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6-11-15 14:27:00本章字数:4066字

    清晨,雨后阳光柔和的铺洒在苍家后山的一处山峰之上,虽然时间尚早,不过那里早有一道瘦削稚嫩的身影出现在此,伴着出生的朝阳晨练了。

    只见那少年手提一杆丈八乌黑长枪,辗转腾挪间,枪尖不断刺出收回,在林中的绿竹上,毫无规则的扎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虽然才刚刚天亮,但少年身上的玄衫早已经被汗水打湿,湿漉漉的黏在身上,显然这种练习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虽然身体早已疲惫不堪,但少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紧咬牙关,不断的挑战着极限,眼神之中流露出常人难以企及的坚毅之色。

    不过就在少年不断苦练的当口,一些脚步由远及近而至,紧接着便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苍钰族弟,起的好早啊,不过…就算是起的再早,再努力的修炼,废物终究是废物,永远达不到我们这种天才的高度。”

    话音刚落,又有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附和道:“这些话,虽然会让你有些难受,但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刚才你练得可是奔若惊雷的‘惊雷枪法’么?可我怎么觉得那速度,比家族后厨的火夫随意挥动的烧火棍,迅捷不了多少呢。”

    苍钰听到这两道嘲讽的声音,眉头微皱,旋即收枪站立,沉声道:“我练我的武技,跟旁人有何干系?虽然我悟性不高,不过我相信持之以恒的坚持下去,总有一天我会超越所有人!”

    苍家家主是苍钰的大伯,所以苍钰是苍家的嫡系子弟,比一些实力不弱的小辈还要高。不过也因为这个身份与不相符的实力,遭到了一些家族旁系子弟的不满与不屑,隔三差五便要寻个由头嘲讽一番。

    “呸!你个灵龛没有觉醒,修为只有淬体五重的废物,难道还想超越家族年青一代第一天才苍月吗?”那旁系弟子不依不饶道。

    苍钰摇了摇头,眼神坚定的道:“苍月又如何,即便是天灵大|陆第一天才,我也不放在眼里。”

    “哈,亏他还是家族嫡系子弟,连我这个旁系子弟的修为都比他高,还想超越苍月,简直是痴人说梦。也就是有个好一点的身世,不然他连做旁系子弟的资格都没有。”

    “就让这个号称能够超越苍月的‘天才’再意,淫几个时辰吧,今晚的家族例会上,恐怕这‘天才’便要被家主从家族除名喽,到时候,我看他还有什么脸面说大话。”

    苍钰闻言冷笑道:“地上的乌鸦,怎会明白遨游在九天之上的凤凰的夙愿,有那时间,还是寻思一下你们自己的处境吧。”

    “你……”

    苍钰这番话,刺中了两人的痛处,在苍家小辈之中,也只有苍钰的修为低于他们,其实他们只是想在苍钰的身上寻找一下安慰,没想到反而被讽刺了。

    不过他们忽然想到了今晚的族会,以及那可能发生的‘有趣’事情,脸上瞬间又变得精彩起来,旋即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就先让这个废物得意一会,我看他这嫡系子弟的身份,能不能守得过今晚。”

    苍钰闻言,一向沉稳的他神色也是微微一紧。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言论却也是不争的事实,苍钰的灵龛没有觉醒,被家族驱逐,是早晚的事,即便他的大伯是家主。在这个只凭实力说话的世界里,一切的裙带关系,都显得那么的卑微。

    灵龛,存在于天灵大|陆每个人的识海之中,只有觉醒与否的区别。

    对于武者而言,灵龛的觉醒是十分重要的,它能够大幅度激发身体潜能,悟性与战力都会成倍增长,反之,若灵龛未曾觉醒,那么一个武者的修炼进度将极为缓慢。

    苍钰便是灵龛未觉醒者,所以,尽管他日夜苦修,却也仅仅只是淬体五重的境界,同样与他一同修炼灵龛觉醒的家族小辈,最低也是淬体六重的修为,这种反差,也让其背负了废物之名。

    在这片天灵大|陆上,还没有在十六岁成年之后觉醒灵龛的例子。

    而苍钰,现在已经十五岁了,再过两天,就是他十六岁的生日!

