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6-12-03 22:13:52本章字数:3043字

    他转过身,淡淡地瞥过去一眼,“现在知道了?”

    “知道什么,知道你又多了一个怪癖?”她一边揉,一边颤巍巍地站起来。

    他未发话,又转身走去,旋动门把开了门,之后才回头看向她。她知道他这是在等她,于是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刚刚探头进去时,着实暗暗吃了一惊。

    其实在看到这栋房子的外表时,她已经隐隐幻想过内部装潢。可是自己亲眼看到时,还是觉得,这满目的家具上边都写了一个字——

    贵。

    裴铮家的内部造型有点独特,并没有琳琅满目的装饰物,而且一切家具物品以黑白色调为主,陈设简单,但是格调品味十分之高。比如那干净的白色沙发,沙发上黑色的似乎镶着金色丝线的抱枕;比如沙发正对面的那台目测120英寸的黑色液晶电视;再比如那摆放在沙发左手边的苹果台式机、迷你打印机……

    她一边走进去一边观赏,暗暗对这些奢侈品啧啧称奇。

    “喜欢吗?”他关上了门,站在玄关处静静地看着她。

    “你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她没敢在这一尘不染的奶白色布艺沙发上乱坐,跟他一样站在那里跟他对视,还没等他回答,就自顾自地说:“实话是,你是不是剽窃了我的想法?”指了指沙发的那处所在地,“按照你一如既往的性格,沙发应该买真皮的,电脑该买手提或者平板。唔,目前就看到这几处。”

    “假话是什么?”

    於兮想了一会儿,严肃道:“假话是,嗯……这里好丑,布置得像暴发户。”

    裴铮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车钥匙放到桌上,“客房在楼上,也有新的洗漱用品,”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顿了顿,“洗澡的时候小心点,尽量别让伤口沾到水。等你洗完澡,我给你上点药。”

    “又不是什么大伤口,不用麻烦了,”她连忙摆手,然后低头看了自己的脚一眼,声音浅浅放低,不知是在叹息还是呢喃,“这些血……不是我的。”

    他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听到她说的话后,反而皱起了眉头。然后伸手解开了衬衫上的扣子,疲惫地动了动脖颈,“放心,你没有麻烦到我。我的工作一般情况下是在家里,而且并不忙,”瞥了她一眼,“除了催稿。”

    她讪讪地笑了笑,“裴裴,你看我都落魄成这副德行了,催稿什么的,是不是太冷酷无情了?”

    “你自便,我去楼上一趟。”

    他没有多提稿子的事情,径自上了楼,然后走进一个房间。

    於兮也跟着去了楼上。虽说二楼这里房间很多,但是十分好认。一个卫生间、一个书房、一个卧室、一个茶水间和一个客房。

    拧开客房的门把时,她微微有些错愕。

    原本以为这个客房应该也是跟他外面的布置一样,全是冷硬的色调和感觉,一切从简。可是这间客房的布置装潢,像是这栋房子的一个变异体——

    淡黄色的墙面,天花板上挂着一盏小巧玲珑的水晶灯。只够一人睡的床摆在南边,床边有个床头柜,柜子上有一台座机;西边是一扇窗户,俯身看过去恰好能看到那片漂亮的花园;旁边垂落的窗帘很是淡雅温馨。北边是个木质衣柜,衣柜下边有两个大抽屉;衣柜的正上方是一台空调。没有梳妆台,但是有一台电脑,还是台式的,就放在窗户的旁边。

    这样的布置,深得她意。没有繁复的装饰品和她所不需要的,这个房间里的一切,恰恰都是她所需要的。只不过,这么女性化的突兀房间,大概是裴铮留给以后的女朋友住的吧?她先住了过来,看来还是要注意些,不能弄坏这里的东西。

    於兮到浴室里洗了个澡,洗掉一身泥污后,换上了浴室里放着的睡衣——也不算什么睡衣了,就是一件白色的浴袍。

    出门的时候,刚好看见裴铮从另一间房里出来,手里提了个急救箱。他看着她那头因为还没擦干而不断滴水的头发,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急救箱,走进一旁的卫生间里拿了条白毛巾出来。

    “裴铮,我自己来……就好。”

