送你进监狱!”

    他的话让我感到奇怪。

    少东西,能少什么东西?

    他错把我茫然的表情,当成了心虚,厌恶的瞪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推开,走向了停尸的地方,直接就把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单掀了起来。

    我想躲避,我不想再看到死者的面部表情了。

    但等我反应过来时,白布单已经掀开,我一眼就看见了死者的脸。

    这一刹那。

    我的脑子嗡了一声,整个头皮突然发麻,我的两条腿不听使唤的颤抖着,我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我的脸苍白如纸,冷汗滴落额头。

    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的是一张平静的脸庞,一张正常死者都会有的脸庞。

    这就是我害怕的原因。

    第一次我见到死者时,他的脸可是布满着惊惧的,我相信我没有看错。

    但这次,因为多了一个人在场。

    他脸上的害怕不见了,变成了平静。

    就因为多了一个人在场。

    那么,适才在我第一次见到死者时,他为什么会害怕呢?他在怕些什么呢?

    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正是这个可能,使我近乎晕厥过去。

    他在害怕我!

    对,他是在害怕我!

    那近乎恐惧到抽离的一张脸,竟然是在害怕我!

    那么,他为什么害怕我,我到底有多么恐怖?

    我想到了今天在家里翻出的早已过期的方便面箱,我想起了我近乎两年没有出过门口,我想起了我去找郭的妻子时,她一脸厌恶的表情,还骂我神经病。

    现在,我看到一个死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我又想到了那个可能。

    那个让我自己都要恐惧的疯掉的可能。

    而就是因为太可能了,我始终认为那不可能。

    但现在,我快要崩溃了。

    是拉我进储尸室的男子,把我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

    我看到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尸体的每一个角落,听到他的自言自语,“不对呀,三金都还在呀,为什么东西没有少呢?”(三金指的是死人的饰品,陪葬用的)

    我强迫自己不去胡思乱想,什么可能,不可能的,都不要再想了,我强迫自己分心,把注意力集中在男子身上。

    仔细听他的每一句话,仔细看他的每一个动作。

    我紧咬牙关的样子,可能不太好看,把转身的男子吓了一大跳。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不就错把你当小偷了吗?至于把眼珠子都瞪出来吗?”

    男子的话,提醒了我。

    我告诉自己说,保持住在他看起来非常愤怒的样子,一定要保持住。

    然后,我尝试激发心中的怒火,在心中把男子想象成十恶不赦的坏蛋。

    尽管他的举动对我来说,只是有些不礼貌和不尊重,但现在,我必须要把这些东西放大,让男子成为我精神力的集中点。

    我刻意的行为,果然激发了心中的怒火。

    我恶狠狠的盯着男子,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朝着他冲了过去。

    我痛痛快快的和男子打了一架。

    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这种方法的确奏效,成功把我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

    虽然仍有点头疼,但比起刚才脑袋都要爆开的感觉,好上了太多太多。

    恢复了清醒之后,我担心的看了一眼男子,害怕刚才野兽般的举动,把他打出个好歹来。

    男子显然也受了不轻的伤,在地上躺着,哼哼着爬不起来。

    他的力量虽然强过我很多,却并不敢与我拼命,而我刚才,完全是在搏命的。

    所以男子受伤,甚至受的伤害比我还要重点,我并未感觉到奇怪。

    勉强站起来,我主动拉了男子一把,却把自己闪坐在地上,和男子坐在了一起。

    他此时对我是有些惧怕的,这倒是应了那句老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他故作强硬的对我说道,“还,还打不打,我可不怕你。”

    “你刚才为什么拉我拉进储尸室?”

    “我看你鬼鬼祟祟的,以为你进储尸室偷东西。”

    “那东西少了吗?”

    男子的底气有些不足,支吾道,“没,没有。”他很快又说道,“是我错把你当小偷了,但你也打了我一顿,我们扯平了,你休想让我给你道歉!”

    我没有理会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转身走出了储尸室。

    男子在我身后喊道,“我叫周世豪,小名叫耗子,交个朋友吧!”

    “以后有机会见面的话,再说吧。”我感觉没有和他交朋友的必要,而且,他这么粗鲁,又不懂礼貌。

    但很快,我又折返了回来,又一次进到储尸室。

    周世豪愣愣的看了我一眼,嘿嘿傻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真有缘分啊,这么快又见面了。”

    我返回来,是因为不见了笔记,可不是来跟他交朋友的。

    但我在储尸室找了一圈,并未发现笔记,只能问向了他,“你见我的笔记了吗?在一个旧公文包里。”

    周世豪古怪的笑了笑,“你答应和我做朋友,我就告诉你。”

    我对他的印象更加不好了,感觉他就是一个无赖。

    但我对无赖还真没什么办法,最终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暂时答应了他。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何渔。”我紧跟着说道,“现在可以把日记还给我了吧?”

    “可日记不在我这儿啊?”

    “不在你这儿?那你......”我看的出来,他没有说谎。我本想指责他几句的,但话到嘴边,想想还是算了,反正我也不打算,真的和他交朋友。

    我急匆匆的出了储尸室。

    周世豪紧跟着也出了储尸室,很快追上了我,问道,“什么日记,重要吗?我帮你找吧!”

    我并未理会他,神情复杂的想着日记的事。

    日记对我很重要,就像每天刷牙洗脸一样,必不可失,唯有依靠日记,我才能像正常人一样,一旦失去日记,我就等同于变成了一个白痴。

    而日记上,也记载了很多隐晦的事情,甚至有很多东西,都是机密,特别是故宫博物馆跳尸那件事,更是严密封锁的对象。

    如果有人捡了日记,把上面的内容公布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种种的后果,我的表情很是焦虑。

    身旁的周世豪还在不厌其烦的问着日记的事,声称自己可以帮忙,我却没有生出感激的心思,反倒烦躁到了极点。

    我随意指了一个方向,让周世豪过去找了,他不可能找的到的,我只是想摆脱他。

    而我现在已经想到了一些眉目,转身走向了对面的咖啡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