    从理论上来讲,灵龛觉醒越晚,其代表的品级也就越高,家族小辈之中,灵龛一般都在七到十岁之间觉醒,只有一人是在十二岁的时候觉醒的。

    她便是苍家小辈第一天才美少女,苍家家主的掌上明珠,苍月。

    而那些能够在十三岁以后灵龛觉醒的超级天才,最终都是毫无悬念的,成为了风腾国各方超级势力的一代霸主。

    至于在十五岁以后觉醒灵龛的妖孽级别的天才,在风腾国的百年历史长河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所以,没有谁会相信,苍钰这个废物的资质,会比苍月还高。

    更没有人会相信,苍钰会在接近十六岁的时候觉醒灵龛,创造能够震惊风腾国乃至天灵大|陆的耀眼历史…

    ……

    月明星稀,苍家后山处,一间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小木屋内,苍钰此时盘坐在屋内唯一的破旧木床之上,双目微合,在其胸前,两手掐出一道玄奥的手诀,随着他一呼一吸之间,空气中一些淡淡的灵气被其收入体内,运转炼化。

    “呼…”

    良久,苍钰口出呼出一口浊气,收功后缓缓睁开眼眸。

    感受到体内增加为数不多的灵力含量,苍钰小脸之上不由浮现出一丝苦笑,这就是灵龛没有觉醒,悟性极低的缘故,他苦苦打坐吐纳四个时辰,竟才增长了如此之少的修为。如果是灵龛觉醒的武者,不要说是紫色资质,就连是蓝色甚至是最低等级的白色,都要比这快上一筹不止。

    虽然他毅力过人,心境老成,面对这种结果,也是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如果灵龛能够觉醒,我又怎会受尽如此嘲弄。”苍钰目光微凝,可惜他已经快十六岁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虽然苍钰心里知道灵龛觉醒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

    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本看似破破烂烂,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散架的古朴书籍,那古书一尺见方,一指来厚,苍钰就这么怔怔的盯着它,眼眶之中,竟是有些许雾气溢出。

    “爹、娘,钰儿好想你们。”

    脑海中不断回忆着曾经爹娘百般疼爱自己的片段,那是苍钰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不过这幸福的记忆,猛然在十年前突然断裂。

    苍钰永远都不会忘记,父母望向自己那种诀别不舍的眼神,不过那时年少的苍钰根本没意识到爹娘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没有意识到这一别,便再无音信。

    爹娘只是将这本古书留给了他,而且郑重的让其贴身收好,娘亲泪流满面依依不舍的背影,以及爹面色阴沉、强忍悲痛的神情,成为苍钰最后的记忆…

    时间一长,他终于意识到爹娘是真的离他而去了。

    一开始,苍钰有些怨怪爹娘不辞而别,不过随着慢慢长大懂事以后,他猜测爹娘突然的不辞而别,一定是有什么苦衷。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对爹娘临走前神情的回忆,这种越发显得真实的猜测,让苍钰担忧起爹娘的安危来。

    随着一天天担忧的加剧,苍钰终于决定要去寻找爹娘,不过一向性格冷静的他知道,在那之前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最起码是能够自保的实力才行。天灵大|陆如此浩瀚广博,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想要寻找爹娘,简直难比登天。

    更何况,若没有实力,即便是寻找到了他们,了解了他们的苦衷,也没有办法帮助他们,反而会成为累赘。

    所以,苍钰为了早日能够见到爹娘,无时无刻不是在拼命的修炼。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才是他的亲人。而对于这个没有给予他一点温情的家族,根本没有半点的归属和依赖。

    “苍钰,家族会议,要你速去议事厅。”

    就在苍钰陷入沉思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呼喊声,那声音之中没有一丝敬意,反而还带着几分不耐。

