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6-12-01 22:06:05本章字数:3050字

    六点半。

    和徐栗在外面吃了晚饭,道过别后,徐栗开车回了G市。而於兮则是回了单身公寓。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就着堆积的灰蒙云层望去,单身公寓伫立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某部恐怖片里的鬼屋,十分暗黑阴森。

    於兮走了进去,一边走上楼去,一边翻着自己放在口袋里的家门钥匙。

    好不容易走到了顶楼,她捏着手中的钥匙,走到自家门前。然后,把钥匙插入小孔,轻轻一旋。扭动门把,推门而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扇窗户。窗帘被推到两边,窗外的景色一览无遗。她疑惑地看了它一眼,随手脱下外套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后走了过去。

    奇怪,明明每次看完窗外的景物,她都会把窗帘拉上的。难道……是之前忘了拉?

    她甩了甩脑袋,正想拉上窗帘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抬眸一瞧,那几不可闻的细密雨丝的模样如被泼下的一桶水倒在了筛子里头,与空气相互摩擦,最终落地。那些“噼里啪啦”的落地声,像极了古时战场上那震天的鼓声,磅礴淋漓,好似在预示着什么。

    听起来,怪渗人的。

    她皱了皱眉,两手交叠着搓了搓自己胳膊上莫名泛起的鸡皮疙瘩。将窗帘拉上后,走向了自己的床,扑腾一下倒在上面。

    渐渐入睡。

    ……

    她躺在床上,正被外头清晨的光亮给折腾得眼睛迷迷糊糊之际——

    “虫儿飞,虫儿飞……”

    “虫儿飞,虫儿飞……”

    “虫儿飞……”

    电话响了。

    她跟一条蚕宝宝似的,裹着被子翻了个身,蠕动两下,才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拿起话筒贴到耳边。

    “……喂?”

    话筒那头的人静默了两秒钟,然后淡淡开口:“考试九点钟开始,现在已经八点十五了。如果你不来,小组只能弃权。”

    於兮:“……?”

    等过了两秒,她反应过来之时,不知为何,舌头有点发胀。

    “你、你……”

    “考场时间最多只到九点十五,如果不能赶在九点十五之前到达……”

    “等等、等等!”她脑中的瞌睡虫突然被完全吓醒,连忙打断那人的话,一咕噜从床上坐起身,“你在说什么?那个竞赛不是你跟杨玉婷两个人一起去参加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话筒那头再次静默了两秒。

    “是你,於兮。”

    这四个字的声线浅浅淡淡的,连着他的呼吸,不知为何,突然有种烫人的灼热感。

    她的脑子断线三秒,然后看向前方挂在墙上的钟,犹豫了一瞬,才道:“我不知道能不能赶过去,要不,你打杨玉婷的电话吧?”

    他的呼吸骤然一顿,然后缓缓开口——

    “……是你,於兮。”

    她再次被这四个字冲断了正常思绪,耳朵后方一阵凉辣。又抬头看了那个钟还在走动的两个指针一眼,她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冲向卫生间,声音被自己的心肝胆颤得摇摇晃晃的,捧着话筒没有放手,“你别急,我马上过来,不会耽误你考试的。”

    粗鲁地把一坨牙膏挤到牙刷上,然后对着镜子疯狂地刷起来,已经不是很在乎话筒那头的人是否听到她刺啦刺啦的刷牙声。

    等到一切洗漱完毕,她快速换好衣服,猛然喘了一口气,郑重地对着话筒那头的人说:“我已经要出门了,就先挂电话了。”

    那人:“……好。”

    把话筒放回座机上,她背起书包迅速地出了门,然后走到大马路旁,对着过往车辆疯狂挥手。

    所幸,很快有一辆空的出租车开了过来,在她的面前停下。

    她坐上车时,额头已是一大片汗如雨下。敲了敲司机身旁的玻璃罩,道:“大叔,去晋南高中,快点,我赶考试。”

    “好嘞,保证马上就到!”

    司机大叔热血沸腾地一踩油门,方向盘一拉——

    随即,出租车就跟火箭似的飞了出去。

    九点零五。

    她付过钱,背起书包下车时,就看到站在校门口的他。

    他没穿校服,只穿了一件干干净净的衬衫,一手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一手捧着一本书,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倚在那里。

    锦年如初,岁月静好。

    她看了看手表,然后大步走过去,心里有些着急。走到他面前时,她带来的一阵风拂过他碎碎的黑发,遮挡住了一丝阳光,在他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片属于她的剪影。

    “对不起,还是慢了五分钟,”她微微喘了一口气,“我们赶快进去吧,否则做题的时间不够的。”

    她说罢,心急火燎地往前跑了三四步,可是身边空无一人。回头看过去时,他不疾不徐地走在那里,神色沉静,淡淡的眉目之间微微舒展。

    於兮:“……”这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情形是怎么一回事!

