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与钱无关

    更新时间:2016-11-15 11:24:53本章字数:1238字

    幸福与钱无关

    与老友聊天聊到这个话题,一时很有感触。

    幸福这个词,印象中第一次出现在我心里是在小学一年级时。那一年家里扒了土房盖砖房,一家四口人住到了四奶家的厢房里。幸福的画面出现了,那天一家人团坐在炕上吃饭,老爸还喝了点小酒,我在心里想:要是天天都能吃上大饼炒鸡蛋该是多幸福呀!那一年我7岁。

    上初中时,有天晚自习老爸来接我,我很意外。平时没人接,冬天的夜晚很冷,乡间公路没有路灯,伙伴们总是三五成群的骑车回家,黑漆漆的路旁有很多坟地,有些吓人。但我不是很怕,因为我爷的坟就在路边上。老爸很小的时候,爷爷就过世了。据说,我爷是个风云人物,连日本鬼子都不怕。我想:哪个鬼敢惹我,我爷不踢死他。老爸来接我,并告诉我我妈给我做了我最爱吃的捞面,老爸还给我买了两根大火腿。两大根,真奢侈。那一瞬间我觉得很幸福,我能肯定这幸福与吃无关。

    记忆中我从没跟谁撒过娇,我很想,但没人有空理我这些。印象中家门后总有根荆条柳,那是我与老弟打架后用来招呼我们的。当然主要是用来招呼我的。 早已忘了老爸为什么来接我,但那种幸福是记得的。有人宠着真好,如果这样算是的话。那一年冬天我刚满15岁。

    三年的中专生活快乐而简单,每天吃完饭上课,再吃饭再上课,晚自习后回到宿舍嬉闹会儿睡觉,一夜无梦。二年级时,我从四人宿舍分到了七人宿舍。每天晚上洗漱后,她们大都趴被窝里写日记。个个一脸的小幸福,有些人不看写什么,也知道写的是谁。那时觉得她们好可笑。不过我也买了个本,开始写很流水的日记。

    这样的白开水日记写了一年,三年级时宿舍搬到了三楼。屋里的人变了,全屋只有我记日记。当然,红同学总写。但我认为她写的都是文章,我比不上她,其实我挺崇拜她的。那年冬天喜欢上一个人,开始把他写进日记。虽然现在那日记本早已不知去了哪里,日记里记的内容也早已模糊。但有一些总还是记得:盼着上课,盼着见到。喜欢一个人,并能经常见到,挺幸福。这是一种没有奢望的喜欢,从没想过要像校园里那些“痴男怨女”一般。对他们我感到有些恶心,即使现在想想也还是一样的想吐。那年我18岁,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但喜欢上了一个人,干净而纯粹。

    参加工作了,开始有同事给我介绍对象,我总是红着脸回绝,我觉得自己还小。22岁那年,“相亲”这件事被家人提上了重要工作日程。老伯是家里见多识广的文化人,每次都是他老人家带我去“相亲”,但经常无果。那时的我已开始向往爱情,我无法接受和陌生人约会,两个人在一起还要绞尽脑汁想话题,别扭。只和一个相亲对象约过会,第三次时宣告结束,我无比欢愉,像翻身农奴得解放一般。同在那一年,哥哥调到了我们单位,我们认识,实习时在一起,中专校友,但没说过一句话。24岁时爱情降临,一日不见抓肝挠心。哥哥先捅破的窗户纸,其实之前彼此早已暗送秋波数次。第一次约会在水上公园,坐在长凳上休息后要走,哥哥先一步站起来,脸朝着前方,一把抓起我的手,大步向前。从此十指相扣,形影不离。

    幸福与什么有关,再说就有矫情之嫌了。只愿生活中的人们都能明白自己是幸福的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