    “知道了。”

    苍钰暗哼,淡淡的回应一声,就连家族的下人对他都如此冷淡,可想而知他在家族的处境。整理了下心情,苍钰从木床一跃而起,朝家族中心的议事厅行去。

    到得议事厅门口,苍钰推门而入,便看见苍家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汇聚于此,依照辈分在左右落座,而大厅中央的几把名贵的铁木椅上,坐着家族众位长老,而最中间坐着一名身着华服的中年壮汉,鼻方口阔,浓眉大眼,隐隐与苍钰的父亲有几分相像。

    苍钰见到此人,躬身行礼道:“大伯。”

    他便是苍钰的大伯,也是苍家现任家主,苍钰父亲同父异母的兄弟,苍战天。

    苍战天见苍钰对其行礼,想起一会要宣布的内容,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之色,不过听见旁边大长老轻咳的声音,他连忙整理的下心情,强颜欢笑的道:“苍钰贤侄来了,快坐吧。”

    苍钰再次拱了拱手,做到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周遭之人见其到来,都好似躲瘟神似得躲着他,家族小辈尤甚,因为没有谁愿意与一个家族废物做朋友,好像那样会降低身价。

    面对这种情况,苍钰早已习惯,不置可否的听着苍战天的继续讲话。

    苍战天见所有人都到齐了,清了清嗓子道:“今天的家族会议,需要宣布两件事情,这第一件事,是关于苍家所有年轻一辈的。”

    顿了顿,苍战天见所有小辈都在仔细聆听,满意的点头继续道:“再有三个多月,便是龙阳城一年一度的青年比武大会,届时全城的青年才俊都会大展身手,同台较量,希望我们苍家的小辈,能够在大赛上取得好的名次,谁若是能够进入大赛前十名,无论是家族嫡系或是旁系子弟,不光是能够得到丰厚奖励,还可以直接升为家族核心弟子!”

    “哇!”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核心弟子’四个字,几乎家族所有小辈的眼睛都亮了亮。

    众人心知肚明,那奖励都是次要的,核心弟子这个身份超过任何奖励,一旦成为核心弟子,说明家族将会重点培养,各种丹药、武技允取允求,实力必然突飞猛进,如果能够成功突破淬体达到‘灵师’境界,收服妖灵,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灵者,那么不光是在苍家,就算在整个龙阳城,都将十分耀眼!

    苍战天呵呵一笑,十分满意这种效果,过了一会,大手向下一压,屋内再次安静下来,然后他看向了坐在角落中,一直不喜不悲一脸平静的苍钰,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轻叹了口气,将接下来的内容宣布出来。

    “另外一件事,便是关于苍钰贤侄的……”

    众人闻言,所有的目光都莫名的转到依旧在角落内安静的坐着的少年身上,没过多久,众人似乎想到了关于接下来公布事情的唯一可能,所有人的眼神瞬间都变得精彩起来。尤其是早上嘲讽苍钰的那两名苍家小辈,幸灾乐祸的表情,几乎是赤果裸的写在脸上。

    “好戏终于好开始了!看这个废物一会如何收场。”

    苍钰呼出一口气,知道该来的总归要来,旋即目光毫不畏惧的与苍战天四目相对。

    苍战天看着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心中不由得微微一痛,只是他迫于家族长老团的压力,今天不得不将那个决定公布出来。

    “苍云天,你的儿子,已经在苍家长大成年了,我苍战天已经仁至义尽,你不要怪我……”

    想到这里,苍战天咬了咬牙,最终是将那决定道了出来:“鉴于苍钰年满十六岁,家族长老团决定,从即日起,剥夺苍钰家族嫡系弟子身份,贬为家族杂役,下放到家族产业中,或者……”

    “或者,可以选择自行脱离家族……”

    听到苍战天丝毫不顾及情面的将这个决定公诸于众,苍钰的目光,瞬间冰寒一片,他对这个家族的最后一点眷顾,也是在这道声音之后,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