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鬼娃娃

    更新时间:2016-11-15 14:22:52本章字数:2937字

    次日我就离开了上海,回到了师傅身边。我没有把在上海遇到小辉的事情和师父说,因为我知道,我要是说了,师父一定会怪我的。因为将死小孩的魂,可以做成很好的古曼童。

    之后的几个月,那位女星和导演老公的关系,也确实越来越好了,他们经常恩爱的出席各种场合,成了媒体的焦点。

    女星也变得越来越漂亮,接戏也越来越多。很多媒体都说这位女星整容了,但是她极力否认,说自己是天生丽质。我知道那位女星没有说谎,至少她确实没有整容。她变美那因为她抹了降头油的关系。

    但是有时候人是不知道满足的,当人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后,就有了更高的追求。

    这位女星现在已经挽回了老公的心。但是貌似她仍然不知道满足,她似乎有了新的追求,她想要跻身一线女星的行列。

    现在这位女星的穿着更为裸露,打扮的也更为妖艳。随之而来她的绯闻也越来越多。比如和某富商出入酒店,又和某男星车震被拍,和某位导演夜里谈戏。

    看到这些新闻,我知道那已经是降头油开始反噬了。有句话叫过犹不及,她这样做下去,最终受害的还是她自己。

    五天后,我师父接到一个香港,姓李的富商的电话。李先生说她老婆,毫无征兆的一夜就白了头发,而且现在卧病在床昏迷不醒。去看医生也查不出什么原因。

    李先生说她老婆几个月前去了一趟泰国,回来后就开始自己养了一个小鬼,说可以保佑子孙平安。李先生觉得他老婆的病,是养小鬼的原因。所以希望我师父能去看看。

    我师父答应李先生去香港。我们坐飞机去到香港,出了机场来了一辆劳斯莱斯轿车,来接我们。可见这位富豪李先生确实有钱。

    劳斯莱斯轿车带我们来到一个环境优雅的别墅前,正好一辆宾利轿车也刚到。只见从宾利轿车下来一位穿着道服,手拿浮尘的道士。

    我跟着师父下车以后,那位道士看见我师父后,稍微有点惊讶,赶紧跑过来客气的说:“沧桑兄,我没想到能在这遇见你。你也是李先生邀请来的啊?”

    “是啊。我也没想到可以在这见到张道长。”我师父说。

    那个张道长叫我师父沧桑兄,并不是我师父名字叫沧桑,或者长的沧桑怎么样。是因为我师父叫林正道。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所以不知道从谁开始,他们就叫我师父沧桑哥或者沧桑兄了。

    张道长问我师父说,今年的“弑魂大会”,他是不是还要当评委。如果要是当评委的话,多照顾照顾他们茅山派的徒弟们。

    我师父摆了摆手说道:“今年我不准备当评委了。我准备让自己的徒弟参赛,让他见见世面。”

    我师父说完指了指我,让我给张道长打招呼。

    我很礼貌的说:“张道长好,我叫江梓文。是林正道的徒弟。”

    张道长看了看我,拍了拍我的肩旁,很感叹的到:“时间过的真快啊!一晃四年过去了,沧桑兄,都收徒弟了。”

    他们说的“弑魂大会”,四年举办一次。是我们灵异圈人士的一次技能交流大会。类似奥运会一样。到时候道士,法师,招魂师,巫师,牧师,降头师等等,很多灵异的教派都会派人员参加。

    但是参加弑魂大会的人员,有年龄限制。要求在二十五岁以下。所以参赛的人员,都是各教派的徒弟辈的。都让徒弟参加的话,这样就算谁输,谁赢,都不会伤了各教派的和气。

    我师父之前和我说过,要带我去见识见识弑魂大会。我以为他是带我去当观众呢。没想到师父竟然让我去参赛。我还是很受宠若惊。

    我师父和张道长一边聊,一边往别墅里面走。我们刚进到别墅里面,李先生就站在门口迎接我们。

    这位富豪李先生,经常上电视和报纸。我在电视上看他,是很矍铄的一位老人。但是见到他本人的时候,我觉得他比在电视看憔悴了不少。

    虽然这位李先生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但是为人还是非常的和善。李先生和我师父,还有张道长寒暄几句后,就带我们去了他的卧室。只见他的太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头发也确实全白了。