    她本想接过他手里的毛巾,可是他已经先行一步,两手把毛巾覆盖到她的脑袋上,然后动作轻柔地给她擦了起来。

    她一开始有些微微的尴尬。其实说起来,她与裴铮不过是网络上的作者和编辑,现实中的普通朋友。若是徐栗,她倒是不会客气,也不会介怀。只是,裴铮他……

    他太好了,好到总是给她一种错觉。可是拉回理智想想,裴铮这样的男人,住这样的房子,开那样的跑车,也不知正职怎什么样的高大上。配他的,应该是个跟他一样优秀的女人吧。他这么好,不过是一种对生活、对事业、对人的态度。

    毕竟,她无法想象,裴铮对其他女人冷冰冰的样子。在她眼里,裴铮一直是个温柔的男人。他对谁都是这样的。

    他给她擦拭头发时,神情十分专注,动作也十分缓慢柔和。她静静地抬眸看着他的眼,看着他神色之中展现出来的温柔,看着他放松的唇线。这种感觉并不是狂烈的心跳,也不是郝然的羞涩,只是一种无言的静谧。就像流水和溪石,虽然都在彼此身旁,可是能听到的,只有流水的潺潺声,落花的飘零声。溪石一直是那样沉默,好像这样,就能与流水伴到天荒地老。

    但是,陪伴么,与爱情终究是不同的两个字。她与裴铮认识这么久以来,友谊已经到达了一定程度了,那条线,会不会成为永远的瓶颈?

    “於兮?”

    “於兮?”

    直到他淡淡的声音响起,她才恍然回过神。看过去时,他已经将毛巾放回了卫生间,拿着急救箱在楼梯口看着她。

    她想到了某个人,突然笑了一下。

    “这就来。”

    坐在沙发上,再次把那双脚的模样呈现给裴铮时,他也没有坚持要给她上药。因为脚上被石子划开的几道细碎的伤口已经自己结痂,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这时的天已经大亮。裴铮没有问及之前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提起自己的工作,只是和於兮一起坐在沙发上,开了面前的那台液晶电视。於兮见他什么都不表达,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于是开始有点微微的得寸进尺。

    “我要看电影。”

    裴铮:“……影单在上面,你可以自己选。”

    於兮:“哦,我想吃东西。”

    裴铮:“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於兮(惊讶):“你会做饭?”

    裴铮:“……嗯。”

    於兮(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碳烤猪蹄,可以吗?”

    裴铮:“……可以。”

    正当於兮在纠结一大早的吃碳烤猪蹄会不会太油腻的同时,裴铮的手机突然响了。於兮忍不住瞄了一眼他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然后微微松了口气,漫不经心地转移开视线。

    还以为……警察这么快就要来问话了呢。

    裴铮站起身,接起了电话。

    “喂?”

    手机对头那人的声音毫不保留地从那头传过来:“裴铮,那位受害者现在在你家?”

    於兮:“……”裴铮,你又开免提!

    裴铮淡淡瞥了於兮一眼,“是,你要过来?”

    那人:“我现在已经在你们小区门口了,再过个几分钟就到。”

    裴铮没有再回话,只是轻描淡写地挂了电话。於兮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迟疑道:“那是你的朋友,还是来查案的?”

    “他是纪终南的弟弟,刑侦大毕业的,一级警司。目前在刑侦大教书,偶尔会被聘请到公安局协助破案。”粗略解释一番,他放下手机,然后走向厨房。

    於兮知道,纪主编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是教书的,妹妹在美国读博,都是十分出色的人。刚才他手机屏幕上的“纪临冬”,大概就是那个人的名字了。只是没想到,这次来协助破案的,会是纪主编的弟弟。

    “叮咚——”

    裴铮刚走进厨房,门铃就响了。於兮连忙起身走到玄关处,去给那人开门。入眼以后,她微微吃了一惊。而门外的人看着她这“浴袍加身”,似乎也微微一怔。

    於兮最先反应过来,连忙侧身让开位置,语气有些微微紧绷:“纪先生吗,请进。”

    纪临冬微微颔首,算是礼貌回应,然后踱步走了进来。她关上门,也跟了进去,有些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因为事出突然,所以只能穿这个……”

    “没关系,”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神色自如,“於小姐也坐下吧。反正……裴铮是不会介意的,”说着,微微侧头看向厨房里的裴铮,“是吧,裴铮?”

    裴铮:“……嗯。”

    “我这次过来,是来询问一些情况的,”他言明此行来的目的,神色言语都是漫不经心的,丝毫没有给人以一丝压迫感,“本来会有两个警察陪我一起来,但是由于这是裴铮的私人住宅,他喜欢清静,所以我就一个人来了。”