    再次看了看手表,又过去了两分钟。

    她气闷地跑回去,然后拉住了他的左手,不顾一切地往前跑去,侧过头小小抱怨道:“喂,我可是因为你的一通电话,才起这么早,然后匆匆忙忙赶到这里的。你要是慢吞吞的耽误了考试时间,自己觉得对得起我吗?”

    他毫不反抗地被她拉着,脚步随着她的步伐和速度跟在她身后,看着她那头因为奔跑而扬起的长发,唇畔两边微微下陷,露出浅浅的两个酒窝。

    等於兮牵着他跑到考场时,已经是九点十一分。

    她和站在那里的数学老师对视了一眼。数学老师的目光落在她和身后的人牵着的手上时,嘴角是意味不明的笑。

    “来了?”

    於兮注意到了老师的目光,然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然后——

    不自在地放开,把因为紧张而微微出汗的手往自己的衣服上蹭了蹭,尴尬地将头别向另外一边。

    他只是徐徐收回了手,垂眸不发一语。

    “来了就好,”数学老师朝着於兮走了过来,然后指了一个方向,“你们在那个位置。赶快去吧,把题目选一下,别人都已经勾选好了。”

    於兮大步走在前面,后面的人依旧是慢慢地跟着,就好像是她的一抹影子。

    在指定位置上坐下来时,他也刚好坐了下来。

    她打开书包,想要拿出里面的笔袋时,翻了半天,却发现一个恼人的问题。昨天做完了作业,然后今天早上拿起书包就直接来了,所以——

    笔、袋、没、放、进、来!

    沉默了一瞬,然后不知如何是好地盯着试卷上的题目发呆。

    他似乎是没注意到她的窘况,视线已经专注地放在题目上。大致浏览了一遍后,他拿出一支铅笔,还没勾选题目,就已经开始迅速答题。

    於兮机械地转过脖子看向他时,心底有些微微的诧异。

    他在纸上写字的速度跟在黑板上的完全不一样。同样干净清隽的字体,如电脑复印机般迅速地在空白的答题处印上他隐藏在思绪中的答案。

    每道题目,不论多长,浅浅浏览都不超过八秒钟。

    他白皙的手很大,干净修长,骨节分明,握着笔答题的姿势十分端正,看起来很有属于男生的力量。

    她就坐在那里傻傻地,看着他的动作发愣,一时之间忘记自己也是要答题的人。

    “后面的那位同学,请认真答题,不要东张西望。”

    直到监考老师开口提醒,她才恍然回过神,尴尬地收回凝滞在他手上的视线,想要答题,可是更尴尬的是,手上没有可以用的笔。

    抬眸偷偷觑了监考老师一眼,她偷偷地在底下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他的手臂一下,压低声音道:“喂,借我一只笔。”

    他恍若未闻,依旧神情专注地答着题。

    她纠起一边的眉毛,再次试图跟他沟通:“喂……”

    “后面的那位同学,请认真答题,不要去影响你身边的同学。”

    监考老师发现了於兮的动作,再次开口提醒。

    於兮:“……”

    于是,她两手空空地看着题目发呆,脑子一片茫白,呈现神游状态。

    墙上的指针从原处转过了大半圈时,於兮偶然神游回来时,低头不经意地一瞥。而就是这一瞥,她的目光突然顿住。因为……她突然发现,该自己做的那张试卷上,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解题答案。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呆呆地看向身边的他。

    他的速度还是很快,只是相对于之前,笔迹略显潦草,字体也有些不一样。粗粗一看,她有那么一瞬以为,那是她自己写出来的字。

    “你……”

    听到她的声音,他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又快速地写了起来。

    她在发愣之前,脑子里又呈现出数学老师笑着说出的那句话——

    “能者多劳嘛……”

    “能者多劳嘛……”

    “毕竟,能者多劳嘛……”

    马勒戈壁,原来他说的能者多劳,是这个意思啊?!说好的团队精神呢?!

    ……

    醒来时,天未亮,屋里还是漆黑一片。

    於兮是夜猫子,摸黑已成习惯。更何况她的意识还在朦胧时分,不想让强光刺激她的神经。微微睁开眼皮,拉出一条缝隙,她从床上翻身坐起,然后赤着脚大步走向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