    太太身边有四个菲律宾女佣陪着。李先生告诉我们,这段日子这四个菲律宾女佣,二十四小时轮班照看她的太太。

    张道长上前给太太把了把脉,我师父问脉象怎么样?张道长说脉象一切正常,他大体可以断定,确实不是太太的身体的问题。

    我师父让李先生带我们去看看,她太太养的小鬼。李先生带我们三个进到一个小屋里,刚进去我就能闻到一股烧香的味道。我们进去一看,只见屋子正中央放着一个方桌,放桌上放着一个红色的鬼娃娃。这个红色的鬼娃娃,用香和各种贡品供养了起来。

    李先生告诉我们,这就是他老婆供养的小鬼。我师父点了点头,走上前看了看。我也跟着凑上去,仔细看了看这个鬼娃娃。

    这个鬼娃娃虽然说是红色的,但是它现在已经有点红的变黑了。和正常的鬼娃娃,颜色不太一样了。

    我师父看完后,没立刻发表意见。而是让李先生先出去,我师父要和张道长单独谈谈。

    李先生走出屋后。张道长问我师父说,太太的问题,这是鬼娃娃的关系吧?我师父点了点头说是。

    张道长准备画符,贴在鬼娃娃的头上,给它镇住。不过让我师傅拒绝了,我师父觉得这是一次锻炼我的好机会。所以他想利用这个小鬼,试试我的能力。

    我听到师父想用这个小鬼试试我的能力。我有点不解的问,怎么试我的能力?

    师父告诉我,让我用自己的能力,去试着通灵这个小鬼,看看这个小鬼是怎么死的。

    我听后赶紧拒绝说:“师父,普通的小鬼,我都通灵不了。这只可是害人的小鬼啊!通灵它,我会不会有事啊?”

    以前我确实通灵过我师父养的普通的小鬼,但是全部都失败了。

    我师父让我别害怕,让我大胆去试。说有他和张道长在,不会让我有事的。

    张道长可能也觉得,这小鬼不会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也鼓励我试试。

    既然两位前辈都这么说。我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试着通灵这只小鬼。

    我做好决定后,我拿出黄符纸和红笔。我在黄符纸上,画我的自画像。我的自画像,我已经画了很多次了,熟练的不能在熟练了。很快我就画完了。我把画完的黄符纸放在方桌上,我师父把鬼娃娃拿起来,压在黄符纸上。

    我用小针把自己的手指头扎破,我把血分别滴在黄符纸和鬼娃娃的身上。我这是在用我的血做媒介,让黄符纸上的我,和鬼娃娃进行通灵。

    我做好这一切的准备后,我坐在地上打坐,心里默念通灵的咒语。

    渐渐的我就有点神志不清了,最后失去了意识。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不在小屋里了,而是在一个寨子里。

    我的师父和张道长,也不在我的身边了。难道我通灵成功了?我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我摸自己还是有感觉的。

    我又看了看四周,这个寨子有点像少数名族的住所。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我用手试着摸了摸寨子里的桌子,椅子。但是我的手都扑了一个空。我根本就摸不到它们,我一摸手就陷进去了。可以说这寨子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映像幻想。

    正当我好奇的时候,寨子的门开了。一个穿着少数名族衣服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走了进来。这女人带着银制的头饰,颜色鲜艳的服饰。我看她这套装扮,我感觉这个女人应该是苗族的姑娘。我在结合这个寨子,我猜测自己应该在苗族的某个苗寨里面。

    这位苗族的姑娘也就20多岁,长相秀丽。让我忍不住多看几眼。姑娘怀里抱着的婴儿,我猜测就是鬼娃娃的生前。

    姑娘进来的时候,我和她打招呼。可是她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说话。

    姑娘把孩子放到床上,然后在寨子里换起衣服来。她一换衣服,弄得我有点羞涩,我看也不是,不看我还想看。反正她也看不见我,我不看白不看。

    姑娘是背对我站着的,她把头饰拿了下来。她脱下上衣的时候,只见她的背部,全是淤青和结巴的伤口。这和她洁白的皮肤显得格格不入。等姑娘换裤子的时候,我就转过身没敢看了。

    毕竟我作为一个17岁的青年,还是比较正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