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梦中被他深吻

    更新时间:2016-11-14 18:51:48本章字数:3197字

    看着朝阳沉默的侧脸,我咬咬牙,犹豫片刻,还是按了接听键。

    “乐乐,我对不起你。”

    电话那头,方言的声音迅速的窜了过来,有些闷。

    我愣了一愣,随即有些奇怪的说道,“你在说什么?”

    “今早,读高中的干妹妹,依琳,来找过我。”

    “她说怀了我的孩子,你信吗?”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经常和她见面。”

    “方....言,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懂,”我只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了,而且碎了一地。

    “孩子我中午已经带她拿掉了,是我对不起你。”

    方言在那头轻轻地道。

    “你.........”我已经说不出来话了,鼻子有些酸,眼眶里,泪水早已决堤。

    就在这时,方言的声音突然变调,很是癫狂的传了过来。

    “姜可乐,你-他-妈还真信啊!”

    还未等我反应,电话那头的方言,发疯似的笑起来,带着他因笑得咳嗽不止的声音,吃呐呐的道,“我跟舍友打赌,你听我这么说,肯定会哭,他们不信,看看,我现在赢了一杯西瓜冰,哈哈哈哈!”

    一时间,我语塞了,喉咙做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方言,你就为了一杯西瓜冰,这样捉弄我吗?

    我拿着手机,任由方言在那头“诉说自己胜利的喜悦”,心中五味杂陈。

    “对了,乐乐,你现在在干嘛啊?洗澡了没?”方言估计笑够了,随意的问道。

    听到方言这么一问,我的心迅速的揪紧了,浑身的毛发都立得直直的,就像是偷-情要被抓包一样。

    目光看向一直在默默开车的朝阳,我小声的道,“在宿舍。”

    “哦!”

    方言对我的回答很是满意,只听得电话那头传来游戏的音效,混杂着方言几句早点睡晚安之类无关痛痒的话,他就挂掉了。

    看着渐渐黑屏的手机,我急忙摸干脸上的鼻涕泪水,振作起精神,要是被一面之缘的朝阳看到了,多尴尬啊。

    然而,朝阳却停下了车,转过头,定定的看着我。

    “这里有纸。”

    一只手捏着一张纸巾,伸了过来,骨节分明的大拇指上,戴着一枚骷髅模样的银戒。

    我的目光聚集在那枚精致的银戒上,刚要说话,朝阳的声音却是不冷不热的传来。

    “喜欢就送给你。”

    “我............”我连忙摇头,心头突突地跳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朝阳却是不说话了,他收回身子,又发动了身子,在雨幕中迅速的七拐八弯,不知要开到哪里去。

    我咬着嘴唇,很想对朝阳说,我不是随便的女人,可是,渐渐地,我突然发现,玛莎拉蒂居然往我学校的方向驶去!

    朝阳,他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学校?!

    难道,他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我疑惑重重,看着他干净的衬衫领子和短发根根竖起的后脑,真的很想问个究竟。

    玛莎拉蒂无声无息的停住了,车内的音乐也戛然而止。

    “到了。”

    朝阳淡淡的说着,人却没有动。

    我可没有奢求朝阳把车子开到学校里去,再说了,现在是凌晨两点多了,朝阳,也要回家睡觉了吧?

    小心翼翼打开车门,雨依旧下车,我迅速撑开伞,对着坐在车内的朝阳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往校门口跑。

    “等等。”

    朝阳的声音闷闷的传来,我回过头,只见他一只手伸出车窗,似乎要给我什么东西、

    我微微一愣,难道,朝阳想要我和他吻别吗?呵呵。

    可是,等我走过去一看,不过是一张揉皱的纸巾。

    “拿着。”

    朝阳的声音不咸不淡,把手里皱巴巴的纸巾塞给我后,摇上了车窗,一踩油门,玛莎拉蒂在雨幕中绝尘而去。

    我握着纸巾,打着伞,傻傻地看着朝阳黑色的车子在昏黄的路灯下化成一个点儿,这才回过神。

    纸巾团成一团,攥起来硬硬的,似乎裹着一个什么东西。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纸巾,不由得吃了一惊。

    只见,是朝阳大拇指上的骷髅戒。

    他,送给我了?

    ----------

    对于我的每次晚归,已经上-床休息了的舍友们只,当我是和方言约会的比较晚,什么也没说。

    我小心翼翼的领开淋浴喷头,让冰凉的水,洒在我的脸上,试图保持让自己清醒过来。

    今天遇到的朝阳,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我有些浑浑噩噩了。

    虽然我知道,这些有钱的男孩子,并不会把我真的当成他们的菜,但是不知怎的,我的心里却依旧有着失落。

    这是人的贱性吗?

