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6-12-02 22:09:40本章字数:3065字

    于是,她两手空空地看着题目发呆,脑子一片茫白,呈现神游状态。

    墙上的指针从原处转过了大半圈时,於兮偶然神游回来时,低头不经意地一瞥。而就是这一瞥,她的目光突然顿住。因为……她突然发现,该自己做的那张试卷上,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解题答案。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呆呆地看向身边的他。

    他的速度还是很快,只是相对于之前,笔迹略显潦草,字体也有些不一样。粗粗一看,她有那么一瞬以为,那是她自己写出来的字。

    “你……”

    听到她的声音,他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又快速地写了起来。

    她在发愣之前,脑子里又呈现出数学老师笑着说出的那句话——

    “能者多劳嘛……”

    “能者多劳嘛……”

    “毕竟,能者多劳嘛……”

    马勒戈壁,原来他说的能者多劳,是这个意思啊?!说好的团队精神呢?!

    ……

    醒来时,天未亮,屋里还是漆黑一片。

    於兮是夜猫子,摸黑已成习惯。更何况她的意识还在朦胧时分,不想让强光刺激她的神经。微微睁开眼皮,拉出一条缝隙,她从床上翻身坐起,然后赤着脚大步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里也很暗,还透着点凉意。大概是因为卫生间一直朝北的缘故,不管天气寒冷与否,都是微凉。只是於兮觉得,她刚才从床上爬起来时,都没有这么冷。

    地面上的瓷砖高低不平,加上天气寒冷,上边似乎还残留着一些她平时洗完澡后未拖干的积水,踩上去又滑又黏,让脚底心十分地不舒服。

    恍恍惚惚地摸索到了马桶,然后坐上去正想解决人生大事,手臂肘往外一挥——

    “啪!”

    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这个声音有些闷闷的,不似什么玻璃杯碎落的声音。难道……是卷纸?

    她弯下腰去摸索,结果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只是指尖触到积水的地面时,染上了丝丝的黏腻冰凉。

    莫非,还要再过去一点?

    她又往前边靠了一点,伸出手臂将它一捞——

    ……怎么卷纸变得这么凉,这么滑腻?

    她被那渗人的凉意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迷迷糊糊的意识也清醒了几分,右手往旁边墙壁上的开关一碰。

    “哗——”

    灯亮了。卫生间里一切隐没在黑暗中窃笑的东西都被照得清清楚楚,同时,也清清楚楚地倒映在了於兮蓦然缩小的瞳孔内。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被瞬间冷冻,抑制不住的恐惧感如被囚禁多年的牢犯一夕之间得以自由那般,从她的喉咙中疯狂冲出。

    “啊啊——”

    ……

    “於小姐,你没有家属吗?”

    於兮木然抬眸,喉咙之间只剩下干涩和痛楚。

    “……没有。”

    “是这样的,於小姐,”坐在她面前的警官放轻声音,似乎试图安抚她的情绪,“为了保持案发现场并采集样本,我们暂时将你家封锁了。所以……可能你不能暂时回家住了。如果没有家属的话,那……於小姐有没有住在A市的朋友?因为这桩案子可能涉及到於小姐你的生活圈子,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随时需要於小姐配合我们调查。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派几个便衣去保护你。”

    於兮垂眸,脑中立刻浮现出的,是徐栗的脸。不过,因为工作的原因,徐栗住在G市,并不太容易在两市之间经常来回,而且她也不想给徐栗添麻烦,影响她的生活和工作。

    稍稍犹豫了一会儿,她听见自己那略带嘶哑的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句话。

    “如果不麻烦的话……借我个电话好吗?”

    警官点了点头,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於兮静静地看着它,凭借自己之前的记忆,伸出手指在上面拨出了一串号码,然后将它贴到耳边。

    “嘟——”

    “嘟——”

    “……喂?”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像是刚从睡梦中被铃声突然吵醒,“哪位?”

    於兮的眼睛怔怔地盯着桌板,听着对方的声音,嘴巴张张合合的,一时之间竟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方也没有说话,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於兮听到那人一如既往的浅浅呼吸声。知道这是他向来等待的方式,等待她开口,将一切进行一个说明。

    “我……”好不容易发出一个音后,突然又犹豫了起来。

    那人似乎终于沉不住气,向来平静的语调出现一丝波澜起伏,十分低沉。

    “你在哪里?”