    我苦笑着,洗完澡,爬到上铺躺下,闭上眼睛。

    可能是因为太劳累,没多久,我就昏昏的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梦中,朝阳对着我温柔的笑着,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发丝根根竖起,向我展开大大的怀抱,身上带着好闻的香水味,这种强烈而刺-激的性的味道,让我脑袋里的多巴胺迅速的分-泌,我恋恋不舍的站在墙角,内心既是纠结又是欢喜的看着热情的朝阳。

    朝阳一把拥住我,嘴巴迅速的对着我的口齿覆了上来,狠狠的吮-吸着我的舌头,这种酥麻的感觉让我如临真实。

    就在这时,我似乎听到了方言愤怒而悲哀的声音。

    “姜可乐!”

    只是这一声吼,把我迅速的从梦境拉了回来,我猛地一睁眼,天,不知何时已经大亮了,灯也被人打开了。

    我呼呼地喘着气,回味着朝阳的那梦中缠-绵一吻,听到床下传来于婉令细声细气的声音。

    “你今天不打算去上课吗?”

    “上课?”

    我喃喃自语,这才发现,4个舍友们都去上课了,她们居然没有叫我,要知道,我和另外4个舍友是一个班的,而于婉令却从不上课,因为她觉得上课是浪费时间,不如用来逛街打扮自己,当然了,她偶尔也会出现在班级听听课,而她的每次出现,都会把自己打扮得俏丽而又时尚,吸引许多的眼球。

    此时的于婉令,正认真地画着妆,慢慢的涂着口红,从我的角度往下看,他身上散发着一种无与伦比的气质和美丽,竟然让我有些忌妒了。

    “你今天要和方言出去?”

    于婉令涂完口红,画着精致眼线的眼睛朝着我看过来,随后,她突然伸出手,拿起来我枕头边朝阳送给我的骷髅戒指,表情十分惊讶。’

    “这是克罗心的限量版戒指,方言送给你的吗?”

    克罗心,我微微的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于婉令那惊讶,而有些嫉妒的眼神,我立刻就明白,一定是一个比较潮流的牌子,于是,我点了点头、

    “嚯,真想不到,方言还是挺慷慨的嘛,”于婉令有些妒意的说完,把戒指戴在大拇指上,托住下巴,把手机递了过来,“快给我拍两张,要去膈应一下我的男朋友。”

    我接过于婉令的手机,有些哭笑不得地给她拍了两张美美地自拍照。

    “还给你,可要保管好了,这东西挺贵的。”

    接过于婉令递回来的骷髅戒指,我躺在床上,用手不住地把玩着,偷偷地用鼻子嗅了嗅上的味道,不知道有没有朝阳的气味呢!

    等等,我为什么会想朝阳的?我最爱的人一直都是方言啊!

    摇摇头,我把戒指收进了书包,打算下周末的晚上去还给朝阳,毕竟是人家的东西,而且看起来很贵。

    快到中午时分,另外的4个室友分别都回来了。

    最先快步走进来的,是抱着英语课本的马文芝,她烫着一头棕黄色的卷发,皮肤白-皙,双腿修长的,唯一不足,就是她的眼睛实在是太小了,而且美貌眉毛很淡,几乎没有,站远处看,只看得到她那像一条指甲壳儿卡出来缝似的眼睛,这也是她身上的唯一败笔。

    马文芝是一个很自恃清高的女孩,至少在我看来,她每天和我们念叨的话题无非是古今中外那些有名的书籍,或者是英剧美剧,而国产剧或者是香港片她都说是最低端的玩意,上不了台面。

    跟着马文芝一起走进来的,是矮矮胖胖土里土气的李雨微。

    李雨薇这个名字虽然起得挺好,但是她的模样却差强人意,肥胖臃肿且不说,在我从开学认识她一直到现在,李雨薇就没刷过牙,厚厚地床单也没换过,更何况,她今年已经有22岁了,而我今年才18岁读大一。

    当然,虽然她年龄很大,但是却阻挡不了她的一颗少女心,李雨薇非常喜欢蝴蝶结,总是买许多关于蝴蝶结的元素穿或者是戴在身上,22岁的女孩,一点也不成熟,却依旧满头蝴蝶结,和五六岁的小女孩一样的打扮,当然,她的思想,和五六岁的小女孩儿也是一样无知懵懂,乃至于我和她交流时,总是猜想她是不是有点弱智。

    等李雨薇和马文芝走进来后,跟在他们背后的是张雅和梁晴霞,而她们俩则人如其名,朴实淡定,张雅家境殷实,平日里性子直爽,但是却有洁癖,动不动就高呼自己的衣服或者是宿舍“地盘”脏了,然后拿刷子抹布来清理一番,这爱好虽好,但是时间长了,总是让人反感。

    而梁晴霞则是圆滑类型,说话从来不把话语说死,很会看人眼色,这样的人应该在哪里都是吃香,可惜,我却不知怎的,很不待见这种女生,当然了,她们的打扮也是清清爽爽,和娇艳无比的于婉令比起来,也是两个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