    於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光着的脚,脚掌和脚背上全是已经干涸的一片褐色,像是一脚踩进了被打翻的油漆桶,狼狈不堪。她暗暗地叹了一口气,道:“可能要麻烦你了,裴铮——我现在在派出所。”

    “於兮?”

    她用光着的脚掌蹭了蹭地板,听着裴铮的语调,脑中仿佛能够想到他皱眉头的样子。

    “你……等我。”

    他的声音沉沉的,听不出喜怒。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不慌不忙地敲了敲桌板。

    “那个……如果你要来派出所的话,麻烦你给我带双鞋好吗,除了高跟鞋外,什么鞋都行。”

    ……

    裴铮到达派出所时,於兮正蜷缩在椅子上,身上盖着好心的警官先生借给她的外套。他拎着手中的袋子走过去,然后坐到她身旁。

    她并没有睡着。事实上,大半夜的经历了那样的事情,正常人都会睡不着的。

    “你来了?”她转过头去,尴尬地动了动身子,“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这么晚还来派出所跑一趟。”

    裴铮的视线盯在她的脚上,然后皱了皱眉,“怎么弄的?”

    “家里……发生了一点事,跑出来时,没有顾得上穿鞋子,”似乎是想起了当时看到的情景,於兮的脸色有些泛白,“我的东西都落在家里,没有身份证,也住不了酒店的。”

    裴铮打开袋子,拿出一双拖鞋。瞥了她一眼,然后一只手拎着拖鞋,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把拖鞋给她穿上。

    “呃,我自己来就可以的……”她不自在地缩了缩脚。

    “回家我给你消毒,”他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脚上因为没穿鞋奔跑而擦出的伤痕,抬眼看她,“可以走么?”

    “可以的,就是一点擦破皮而已。”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把外套整齐叠好,放回那位不知道去哪里忙活的警官先生的桌子上。看到桌子上有一叠办公纸和笔,她想了想,拿起笔在上面写下了裴铮的手机号和她的名字。

    裴铮沉默地看着她,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她的肩上。她微微一愣,抬眸对他说了声“谢谢”。

    他淡淡挑眉,然后拉住了她的手,迈开步伐往外走。

    “比起谢谢,我更想听到之前,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坐上车后,一路上十分沉默。

    这个时候天已经有些亮了,周围的景色慢慢显现出来。又是一天新的开始,可是对于於兮来说,这却是个糟糕的体验。半个晚上被折腾得没睡觉,她虽然不觉得困,可是整个人的脑子都是僵僵的,是一种使人因为惊吓而保持清醒的无力感。而且偶尔看见窗外闪过的某样东西,她一个眼花,都会把它当成之前她在卫生间里看到的东西。

    裴铮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地从后视镜上瞥她一眼。

    就这么到了裴铮家。裴铮跟她不一样,他住在整个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黄金地段上最豪华的独立别墅,独自拥有一片花园。下车时,她看着那栋低调奢华的漂亮别墅,突然生出一种自己被富豪包、养的错觉。

    因为平时不常出门,即使出了门也是不远的地方,所以她是第一次来到裴铮家。她知道裴铮很有钱,却不知道有钱到这种地步。

    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副邋遢的样子——乱蓬蓬的头发,皱巴巴的衣服,还有那双看起来像是在泥浆里踩过的穿着拖鞋的脚,怎么看都是一副乞丐范儿。难怪小区门口的保安直到现在还盯着她,一副神色怪异的样子。若不是她身旁的裴铮在,恐怕那个保安就要拿着电击棒气冲冲地来赶人了。

    裴铮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注意到了她现在的形象,淡淡说了一句:“你需要什么,开张单子,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那麻烦你了,”於兮扯着嘴角拉出一抹僵笑,“我可能现在要在你家里住上一天,等我拿回身份证和银行卡,我就出去找个酒店。”

    裴铮锁上车,然后往别墅的大门方向走去。

    “……喂,”见他突然不说话,又转身就走,於兮连忙跟了上去,“裴铮,你走那么快干嘛,我走不快……”

    她还没说完,他就突然停下脚步。这导致她没有反应过来,脚步依旧是呈直线方向,惯性使然,于是,她的鼻子就结结实实地撞上了裴铮的后背。

    “砰!”发出闷闷的撞击声。

    “……你你你,裴铮,”她捂着自己猛然发疼的鼻子蹲下来,然后抬眸,忿忿地瞪向他,“你怎么走路都是这样一惊一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